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三亚城市生态修复的探索与思考

    关键词:风景园林;城市生态修复;三亚;修复工作框架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urban ecological restoration; Sanya city; framework of urban ecological restorantion

    摘要:当前,中国正处在城镇化快速发展期。一方面,城市病集中爆发,另一方面,既有的增长模式难以维系,转型发展刻不容缓。城市生态修复是新时期城市转型发展的重要方法,是破解城市病的重要手段。结合中规院在三亚开展的山、河、海等一系列城市生态修复工作,提出工作框架,总结实践体会,对城市生态修复的概念、范畴、实施路径、存在问题等进行探索思考,为全面系统地开展城市生态修复工作提供参考,助力城市转型发展。

    Abstract:Cities have been expanding rapidly across the country, resulting in outbreaks of urbanization related problems. Meanwhile, the existing growth model is unsustainable and calls for immediate change. Urban ecological restoration is regarded as an important method of urban tran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in the new era. Based on the experience of urban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actice in Sanya City,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concept, implementation path and existing problems of urban ecological restoration.

    内容: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工作。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制定并实施生态修复工作方案,有计划有步骤地修复被破坏的山体、河流、湿地、植被,积极推进采矿废弃地修复和再利用,治理污染土地,恢复城市自然生态”。当前我国正处在城镇化快速发展期,一方面城市病集中爆发,另一方面既有的增长模式难以维系,转型发展刻不容缓[1]。寻求城市发展新途径、新方法成为城市规划建设的重要任务。2015年4月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以下简称“住建部”)将三亚确定为全国首个“城市修补、生态修复”试点市,并于2016年12月在三亚召开了“城市双修”现场工作会,2017年3月住建部出台了《关于加强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中规院)风景分院全程参与了三亚“城市双修”工作。本文结合在三亚的实践工作,对城市生态修复的概念、范畴、实施路径和存在问题等进行探讨和思考。

    1  对城市生态修复的认识
    城市生态系统是一个复合的巨系统,由社会、经济和自然3个亚系统组成。城市生态修复主要是针对其中退化或受到破坏的自然系统(自然资源和生态空间)进行改良或提升,也包括将一些废弃的人工系统改造成为自然系统。城市生态修复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定义,Geist、Galato Witsch认为“城市生态修复是达成城市发展和生态环境互惠互利的过程”[2];Gobster认为“城市生态修复是为乡土植物和动物创造生境,满足人的游憩需求、提供生态服务功能、改善城市环境的过程”[3];Pickett认为“城市是自然、生态、社会复合的生态系统,城市生态修复是通过研究人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修复城市生态结构与功能,提升城市景观”[4];中规院风景分院在住建部《城市生态修复专题研究》课题中认为“城市生态修复是以城市生态系统为对象,以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为目的,应用生态工程技术,减轻或消除城市发展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提升城市生态系统生态服务功能的过程”。这些定义均从不同方面阐述了城市生态修复的内涵。
    相对于自然生态修复,一般认为城市生态修复空间范围上主要是在城市规划区内,是一个以人类建设活动为主导的区域。其生态系统退化由多种胁迫因子叠加而导致,破坏持续时间长、退化强度剧烈,一些有毒有害的化学污染废弃地修复还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城市生态修复与一般生态修复相比,具有修复对象更为复杂、修复目标更为多元、修复规划更需整体、修复措施更加综合的特点。城市生态修复除应遵循“政府主导,协同推进;统筹规划,系统推进;因地制宜,分类推进;保护优先,科学推进”的基本原则[5]外,还应特别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1)尊重自然过程。包括2个层次:(1)城市发展布局应与区域自然生态过程相协调,特别是水文过程、大气过程,严格保护自然生态空间和生物多样性,在生态环境承载限度内进行建设;(2)在修复工程项目中应因地制宜,遵循生态学原理进行设计施工。
    2)注重安全节约。包括技术可靠、经济可行、运行安全、资源循环、风险最小、效益持续等方面。
    3)加强多元融合。以人为本,注重生态功能与人类利用相结合,将景观、健康、文化等要素融入生态过程之中。

