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论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

    关键词:风景园林;自然保护地;国家公园;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服务;自然需要一半;荒野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protected area; national park; biodiversity; ecosystem service; Nature Needs Half; wilderness

    摘要:中国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正处于关键时期,亟须研究并设置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尽管我国各类自然保护地已覆盖国土面积的18%,并对自然保护起到了关键作用,但是生物多样性的下降趋势仍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重要原因之一是我国现有自然保护地规模仍然不足,存在明显的保护空缺。已有研究显示只有通过保护50%以上的中国国土面积,才能够有效保存大部分自然栖息地。在全球“自然需要一半”倡议的背景下,根据中国国土和区域尺度的相关研究,初步提出了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建议将至少50%中国国土面积设置为专用或兼用于自然保护的土地。论证了该方案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并建议形成以国家公园为典范、以狭义的自然保护地为基础、以广义的自然保护性用地为拓展的中国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同时在此空间网络内优化结构、协同增效,在其外部推动我国国土全境的可持续发展。呼唤以远景规模为引领,迈向中国自然保护地新时代。

    Abstract:The creation of China's National Parks and Protected Areas System is at a critical stage, and it is imperative to discuss the long-term target of China's protected areas coverage. Despite 18% of China being in some type of nature protected area, with these areas playing a key role in nature conservation, biodiversity has continued to decline. One crucial reason is that there are still obvious conservation gaps, and literature review shows that only by protecting more than 50% of the China terrestrial area can we effectively protect most of the existing habitats. In the global context of Nature Needs Half Initiative and based on scientific findings at national scale and regional scale in China, the authors make a suggestion to further expand the existing protected areas network and to protect at least 50% of China's terrestrial area. The necessity and feasibility of this suggestion is illustrated. The China Nature Conservation Network (covering at least 50% of China's terrestrial area) is proposed to include National Parks as the governance model, Protected Areas System as the chief component, and other effective conservation areas as supplemental. At the same time, it is critical to achiev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n all terrestrial areas. It is proposed to move towards a new era of China's protected areas leading by this new target.

    内容:

    中国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生态文明新时代。“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完善主体功能区配套政策,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在此背景下,“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地”(Protected Area)成为我国生态保护与国土空间规划的一项核心政策。在自然保护地体系建设的关键时期,需要讨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应该如何?即应将多大的国土面积专用或兼用于自然保护,才能真正有效地保护物种及其栖息地,并为中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必不可少的生态系统服务?本文拟对此问题展开讨论。

