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可持续之美,外观的性能——宣言之三

    关键词:风景园林;美学;美;伦理学;性能;可持续性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aesthetics; beauty; ethics; performance; sustainability

    摘要:一般来说,要理解可持续性景观设计,可以从它与生态健康、社会公正以及经济繁荣3个基本要素之间的关系来着手。但在关于可持续性的讨论中,美学方面的要素鲜被提及,或者反过来,认为将视觉与审美融合对可持续和审美都是多余、无益的。主要考察美(beauty)与美学(aesthetics)在可持续性的各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本文主张,除了生态修复设计外,要使文化可持续,还需要许多别的作为。我们需要的是具有启示性的景观设计:让体验过如此景观的人能够更深刻地体会到他们的行为是如何影响环境的,而对环境足够的关切则能改善环境。这就需要考虑到“审美的环境体验”(aesthetic environmental experiences)的作用,例如对“美”的感知,应当更加倾向于“生物中心主义(bio-centric)”,而不是“个人中心主义(egocentric)”。受到美国风景园林师设计的许多作品的激发,把这种观点以宣言的形式表达出来,虽然这些作品通常并不被认为对生态设计有所贡献。

    Abstract:Sustainable landscape design is generally understood in relation to three principles – ecological health, social justice and economic prosperity. Rarely do aesthetics factor into sustainability discourse, except in negative asides conflating the visible with the aesthetic and rendering both superfluous. This article examines the role of beauty and aesthetics in a sustainability agenda. It argues that it will take more than ecologically regenerative designs for culture to be sustainable, that what is needed are designed landscapes that provoke those who experience them to become more aware of how their actions affect the environment, and to care enough to make changes. This involves considering the role of aesthetic environmental experiences, such as beauty, in re-centering human consciousness from an egocentric to a more bio-centric perspective. This argument in the form of a manifesto is inspired by American landscape architects whose work is not usually understood as contributing to sustainable design.

    内容:(上接2012年第2期45页) 第三部分:宣言 1 通过景观促成可持续的文化 可持续的景观设计与可持续发展、生态设计、修复生态学或保护生物学均不同。 可持续发展需要的不仅仅是运用可持续技术所创作的景观设计。设计是文化艺术,是由自然物质所构成的文化产物,它蕴含在特定的社会结构中,并受其影响;设计中常常采用生态学的基本原理,但它并不止步于此。设计促成了诸如散步或通勤等日常社会活动以及时空上的活动。设计将文化价值转换为让人留恋的景观形式、空间,这种景观常常能够挑战、拓展、转变我们的审美观。 2 杂合(hybrid)的培育:景观语汇 将可持续性景观观念化,这不但需要新的科学技术,还需要新的术语;不但需要新的工艺技法,还需要新的语汇。 当我们能够打破故有的分类标准并探讨故有分类的局限与重叠部分的时候,可持续性景观设计就能繁荣兴旺了。这种观点在后结构主义理论中很常见,而在景观设计中,它很实用、很重要。我们这个专业仍然纠结于有限的语汇,如“几何型的(formal)、非几何型的(informal),文化的、自然的、人工的、天然的”等。如此局限的语汇怎能允许我们捕捉奇特的美?被煤矿开采所致的酸雨污染的森林,利用生物修复的方法,它被转化成了公园。当见到这样的设计时,我们该用什么词汇来抒发敬意呢?这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它的美是“毒之美”(toxic beauty),这个词是我从朱莉·巴格曼的DIRT Studio借来的,是一种杂合。这些以及其他成对出现的名词具有开拓新设计概念的潜力。这种越界和破界的努力打破了限制我们思维的分类标准——社会的与生态的、城市的与野外的、美学上的与精神上的、外观表现与性能、美与紊乱、美学的与可持续的。如图1,要捕捉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州文顿戴尔(Vintondale)AMD公园这种奇怪的、被煤矿酸性下水污染的有毒彩虹色水体的美,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混合的描述和审美语言。在不同地理区域被破坏的场地上都能找到这些在概念上以及实验上杂合的产物,如美国东部宾夕法尼亚州的煤矿,巴塞罗那四通八达的高速路交汇点处的复杂地势,或德国鲁尔峡谷(Ruhr Valley)的煤与金属加工工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