    2  三亚城市生态修复探索
    2.1  三亚城市生态特征与问题
    三亚作为中国唯一的热带滨海风景旅游城市,具有优良的生态环境和优美的自然景观资源,素有“山雅、海雅、河雅”三雅之称,“山-河-海”过渡的自然生态系统特征鲜明[6]。山地丘陵占三亚市域总面积的50%以上,山体是城市重要的生态调节区、主要河流源头区和水源涵养区。三亚海岸线长209km,自然海岸线是三亚热带海滨城市最有特色的资源。红树林是自然海岸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海岸促淤保滩、防风固岸起着巨大的作用。三亚北靠群岭,南面南海,山海之间由多条河流水脉连通,形成“山海相连,绿廊贯穿”的整体生态格局。然而近30年来,由于城市快速发展扩张和相对粗放式的管理,三亚城市生态环境及生态格局受到了明显的影响,城市生态问题愈发凸显。近10年间,三亚城市建设用地增加了58km2,相比2005年增加了63%[7],自然生态空间受到挤占。工程建设、采矿采石,造成山体多处破坏;城市建设不断逼近山体,鹿回头半岛、凤凰岭、金鸡岭等周边的山边地带饱受侵蚀;不恰当的果林发展和管养模式,导致山体植被退化。经项目组统计,市域范围的山体被破坏29处,山体破坏面积187hm2。其中严重破损山体9处,面积107hm2,高速、高铁周边敏感地区应退果还林面积约800hm2。近10年来,三亚市林地面积减少了296km2,主要转化为园地,芒果林等热带经济作物种植面积不断扩张[8]。
    随着城市建设,历史上群山环绕中水清草绿、红树丛生、白鹭成群的城市母亲河——三亚河、临春河(下文简称“两河”)逐渐由自然的河道变成了城市中的半人工河道。建设的破坏、污染物的排放、水库的截流、凤凰岛对洋流的阻断等,使两河面临水量不足、水质污染、岸线生态退化、滨河公共空间被侵占等一系列问题(图1)。
    滨海湿地生态退化主要表现为红树林的减少和湿地生物多样性的丧失2个方面。三亚市红树林面积在20世纪50年代曾达1 100hm2,但由于围海造田、围塘养殖、城市化、港口码头及工业区开发、滨海工程建设等原因,目前仅剩131hm2,消失近85%[9]。另一方面,上游淡水补充不足、生活污水直排、人工码头建设等影响了自然潮汐过程,滩涂地日渐减少,滨海生境系统退化,物种濒危。以鹿回头石珊瑚生物多样性为例,20世纪50—60年代,岸礁发育良好,珊瑚种类多达81种;70—80年代,珊瑚礁受到严重破坏而出现衰退性变化,潮间带已不见成片的活珊瑚;20世纪90年代至今,珊瑚种数37%出现区域性绝灭,生物多样性继续缩减[10]。
    综上,多年来城市建设扩张对生态格局影响巨大,山、河(山海之间的廊道)、海等生态要素遭到严重破坏。三亚的问题,是城镇化到达一定阶段后普遍存在的问题,而城市生态修复工作,是解决这类城市病的一剂药方。
    2.2  三亚城市生态修复工作框架
    三亚城市生态修复是与城市功能修补同步开展的。本着以问题为导向,以工程为抓手,以示范为带动的指导思想,在开展具体工作之前,首先进行调查评估,抓住三亚市城市生态“山、河、海”的关键门脉,即在充分尊重“指状生长、山海相连”整体空间格局的基础上,利用功能网格方法,综合分析山、海、河等自然生态要素现状以及与之相邻的城市建设区域存在的主要问题,结合市民意见,确定生态修复工作的重点区域和主要工作。同时组织编制近20项有关生态修复的专项规划与工程设计导则。通过整体把握、系统梳理,协调相关规划目标、制定近期实施方案和年度行动计划,建立项目库,明确项目类型、数量、规模和建设时序等,充分发挥了规划的引领作用(图2)。
    2.3  三亚城市生态修复实践体会
    2.3.1  统筹协调、科学规划
    城市生态环境退化涉及多方面因素,其中与城市开发建设关系最为密切。开发建设过程中不合理的产业布局、用地选址、开发强度、建筑方式等均能改变城市生态环境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甚至产生不可逆的后果。城市生态修复首先需要做的是与城市规划对接协调,依据生态敏感性和功能价值的重要程度,确保生态修复必需空间和关键战略点,消除干扰因素,恢复生态过程。
    三亚铁炉港是典型的泻湖-河口红树林湿地类型,现有红树物种26种,是我国最古老的红树林群落,也是世界濒危物种、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红榄李在国内的唯一天然分布地,且野外植株仅有10株,极其稀有珍贵。铁炉港有植物221种、鱼类25种、软体动物56种、蟹类12种、两栖爬行及哺乳动物29种、鸟类50种,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虽然铁炉港已是三亚市市级自然保护区,但由于多种原因,保护边界和措施一直没有落实。铁炉港地处海棠湾国际休闲度假区内,按照度假区规划,将建设成为“世界级游艇休闲社区”,这将给红树林及生物多样性保护带来极大的威胁,保护与开发矛盾尖锐。如何协调游艇社区建设和红树林保护的矛盾成为三亚红树林生态修复专项规划必须解决的问题,规划在“客观科学、实事求是”的前提下,重新调整原保护区的范围和面积。本着“保护最有价值的红树林及完整生态系统,兼顾游艇港整体发展”的思路,从红树林群落现状、咸淡水文条件、淤泥滩涂状况、鸟类栖息分布以及游艇航行干扰等方面进行科学评价,调整规划开发用地,最大限度地保护了红树林生态系统空间上的完整性(图3)。尽管调整后的保护区范围规模有所减少,但是保护目标和保护对象未发生改变。规划还对国际游艇港提出了生态管控要求,协调保护与开发的关系。
    2.3.2  系统诊断、分步实施
    城市山体、城市水体、城市废弃地和城市绿地系统是城市自然生态系统的4个子系统,在生态修复中它们既有共性和联系,也有各自独立的生态特征和修复对策,并且每个子系统内部根据要素特征还可以进一步细分,如水体可进一步地分为河流、湖泊、湿地、海滨等类型。城市生态修复规划是一个“分-总-分”的过程。首先针对不同的子系统进行问题调查,系统诊断,然后统合起来进行综合评估,确定总体修复目标和修复策略,进而再分解到各个子系统分类实施落实。