    1  为什么研究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
    生物多样性危机已成为世界各国面临的一项最大挑战。人类产生的巨大影响已经驱使地球进入“人类世”(Anthropocene),物种灭绝速率达到了背景灭绝速率的约1 000倍[1],被称为“第六次生物大灭绝”(the Six Extinction),全球各大洲的生物多样性都在持续下降,或将严重威胁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2-3]。中国的物种灭绝和生态系统退化情况亦不容乐观。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十分复杂,包括栖息地减少与破碎化、过度开发和利用、外来物种入侵,以及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等,其中栖息地丧失和破碎化是生物多样性减少的首要原因。
    应对上述危机最有效的一项措施就是建立自然保护地网络。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定义,自然保护地是“通过立法或其他有效途径识别、专用和管理的,有明确边界的地理空间,以实现长期的自然保育,以及相关的生态系统服务和文化价值保护”[4],其实质是对物种及其栖息地进行就地保护(in situ conservation),因此建立相互连通且管理有效的自然保护地网络是应对生物多样性危机的最核心策略。同时自然保护地能够为人类社会提供多种重要的生态系统服务(Ecosystem Services,包括支持服务、供给服务、调节服务和文化服务),从而支持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从世界范围看,中国的生物多样性具有突出价值。作为“生物多样性特丰(megadiverse)国家”之一,中国具有物种丰富、物种特有程度高和遗传资源丰富的特点。据统计,中国拥有高等植物34 984种,居世界第3位;脊椎动物6 445种,占世界总种数的13.7%;已查明真菌种类1万多种,占世界总种数的14%。另外,中国境内尚存大量荒野景观[5-6]、重要的大型食肉动物分布区[7],以及若干具有国际重要性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区[8-9]。事实上中国自然保护地在生物多样性就地保护方面已取得明显成效[10-11]。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自然保护地的数量和面积出现了大幅增长,建立了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地质公园、湿地公园,以及森林公园等多种类型的自然保护地[12]。至今,中国陆地自然保护地覆盖率已达18%,其中自然保护区覆盖率达14.8%[13](已界定范围边界的自然保护区达13%[14])。
    然而,我国生物多样性下降的总体趋势尚未得到有效遏制。由于长期高强度的人类活动,中国成为世界上生物多样性受威胁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据估计,我国野生高等植物濒危比例达15%~20%,野生动物濒危程度不断加剧,有233种脊椎动物面临灭绝,约44%的野生动物数量呈下降趋势,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群下降趋势明显[15]。
    为什么我国自然保护地面积在增加,而生物多样性仍在下降?事实上,造成这一矛盾现象的原因十分复杂,包括人类活动增强、资源过度开发、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增多、环境污染、外来物种入侵,以及气候变化等,而其中人类活动是导致栖息地丧失和退化的首要原因[16]。从空间规划的角度看,尽管我国现有自然保护地体系已经覆盖国土面积的18%,并对生物多样性保护起到了关键作用,但是仍然存在明显的保护空缺,即一些生物多样性价值很高的区域尚未得到有效保护。除此之外,自然保护地的连通性不足、生态系统代表性不足、管理有效性不足等也是重要原因。总体而言,我国尚未形成真正有效的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
    基于对我国自然保护地现状规模不足、远景规模不明确的基本认识,同时依据相关科学研究,本文将初步提出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旨在为我国自然保护地实践提供一个长期的、全局的、具有科学研究支撑的奋斗目标。呼吁以此远景规模作为引领,进一步扩展自然保护地,形成真正有效的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遏制我国生物多样性下降的总体趋势并保证生态系统服务供给,从而为我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根本性保障。本文将重点分析陆地及内陆水域的自然保护地,海洋保护地则有待进一步讨论。

    2  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应设置为多大?依据是什么?
    2.1  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初步提出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提出“到2030年,使生物多样性得到切实保护。各类保护区域数量和面积达到合理水平,生态系统、物种和遗传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这也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一项核心目标[17]。而本文讨论的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是对该文件中提及的“合理水平”进行的深入讨论。
    综合考虑相关科学研究及国家空间规划文件,初步提出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将我国国土面积50%以上的区域用于建立狭义的自然保护地以及广义的自然保护性用地,以此激励各区域进一步扩大自然保护地面积并加强其连通性,从而真正遏制生物多样性下降趋势,并促进系统性的自然保护。提出50%数值的具体依据将在2.2节详细阐述,为避免歧义,在此首先说明这一50%目标具有如下特征。
