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园林声景略论

    关键词:风景园林;声景;园林声景研究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soundscape; landscape soundscape research

    摘要:简要介绍了声景概念以及中国古代对声景,尤其是园林声景的重视;论述了维护与营造声景的总原则以及当前园林声景学研究的概况;指出相关的若干新热点与新技术。

    Abstract:In this article, the concept of soundscape is briefly stated, followed by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oundscape designing in ancient Chinese gardens. Then the main principle of protecting and constructing soundscape is proposed. The recent research sketch and some highlights on new concerns and techniques in this area are also described.

    内容:人有眼、耳、鼻、舌、身5种感觉器官,分司视、听、嗅、尝、触及湿热等感觉。人对于园林风景的感受与欣赏,也必然是视、听、嗅等感受共同作用的结果。人们在形容风景之美时,经常用的词语之一就是“鸟语花香”。这说明人们常把声音与气味作为欣赏风景的重要因素。而且,人对园林风景的感受与欣赏,不仅是从空间的维度出发,还涉及时间的维度,即尚需区分一年中春、夏、秋、冬四季景观的不同,一天中晨、午、昏、夕之区别,乃至分分秒秒的变化。可惜不少风景园林师、建筑师和园艺师对此并无深刻的了解,故而往往秉持视觉至上观或唯空间视觉论,而忽略其余感官的作用,也不作时间性的考量。关于园林景观的时间性设计,笔者已有专文发表,可供参考[1],兹不赘述。因本文题目是“园林声景略论”,故下文专就园林声景来展开论述。
    声景亦称声景观,英文是“Soundscape”,乃指声音意义上的风景,也即诉诸听觉的风景。它是相对于通常诉诸视觉的风景“Landscape”而言的。声景的定义可从不同角度,如,生态学、艺术学、设计学和心理学等来加以表述。最被广泛接受的定义是1978年出版的《声音生态学手册》给出的。该手册将声景定义为强调由个人或社会所感受到的一种声环境[2-3]。“声景”这一概念的明确、正式的提出,一般认为应当归功于加拿大音乐家Sharfer。Sharfer于20世纪60年代提出这一概念,并从而创建了声景学。然而重视声景的观念,在中国古代就早已有之。笔者曾经有专文论述“诗经中的声景观”[4],指出在《诗经》中,有28%的诗篇是与声景有关的,甚至许多诗的篇名就是直接以声景为题,例如“鹿鸣”“鹤鸣”等皆然。著名的诗经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诗句,描述的就是鱼鹰在河中沙洲上鸣唱、觅食与求偶的声景。“关关”是模仿鱼鹰叫声的拟声词。在中国古典诗词歌赋中,也不乏描写声景的诗句,例如“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以及“留得枯荷听雨声”等,比比皆是。笔者曾指导博士生专门就“中国古典园林的声景”作深入的研究,并发表了多篇论文。这些文献[5-6]都指出,中国古典园林特别重视声景的营造,如著名的西湖十景,就有“柳浪闻莺”“南屏晚钟”“曲院风荷”等以声景著称的景点。在苏州古典园林中,更有“留听阁”“听雨轩”“听松风处”“梧竹幽居”“听橹楼”等以欣赏声景为主的景点。上述种种,无不说明重视声景的营造,乃是中国造园艺术的重要传统与特征。
    古人之所以重视声景,是与他们重视听觉分不开的。笔者早在21世纪初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就曾对此现象作出揭示与阐释,指出将文字这一视觉信息作为信息交流与文化传承的主要途径,乃是很晚近的事。在此之前人类漫长的进化历史以及文明进程中,无不是以听觉作为信息交流与文化传承的主要手段[7]。在中国古代成语中,凡是同时提及耳与目、声与色者,几乎毫不例外,总是将耳置于目之前,将声摆在色之先。例如“耳聪目明”“耳濡目染”“声色犬马”“耽于声色”等,就是明证。这是因为语言与音乐的发明,要比文字的发明早很多,而语言和音乐,都是通过听觉来接受与交流的;而且,不少少数民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因此,古代文化的传承,在很长历史时期,是依赖口耳相传得以实现的。了解这一点,对于古人特别重视听觉,并由此特别关注声景,也就不难理解了。