    三亚市三面环山,一面临海,早期的城市是在沙坝上发展起来的。“山、海、河、城”四位一体构成了三亚的基本特色,因而“山、海、河”成为城市生态修复的3个主要系统。为了有效地针对3个系统分类施治,针对各要素分别编制了专门的保护修复规划。以三亚山体修复为例,诊断发现三亚山体生态破坏主要来自开山采矿和芒果林种植,因此,山体修复规划包括受损山体修复和芒果园退果还林两大专题。在受损山体修复规划中,结合地理信息系统分析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将全市51处受损山体分为生态恢复型、风景游憩型和再生利用型3种治理模式,同时根据山体破损面坡度、山体岩石类型的不同,将其分为:坡度>70°裸岩、40~70°裸岩、10~40°裸岩、<10°碎渣4类,选择具体的修复工程技术(图4)。最后,选择三亚最大的破损山体抱坡岭进行修复工程示范,取得了比较满意的成果(图5)。
    2.3.3  突出重点、综合施治
    城市生态修复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统筹布局,抓住重点,分步实施。如何抓住重点则应根据城市生态系统的具体条件,尊重自然演替过程,从各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中寻找关键点。例如,三亚“山、河、海”三大自然要素构成的城市生态系统中河流起着关键的物质能量传输作用,河流的污染、退化直接导致海湾海岸的改变。因此三亚城市生态修复工作紧紧围绕两河四岸展开,编制相应的规划设计(图6)。生态修复需要尊重河流的自然规律。三亚两河是潮汐河,红树林既是生态系统的关键要素,也是特色景观要素,因此恢复和重建三亚河、临春河红树林群落系统是两河修复的重中之重。滨河岸线的侵占是造成三亚两河红树林破坏的最主要原因。春光路红树林生态公园原址地块为鱼塘湿地,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出让进行房地产开发,导致鱼塘被填埋,红树林被砍伐。此次生态修复三亚市政府下大决心将土地从开发商手中回收过来,建设生态公园,恢复滨河红树林群落,给城市居民增添了一处亲近自然的休闲游憩空间(图7)。
    除恢复红树林外,两河的生态修复还包括打造海绵河岸、连通滨河绿道、修补景观空间、创建生态地标等工作。基于城市空间与生态空间的重要性叠加,选择两河交汇口进行重点修复治理,提出用“美丽之环”来缝合分散的绿地空间,恢复乡土植物群落,将水环境修复与海绵设施相结合,使之成为城市的“生态咽喉”(图8)。
    2.3.4  串联织补、整合提升
    城市生态修复既有大尺度的生态绿地保护建设,也有小尺度的补绿增绿。特别是在人口、建筑密集的城市中心区域,通过“拆违建绿”“破硬复绿”“见缝插绿”等方式,深入挖掘空间资源潜力,并建设绿道将这些分散低效的破碎化绿地串联起来,有效实现“300m见绿,500m见园”的目标,极大地提升了区域环境品质。此外,在修复微小绿地时还特别注意了多种功能复合,与“微栖地”“微海绵”等结合,最大限度地发挥生态效益。
    三亚月川地区处新旧城交界,被三亚河、临春河2条城市主要河流环绕,山水之景宜人。但随着人口的增多和开发强度的增大,这里河水污染、垃圾堆积、内涝严重,山体被挡,滨河岸线被侵占,红树林遭到破坏,公园绿地严重缺乏,成为三亚市生态环境较差的地区,也是城市治安较差的地段。生态修复规划了“城市绿链”项目,通过10km的健身绿道串联整合滨河空间,改造硬质驳岸,恢复红树林群落,将低洼积水区域改造为湿地公园。目前一期已实现5km贯通,通过“拆墙透绿”、回收被侵占的公共绿地等手段,很好地达成了生态恢复、休闲娱乐、运动健身、污染治理等预期目标,周边群众交口称赞(图9)。
    3  有待深入研究的问题
    继三亚推开城市生态修复这扇“窗”之后,目前全国城市“双修”试点城市已达57个,其余很多城市对此有着浓厚的兴趣。从三亚先期试点的情况看,要使这项工作科学有序、健康持续地开展下去,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3.1  专项规划问题
    城市生态修复是基于生态学原理的整体工程规划,但由于地方各职能部门的事权分配原因,往往存在着目标不一致、标准不统一、工程不衔接等问题。以三亚为例,城市水体治理主要由水务、市政部门牵头;湿地保护(包括海岸红树林)与生态建设由林业部门组织策划;主城区“300m见绿、500m见园”工程由园林部门负责,各个职能拆解在多个部门中,统一的城市生态修复规划至关重要。有关主管部门应尽快出台关于城市生态修复专项规划编制要求。而如何科学地编制生态修复专项规划,特别是如何建立城市生态调查评估体系,需要深入研究。
    3.2  政策配套问题
    城市生态修复首先需要完善法规政策,生态修复牵涉到许多深层次关键性问题,如破坏责任认定问题、修复投资问题及以土地赔偿问题、利益分配问题、修复标准问题、工程监督问题等,无法可依就不可能健康发展。我国关于生态修复没有专门立法,虽然有一些相关的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但层次较低,法律责任划分不够合理,可操作性差,远远达不到解决实际问题的需求。
    3.3  标准规范问题
    城市生态修复特别是修复工程,需要有大量的专门性技术做保障,并非一般工程建设方法所能完成。对于大量的生态修复工程,如何保证达成生态目标,实现生态功能,需要有系统配套的修复设计施工标准规范。生态修复涉及“山、水、棕、绿”四大门类,虽然我国现在也有一些相应的标准,但比较简单,不成系统,非常不适应发展要求,建立生态修复标准规范体系的工作需要立即开始。
    3.4  监测评估问题
    生态修复是否成功,是否达到稳定和可持续的状态,需要长时间的监测评估,特别是以生态服务功能标准进行判断。只有通过连续不断地监测评估和修正完善,生态修复才能避免形式化,才能回归生态性,自然地走入城市。然而用什么指标体系、以何种技术方法来进行监测评估又是亟待解决的科研课题。