    1)50%目标对应系统性和整体性的自然保护。理想的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应该整合生物多样性与栖息地保护、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与生态过程保护、荒野与生态完整性保护、风景保护,以及生态修复等多方面内容,从而使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具有如下特点:(1)能够代表所有自然生态系统类型;(2)能够维持所有本地物种的丰富度及其自然分布格局;(3)能够维持生态与进化过程;(4)同时具有应对环境变化(特别是气候变化)的韧性[18]。因此,50%保护目标对应的区域不只是严格的自然保护区[19],而应包括各类自然保护地(多种类型与多元治理方式),同时也包括兼用于自然保护的广义自然保护性用地。另外,除了面积指标,需要同时考虑自然保护地的空间分布,包括自然保护地的生态系统代表性与完整性、连通性、对生物多样性重要区域的覆盖程度等因素。
    2)50%目标可作为我国自然保护地规模的远景目标,而非短期的阶段性目标。从实现目标的时间上,如果要在2050年实现保护中国国土50%这一目标,则我国自然保护性用地的年均增长面积需达到国土面积的1%,即平均每年新认定约10万km2的自然保护性用地。尽管是远景目标,也需要采取若干紧急和近期措施,以有效应对正在发生的物种大灭绝及生态系统退化问题。
    3)即使达到50%目标仍然未必是理想的,自然保护的终极理想状态是追求国土全境100%的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说整个国土被充分有效的自然生态保护全面覆盖,在此前提下同时实现整个国土的可持续发展。“将50%的土地用于自然保护”并非要对立或割裂人与自然、保护与利用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在50%的自然保护性用地之中并不排斥可兼容的社会经济发展,而另外50%的区域也不意味着要放弃自然保护。无论荒野、乡村还是城市,无论生态空间、生产空间还是生活空间,无论处于自然保护地边界之内还是之外,每一寸国土中的土地营造都要将自然保护纳入考虑,从而提升每一寸国土的地境品质,同时使当地社区和整个社会从中受益[20]。因此,自然保护的终极理想状态是追求国土全境100%区域的可持续发展,其中保护与利用、自然与人类文明达到恰到好处的平衡状态,国土全境由2个网络错位叠加而成:一个是有效连通的自然保护地网络,另一个是集约高效的城镇-乡村-基础设施网络。这2个网络共同组成完整的美丽中国画卷。在这种状态下,自然保护地成为动植物的乐园,而健康高效的生态系统又持续地为人类社会发展提供基本保障。
    4)50%目标具有空间尺度依赖性,不能简单套用。50%目标可以作为中国全国尺度的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但是绝不能将50%目标直接套用到各个区域,因为不同区域的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可能大于50%,也可能小于50%(华北区域和青藏高原的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数值显然是不同的)。各区域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具体数值应该基于科学研究来确定,同时要将自然栖息地现存面积、生物多样性本底,以及现有自然保护地覆盖率等多重因素纳入考虑。
    2.2  提出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相关依据
    如何确定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面积数值?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确定,应该首先从科学研究出发,而不是从现状规模或政策意愿出发;应该首先从自然“需要”多少空间出发,而不是从人们“愿意”保护多少出发。因此需要从科学研究的角度进行探究,究竟需要将多大的国土面积设置为自然保护地,才能够真正有效地保护生物多样性、维持国土生态安全,同时提供中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所必需的生态系统服务?下文将在全球、国土和区域3个空间尺度上,论述提出我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依据。
    2.2.1  全球尺度
    尽管当前全球保护地的正式目标(“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11”)是保护17%的陆地和内陆水域、10%的海洋,然而持续不断的科学研究指出保护地球17%的区域对于保护全球生物多样性而言是远远不够的,因此需要设立更高目标。在相关科学研究的基础上,哈维·洛克(Harvey Locke)于2009年首次明确提出在全球尺度应设置至少50%的区域用于自然保护[18],第九届世界荒野大会(World Wilderness Congress)则进一步发起了全球“自然需要一半”(Nature Needs Half)的倡议,致力于与世界各国伙伴共同保护至少一半的地球面积,用以支持生态系统服务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促进人与野性自然的和谐共生[21-24]。另外,著名生物学家威尔逊(E. O. Wilson)于2016年出版著作《半个地球:人类家园的生存之战》并发起“半球项目”(Half Earth Project),呼吁将全球50%的陆地及海洋区域设置为某种形式的自然保护地,威尔逊估算这些区域能够保护85%的物种免于灭绝[25-26]。
    这一以保护地球50%面积为理想目标的倡议得到越来越多科学家和保护工作者的认可,正逐渐发展为多方参与的全球网络。全球尺度“自然需要一半”倡议,为设置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提供了宏观背景和启示。其主要启示在于面对“自然保护地增长VS生物多样性下降”的矛盾现象,必须基于科学研究为自然保护地设置更高远的规模目标。然而对于全球尺度适用的50%目标,决不能直接套用到任何国家或生态区。因此对于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具体数值,还必须基于中国国土和区域尺度的科学研究而提出。