    声音具有三大特征,其一是物理特征。声波作为在弹性介质中传播的机械波,具有频率、波长、声压及声功率等物理特性。除此之外,声音还可具有信息特征。声波是可以携带信息内容的。例如语言、音乐等信息就是借助于声波传播的。第三,声音还可具备审美特征。例如,音乐、戏剧和自然声景,就为人们所乐于欣赏。过去声学界对于声学的研究,主要关注声波作为物理现象的一面,以及声音的频率、强度等物理因素对人的影响,然而忽略了声音具有社会学意义和审美价值的方面,忽略了声波所携带的信息对人的感受的作用。目前国际声学界的研究范围,已从传统的环境声学与建筑声学向声景学扩展。而后者,则是强调声音是作为信息交流与文化传承的主要媒介之一和具有审美价值这一事实,强调人对声音的感受与评价,除了受声波的频谱、强度、时间特性和传播特性等因素的影响外,尚受到声音所携带的信息,即声音的意义以及听者的社会身份等社会因素的影响,关注声音的审美价值,从而更加完整、全面地研究声音、环境与人的相互关系。
    人类在其进化过程中,长期栖居在自然界中,与动植物为友。因此,人类习惯于并学会欣赏自然界的各种声响,包括风声雨响、泉流飞瀑、潮涨汐落等声响以及风雨作用于植被所发出的声响,诸如松风竹韵等,还有各种动物所发出的声响,如鸟唱虫鸣等。人类自然也乐于欣赏自己创造出来的嘉音,如音乐、戏曲和能引起乡愁的一些社会声。当然,随着工业化的发展,人类社会也充斥着各种引起人们反感的噪声,如机械声、交通声与电器声等。这些是破坏良好声景的恶声。因此,我们营造与维护声景的总原则就应当是“俗则屏之,嘉则收之”,即要维护与适当增强“嘉音”,而控制或屛蔽噪声。
    当前,国际国内对于园林声景学的研究,主要按下述4个方面的内容展开。一是调查研究园林声景的客观状况,包括存在哪些声源,这些声源的时空分布,何者为基调声,何者为前景声,何者为标识声;这些声源的物理特性(频谱、强度、传播特性等),以及其社会特性(人文特征、信息内容)等;二是调查人与人群对声音的反应,感受与评价。这方面的调研主要依赖社会学、行为科学以及环境心理学的方法开展,并借助于统计学的方法来加以分析,有的还从生理科学以及脑科学与认知科学的角度展开研究。有的研究者还分析人群的社会特征(年龄、学历、性别、地位、经济状况)及来访频率等对声景的评价与感受的影响。三是研究如何建立声景数据库、声景图等声景的记录与描述方法。四是研究声景的营造技术、复原方法,噪声控制方法以及规划与设计导则等,为园林声景的恢复与创建提供技术支持。
    从研究的类别而言,大致可划分为对传统的园林(古典、近代)声景的研究,以及对现有园林声景的研究(当然也包括对拟建园林声景的研究)两大类。对于传统园林声景的研究,还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对已无遗迹可寻的园林声景的研究,主要从文献学、考古学的途径着手;对于尚存遗迹的园林声景的研究,当然可按上述4个方面内容展开。对于现有园林声景的研究,则依上述4个方面的内容展开研究。对于拟建园林声景的规划与设计,主要依赖对传统和现有园林声景的研究成果。在此基础上,归纳出规划与设计导则和营造技术,作为规划设计新的园林声景之依据。
    在园林声景研究中,尚可特别提及一些新的研究热点或相关的新方法、新技术。其一是有的研究者试图找出描述或反映声景的新的客观指标,如音乐相似度等[8]。其二是如何录制视频和音频、如何运用视听三维一体化的虚拟现实技术来记录或复原声景,供在实验室中通过试听试验做影响声景的主客观因素相互作用的进一步研究。如何与地理信息系统(GIS)技术相结合,来作进一步的分析以及如何实现声景图(类似但有别于噪声地图)等内容,也是今后进一步研究园林声景所可能遇到的新课题或可能倚重的新技术与新方法。

    总之,园林声景学是风景园林一级学科中一个相对较新的学科分支,也是园林景观研究中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内容。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必将为创建良好的人居环境作出独特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吴硕贤.中国古典园林的时间性设计[J].古建园林技术,2012(4):54-55.
    [2] Truax B. Handbook for Acoustic Ecology[M/CD]. Cambridge Street Publishing, CD-ROM version, 1999.
    [3] KANG Jian. From understanding to designing soundscapes[J]. Frontiers of Architecture and Civil Engineering in China, 2010, 4(4): 403-417.
    [4] 吴硕贤.诗经中的声景观[J].建筑学报学术论文专刊,2012(增刊1):109-113.
    [5] 袁晓梅,吴硕贤.中国古典园林的声景观营造[J].建筑学报,2007(2):70-72.
    [6] 袁晓梅,吴硕贤.中国古典园林声景观的三重境界[J].古建园林技术,2009(102):25-28.
    [7] 吴硕贤.声音与听觉在人类文化传承中的作用[J].艺术科技,2000(3):6-8.
    [8] Bert De Coensel, Dick Botteldooren. The Quiet Rural Soundscape and How to Characterize it[J]. ACTA ACUSTICA united with Acustica, 2006, 9(2): 887-897.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