    4  结语
    城市园林绿地是城市自然生态系统的主体,城市生态修复与传统的园林绿地建设有很大的不同,城市生态修复代表着一种新的价值取向和建设模式。三亚城市生态修复只是一个开端,关于城市生态修复还有很多需要研究和解决的难题,每一位从事园林规划设计的人员都应积极面对,主动投入,创新开拓,使我们居住的城市更加美好宜居。

    参考文献:
    [1] 姚士谋,张平宇,等.中国新型城镇化理论与实践问题[J].地理科学,2014,34(6):641-647.
    [2] Geist C, Galatowitsch S M. Reciprocal model for meeting ecological and human needs in restoration projects[J].Conservation Biology, 1999, 13(5): 970-979.
    [3] Gobster P H, Hull R B. Restoring nature: perspectives from the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M]. Washington  D.C.: Island Press, 2000.
    [4] Pickett S T A, Cadenasso M L, et al. Beyond urban legends: an emerging framework of urban ecology, as illustrated by the baltimore ecosystem study[J]. Bioscience, 2008, 58(2): 139-150.
    [5]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加强生态修复城市修补工作的指导意见,建规[2017]59号.
    [6] 李晓晖,黄海雄,范嗣斌.“生态修复、城市修补”的思辨与三亚实践[J].规划师,2017,3(33):11-18.
    [7] 叶鹏.基于RS与GIS的滨海旅游城市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研究:以三亚市为例[D].海口:海南大学,2016:18-22.
    [8] 杨雯.典型海岸带区域的土地利用变化研究:以三亚、博鳌为例[D].南京:南京大学,2014:31-40.
    [9] 何海军,温家声,张锦炜,等.海南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J].生态经济,2015(4):16-21.
    [10] 赵美霞,余克服,张乔民.近50年来三亚鹿回头石珊瑚物种多样性的演变特征及其环境意义[J].海洋环境科学,2009,4(28):125-130.

    (编辑/徐传语 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