    2.2.2  国土尺度
    首先,若干研究均指出了我国自然保护地存在明显的保护空缺,许多重要的自然生态系统和珍稀濒危动植物栖息地尚未得到有效保护[27-30]。例如,赵广华等指出在人类活动强度大的低海拔、高生产力地区自然保护地覆盖率过低[31-32];闻丞等指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最受关注的濒危物种分布热点地区覆盖不足,尤其是在中国东部和南部地区[33];《中国自然观察2016》指出评估的1 085个濒危物种的保护状况整体上是变差的,其中只有66个物种栖息地被保护区覆盖超过5%[34];徐卫华等指出我国的自然保护区体系对哺乳动物及鸟类栖息地的保护关键区域覆盖比例较高,然而对植物、两栖和爬行动物的栖息地,以及主要生态系统服务的关键区域覆盖比例较低[35]。综上,由于我国自然保护地存在明显的保护空缺,因此需要进一步新建或扩建自然保护地。
    其次,已有研究显示只有通过保护50%以上的中国国土面积,才能够有效保护现存大部分自然栖息地,以维护高水平的生态安全格局。根据《全国生态功能区划》(2015年修编版),全国生态保护极重要区和较重要区的总面积为548.2万km2,占国土面积的57.1%,这些区域能够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自然栖息地总面积的75.9%,同时提供了全国水源涵养总量的82.6%、土壤保持总量的88.3%和固沙总量的64.3%[36];另外俞孔坚等提出国土尺度高水平生物多样性保护安全格局面积为544.2万km2,占我国陆地总面积的 56.7%[37]。
    事实上,根据相关国家空间规划文件,中国各类生态保护区域(存在交叉重叠)的总面积已经达到国土面积的50%以上[38-39],尽管这些区域并非狭义的自然保护地,但对于生态保护而言至关重要,其中包括:1)各类自然保护地,约占国土面积18%;2)《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2010年)中确定的25个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占国土面积40.2%[40];3)《全国生态功能区划》确定的63个国家重要生态功能区,占国土面积49.4%[36];4)《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范围》划定的32个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占陆地国土面积24.2%[41];5)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区域的总面积尚不确定[42],迄今为止北京市等15个省份划定的生态保护红线总面积占15个省份总面积的1/4左右[43],各省份划定的生态保护红线区域大多在省域面积的30%以上[44]。需要指出,上述占国土面积50%以上的生态保护区域包含了部分城镇化、工业化的建设用地及大量人口,因此上述区域并非狭义的自然保护地。另外,上述规划中的生态功能区也并未全部转化为实际的自然保护地,但是这些土地有望作为兼用于自然保护的区域,作为狭义自然保护地的补充或缓冲。
    2.2.3  区域尺度
    若干区域尺度的研究均指出我国在物种保护或生态系统保护方面存在保护空缺,因而需要进一步扩展自然保护地。其中部分研究设定了相应区域的保护优先区面积,然而由于研究区域、保护目标和规划方法有所不同,其设定的优先保护区面积比例也不尽相同,大致在15%~55%之间。
    例如,吴波等在长江上游森林生态区确定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及连接带占生态区总面积的47.1%[45];徐卫华等识别的长江流域物种保护优先区占流域面积的41.8%[46];朵海瑞在青藏高原地区确定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占区域面积的48.71%[47];张路等识别的海南岛保护优先区面积占海南岛陆地面积的15.6%[48];曲艺等指出保护区覆盖率已达54%的三江源地区仍然存在保护空缺[49];栾晓峰等识别了中国东北地区不同等级的优先保护区,占区域总面积的24.66%[50-51]。
    2.2.4  总结
    综合考虑全球尺度“自然需要一半”的宏观背景、国土尺度相关研究与空间规划,以及区域尺度相关研究,初步提出了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50%目标。尽管有上述依据作为支撑,但是50%是一个大致的数值,并不具有精确的科学论据,因此也需要更多的科学研究来修正和完善这一初步构想,特别是利用空间制图来确定相应的自然保护地空间分布。
    在此补充说明全球尺度“自然需要一半”与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之间的关系。一方面,虽然“自然需要一半”提出保护全球50%的区域,本文提出保护中国50%的区域,但是50%只是数值上的巧合。我们既不能将全球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50%的数值套用到任何一个国家,也不能将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50%的数值套用到中国的任何一个区域。另一方面,两者存在相似的逻辑,即面对“自然保护地增长VS生物多样性下降”的矛盾现象,为自然保护地提出了更高目标,旨在真正有效地保护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系统服务。因此中国可以积极参与国际“自然需要一半”运动,并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与国际自然保护地运动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和引领者。

    3  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可由哪些空间层次构成?保护国土50%的目标是否可行?
    3.1  中国自然保护地网络的空间层次
    50%这一数值从面积和覆盖率的角度提出了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然而除了面积之外,自然保护地的空间层次与空间结构甚至更加重要,特别是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中的连通性、生态系统的代表性与完整性,以及大尺度生态过程等因素。因此,在实现面积目标的同时,需要形成有效的中国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以实现十九大报告提出的“构建生态廊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网络,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的目标。
    考虑中国自然保护地的实际情况,建议在空间层次上形成以国家公园为典范、以狭义的自然保护地为基础、以广义的自然保护性用地为拓展的中国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同时在此空间网络内优化结构、协同增效,在其外部推动我国国土全境的可持续发展(图1)。3个空间层次的含义如下。
    1)国家公园,是指由国家批准设立并主导管理,边界清晰,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大面积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地或海洋区域[52]。中国国家公园建设应坚持生态保护第一、国家代表性和全民公益性三大理念[53-56]。
    2)狭义自然保护地,是指以自然保护为首要功能的土地[57-61],其中应包含保护程度最高的严格自然保护区、荒野保护区、国家公园,以及其他具有不同自然度、不同管理目标、不同治理方式的多种类型的自然保护地,可参考IUCN的自然保护地分类系统,并与生态保护红线相协调[62]。
    3)广义自然保护性用地,是指所有兼用于自然保护的土地,不论其面积大小、产权属性或管理机制,这部分土地应用了类似于“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11”中提出的“其他基于区域的有效保护方法”(other effective area-based conservation measures,OECMs)[63]。因此广义自然保护性用地包括但不限于城市保护地(Urban Protected Areas)、乡村区域的自然保护用地、生态公益林、自然保护小区、社区保护地、社会公益型保护地,以及自然圣境(如神山圣湖、风水林)等各类具有自然保护功能的土地。
    为实现专用或兼用于自然保护的土地覆盖50%国土这一目标,在新建与扩建自然保护地时,应优先覆盖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保护的关键区域,增强其连通性与管理有效性,从而提升生物多样性保护力度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同时扩展广义自然保护性用地作为狭义自然保护地之间的廊道、缓冲区域或特殊生境保育区,并在景观尺度进行整合,从而形成“点线面结合”“城乡野(城市、乡村、荒野)统筹”的中国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
    以上只是提出了中国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的初步构想,未来需要综合应用保护空缺分析、保护优先区分析、生态区保护规划、系统保护规划、荒野制图、生态系统服务制图等多种技术方法,在国土、区域、地方等多种空间尺度下进一步规划理想的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64-66],将其作为我国国土空间规划的一项核心内容,同时加强物种和生态系统长期而系统的研究与监测工作[67-68]。
    3.2  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可行性
    上文论述了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的必要性及其依据,然而这一目标是否具有可行性?
    首先,应用迪纳斯坦(Dinerstein)等对全球“自然需要一半”制图的研究数据,对中国陆地生态区(terrestrial ecoregion)的保护状态进行了初步统计。结果表明,“保护率已超过50%”(half protected)、“保护率可达到50%”(nature could reach half)、“可恢复的自然”(nature could recover),以及“受损的自然”(nature imperiled)这4类陆地生态区的总面积分别占国土面积的6.6%、21.7%、47.5%和23.6%[69](表1,图2),其中前2类与第3类部分区域的总和可达国土面积的50%。另外,对中国大陆国土尺度荒野地分布的初步研究表明,中国各等级荒野地的总和约占我国陆地国土面积的50%,同时在胡焕庸线西侧仍然分布有大面积的高质量荒野地[70]。上述区域包含了中国现存自然栖息地以及存在恢复潜力、有可能开展重野化(rewilding)的生态系统,这为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提供了基础条件。
    虽然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具有必要性和可行性,但是其机会成本也将是巨大的。因此需要确定优先保护区域,将有限的保护资源首先用于最需要保护的区域。同时充分认识和发挥自然保护地带来的生态、经济、社会和文化效益。

    4  结语
    我国正处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关键阶段,并将建立统一、规范、高效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在开展单个或区域尺度自然保护地研究与实践的同时,还要拥有全局观和长远观。为了确保中国自然保护事业的最终成功,我们呼吁将至少50%的中国国土面积设置为狭义自然保护地及广义自然保护性用地,作为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在生态文明新时代,必须以崭新的国家公园与自然保护地体系作为支撑,而崭新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应该以远景规模作为目标和引领。
    本文作为初步探讨,相关科学研究论据仍然有待补充。我们期望抛砖引玉,引起更多关于中国自然保护地远景规模及其空间布局的讨论。有待进一步探究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在思想认识方面——将中国至少50%国土区域用于自然保护地这一倡议,能否在学者、保护实践者、社会公众之间达成共识并获得广泛支持?在科学研究方面——如何在国土和区域尺度规划理想的自然保护地空间网络?在保护实践方面——如何通过当前的自然保护地体制改革及社会各界的广泛参与,最终实现中国自然保护地的远景规模?

    参考文献:

    [1] Pimm S L, Jenkins C N, Abell R, et al. The biodiversity of species and their rates of extinction, distribution, and protection[J]. Science, 2014, 344(6187): 1246752.
    [2] Kolbert E. The sixth extinction: an unnatural history[M]. London, England: A&C Black, 2014.
    [3] Ceballos G, Ehrlich P R, Barnosky A D, et al. Accelerated modern human-induced species losses: Entering the sixth mass extinction[J]. Science Advances, 2015, 1(5): e1400253.
    [4] Dudley N. Guidelines for Applying Protected Area Management Categories[R]. Gland, Switzerland: IUCN, 2013.
    [5] 曹越,杨锐.从全球到中国的荒野地识别:荒野制图研究综述与展望[J].环境保护,2017(14):39-44.
    [6] Sanderson E W, Jaiteh M, Levy M A, et al. The human footprint and the last of the wild[J]. BioScience, 2002, 52: 891-904.
    [7] Ripple W J, Estes J A, Beschta R L, et al. Status and Ecological Effects of the World's Largest Carnivores[J]. Science, 2014, 343(6167): 1241484.
    [8] 赵淑清,雷光春.全球200:确定大尺度生物多样性优先保护的一种方法[J].生物多样性,2000,8(4):435-440.
    [9] Myers N, Mittermeier R A, Mittermeier C G, et al. Biodiversity hotspots for conservation priorities[J]. Nature, 2000, 403(6772): 853-858.
    [10] 马建章,戎可,程鲲.中国生物多样性就地保护的研究与实践[J].生物多样性,2012,20(5):551-558.
    [11] 徐海根,丁晖,欧阳志云,等.中国实施2020年全球生物多样性目标的进展[J].生态学报,2016,36(13):3847-3858.
    [12] 彭琳,赵智聪,杨锐.中国自然保护地体制问题分析与应对[J].中国园林,2017(4):108-113.
    [13] 陈吉宁.国务院关于自然保护区建设和管理工作情况的报告[EB/OL].[2018-05-20].http://www.npc.gov.cn/npc/xinwen/2016-07/01/content_1992679.htm.
    [14] 徐网谷,王智,钱者东,等.中国自然保护区范围界定和有效保护面积现状分析[J].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2015,31(6):791-795.
    [15] 环境保护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2011-2030年)[M].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2011.
    [16] 臧春鑫,蔡蕾,李佳琦,等.《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的制定及其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意义[J].生物多样性,2016,24(5):610-614.
    [17]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EB/OL].[2018-05-20].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15/content_2864050.htm.
    [18] Locke H. Nature needs half: a necessary and hopeful new agenda for protected areas[J]. George

    Wright Forum, 2013, 31(3): 359-371.
    [19] 蒋志刚.论中国自然保护区的面积上限[J].生态学报,2005,25(5):1205-1212.
    [20] 杨锐.论“境”与“境其地”[J].中国园林,2014(6):5-11.
    [21] [EB/OL].[2018-05-20].www.natureneedshalf.org.
    [22] 万斯·马丁,张倩.荒野:国际视野与中国机遇[J].中国园林,2017(6):5-9.
    [23] 曹越,杨锐.中国荒野研究框架与关键课题[J].中国园林,2017(6):10-15.
    [24] Noss R F, Dobson A P, Baldwin R, et al. Bolder Thinking for Conservation[J]. Conservation Biology, 2012, 26(1): 1-4.
    [25] [EB/OL].[2018-05-20].http://www.half-earthproject.org/.
    [26] Wilson E O. Half-earth: our planet's fight for life[M]. New York: W. W. Norton, 2016.
    [27] 唐小平.中国自然保护区网络现状分析与优化设想[J].生物多样性,2005,13(1):81-88.
    [28] 肖海燕,赵军,蒋峰,等.GAP分析与区域生物多样性保护[J].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6,42(2):153-158.
    [29] 徐卫华,欧阳志云,黄璜,等.中国陆地优先保护生态系统分析[J].生态学报,2006,26(1):271-280.
    [30] 陈雅涵,唐志尧,方精云.中国自然保护区分布现状及合理布局的探讨[J].生物多样性,2009,17(6):664-674.
    [31] 赵广华,田瑜,唐志尧,等.中国国家级陆地自然保护区分布及其与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关系[J].生物多样性,2013,21(6):658-665.
    [32] 王静,孙军平,石磊,等.中国自然保护区建设的现状、存在问题及展望[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6(s1):270-273.
    [33] 闻丞,顾垒,王昊,等.基于最受关注濒危物种分布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空缺分析[J].生物多样性,2015,23(5):591-600.
    [34] 《中国自然观察2016》报告[EB/OL].[2018-05-20]. http://hinature.cn/Report/view/report_id/206.
    [35] Xu W, Xiao Y, Zhang J, et al. Strengthening protected areas for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in China[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17, 114(7): 1601.
    [36] 关于印发《全国生态功能区划(修编版)》的公告(公告2015年第61号)[EB/OL].[2018-05-20]. http://www.zhb.gov.cn/gkml/hbb/bgg/201511/t20151126_317777.htm.
    [37] 俞孔坚,李海龙,李迪华,等.国土尺度生态安全格局[J].生态学报,2009,29(10):5163-5175.
    [38] 杨邦杰,高吉喜,邹长新.划定生态保护红线的战略意义[J].中国发展,2014,14(1):1-4.
    [39] 刘冬,林乃峰,邹长新,等.国外生态保护地体系对我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与管理的启示[J].生物多样性,2015,23(6):708-715.
    [40]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 
    [41] 关于发布《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范围》的公告(公告 2015年第94号)[EB/OL].[2018-05-20].http://www.zhb.gov.cn/gkml/hbb/bgg/201601/t20160105_321061.htm.
    [42]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EB/OL].[2018-05-20].http://www.gov.cn/zhengce/2017-02/07/content_5166291.htm.
    [43] 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年内完成[EB/OL].[2018-05-20].http://www.gov.cn/xinwen/2018-02/13/content_5266383.htm.
    [44] 张文娟.生态保护红线区域可能有多大?[J].中国生态文明,2017(1):页码不详.
    [45] 吴波,朱春全,李迪强,等.长江上游森林生态区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确定:基于生态区保护方法[J].生物多样性,2006,14(2):87-97.
    [46] 徐卫华,欧阳志云,张路,等.长江流域重要保护物种分布格局与优先区评价[J].环境科学研究,2010,23(3):312-319.
    [47] 朵海瑞.气候变化压力下青藏高原系统保护规划研究[D].北京: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2011.
    [48] 张路,欧阳志云,肖燚,等.海南岛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评价与系统保护规划[J].应用生态学报,2011,22(8):2105-2112.
    [49] 曲艺,王秀磊,栾晓峰,等.基于不可替代性的三江源地区自然保护区评估及空缺分析[J].林业科学,2012,48(6):24-32.
    [50] 栾晓峰,黄维妮,王秀磊,等.基于系统保护规划方法东北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和保护空缺分析[J].生态学报,2009,29(1):144-150.
    [51] 栾晓峰,孙工棋,曲艺,等.基于C-Plan规划软件的生物多样性就地保护优先区规划[J].生态学报,2012,32(3):715-722.
    [52]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EB/OL].[2018-05-20].http://www.gov.cn/zhengce/2017-09/26/content_5227713.htm.
    [53] 杨锐.生态保护第一、国家代表性、全民公益性:中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的三大理念[J].生物多样性,2017,25(10):1040-1041.
    [54] 王梦君,唐芳林,孙鸿雁,等.我国国家公园总体布局初探[J].林业建设,2017(3):7-16.
    [55] 庄优波,杨锐,赵智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试点实施方案初步分析[J].中国园林,2017(8):5-11.
    [56] 宋增明,李欣海,葛兴芳,等.国家公园体系规划的国际经验及对中国的启示[J].中国园林,2017(8):12-18.
    [57] 欧阳志云,徐卫华.整合我国自然保护区体系,依法建设国家公园[J].生物多样性,2014,1(4):425-426.
    [58] 赵智聪,彭琳,杨锐.国家公园体制建设背景下中国保护地体系的重构[J].中国园林,2016(7):11-18.
    [59] 吕偲,曾晴,雷光春.基于生态系统服务的保护地分类体系构建[J].中国园林,2017(8):19-23.
    [60] 吴承照,刘广宁.管理目标与国家保护地分类系统[J].风景园林,2017(7):16-22.
    [61] 王秋凤,于贵瑞,何洪林,等.中国自然保护区体系和综合管理体系建设的思考[J].资源科学,2015,37(7):1357-1366.
    [62] 闵庆文,马楠.生态保护红线与自然保护地体系的区别与联系[J].环境保护,2017(23):26-30.
    [63] Laffoley D, Dudley N, Jonas H, et al. An introduction to 'other effective area-based conservation measures' under Aichi Target 11 of the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Origin, interpretation and emerging ocean issues[J]. Aquatic Conservation Marine &Freshwater Ecosystems, 2017, 27: 130-137.
    [64] 朱里莹,徐姗,兰思仁.中国国家级保护地空间分布特征及对国家公园布局建设的启示[J].地理研究,2017,36(2):307-320.
    [65] 郭子良,李霄宇,崔国发.自然保护区体系构建方法研究进展[J].生态学杂志,2013,32(8):2220-2228.
    [66] Wu R, Long Y, Malanson G P, et al. Optimized spatial priorities for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in China:  a systematic conservation planning perspective[J]. Plos One, 2014, 9(7): e103783.
    [67] 吕植,顾垒,闻丞,等.中国自然观察2014:一份关于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独立报告[J].生物多样性,2015,23(5):570-574.
    [68] 马克平.中国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建设:从CForBio到Sino BON[J].生物多样性,2015,23(1):1-2.
    [69] Dinerstein E, Olson D, Joshi A, et al. An Ecoregion-Based Approach to Protecting Half the Terrestrial Realm[J]. BioScience, 2017, 67(6): 534-545.
    [70] 曹越,龙瀛,杨锐.中国大陆国土尺度荒野地识别与空间分布研究[J].中国园林,2017(6):26-33.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