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基于图示的景观图式语言表达

    关键词:风景园林;图解;图示;图式语言;设计特征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diagram; graphic; pattern language; design characters参考文献: [1] 邓载鹏.图解设计:建筑学设计方法论研究[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07. [2] 童雯雯.图解法在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典型运用方法解析[D].上海:上海交通大学,2009. [3] 冯香梅.建筑师图解思考研究[D].天津:天津大学,2013. [4] 陈世圣.景观图示表达工具的规范化应用研究[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2.

    摘要:图解是设计表达与交流的语言。图示与图式是不同层级的图解语言。图示是设计的表达工具和制图的规则或规范,图式是对关系、特征、规律和模式的概括和提炼。基于图示的景观图式语言表达以设计特征为对象,以图示方式,运用由词汇、词法和句法规则构建的景观图式语言框架,概括和提炼表达设计作品特征的图式。

    Abstract:Diagrams are regarded as necessary language of design description and communication, in which graphic and pattern are evaluated to belong to different level diagrams. Graphic is defined as a method of design description and the rules or regularities of drawing. Pattern devotes to outline and refine the connection, characteristics and rules of a variety of system. This paper is taking features of design as cases, and aims to build the pattern language framework comprised of vocabulary, morphology and syntax based on the graphic language, which direct to outline and refine the pattern language of design features.

    内容:设计以图为工具,图解是设计表达与交流的语言。20世纪中期以前,设计以成果表达为主,创作被认为是主观结果的黑箱,设计创作的动机、过程难以可知和可读,其科学性受到了质疑。于是20世纪60年代兴起了“设计研究”(design research),着重于对设计方法的研究,揭示从无到有的设计活动中客观性和科学性的存在。Elsevier出版集团旗下的《Design Studies》杂志,即是因之而诞生的关注设计过程研究的知名学术期刊。随着人们对设计过程研究的关注,以直观的可知可读的图解方式(diagram)描述、分析和说明设计意图、设计逻辑等侧重分析的图解在设计表达中逐渐受到重视。设计构思、设计动机、过程通过图解的展现变得可知、可读,甚至是传播。图解是解释性的设计语言,以图解方式逻辑地、精准地阐述设计理念、设计过程等已成为设计表达和设计评价的必要内容。国内对图解的历程和图解设计方法的研究近年来在建筑领域受到关注[1-3]。与图解语言相关的图示和图式语言在设计艺术学与风景园林领域中各有关注。“图示”与“图式”都是图解的语言,但从来源上它们是有区别的,是不同层级的图解语言。

    1  图示语言与图式语言之辨
    “图示”是用二维图形(graphic)来表示,包括图形、图像和图画[4]。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通过图示推敲、记录设计,图示成为设计的表达工具;这一时期,制图的图示规则也开始逐步形成。因之“图示”有2层含义,一是用图的表示,二是制图的规则或规范。“图式”,从“式”的字义——样式、格式、符号和主观态度①——可以理解为图的样式和格式。图示与图式语言表达的都是一种抽象与关联,从范畴看图式是图示的子集,是特定意涵的图示,如表达某种模式或揭示特定规律。“图式”有自己的“图式理论”(schema theory,国内也有将schema译为“图示”的)②,格式塔心理学把“图式”界定为一种认知结构[5]。美术学、设计艺术学等关于视知觉类的图式研究即以此为理论依据[6-7]。不同于认知心理学的图式缘起[8-9],2006年以来派生于建筑师C. 亚历山大模式语言(Pattern Language)的图式语言研究在风景园林领域受到关注。文中图示语言侧重用图解的方式来表达;图式语言侧重对关系、特征和模式的表达。如果说图示语言是泛指用图解方式表达的设计言语,它代表的是一般性和普适性的方法;图式语言则是建立在图示语言基础上,对对象的关系、特征和模式做出概括性和提炼性的图解描述(图1),是源于图示语言又高于图示语言的图解表达。

    2  从图示到图式:解读设计特征的景观语言模型构建
    在直观描述和强阅读性方面是图胜于文,对于特征性的研究,如仅是文字,其可阅读性不一定弱,但它的可传播性和传播的精准性,甚至是对特征的概括、提炼与图相比是甚弱的。设计教育和设计研究关注图解,都试图回归设计的抽象本质,以及图解表达的可知性、可阅读性和可传承性。受图解的影响,2005年博士论文工作的时候,即开始思考图示的意义和设计研究中对作品的解读如何能转化为设计的生产力,成为可以指导实践的图示语言成果。图解的图示语言在传承的真实性上是优胜的,规避了文字的多义性。但是如何去图解,以怎样的图示语言去解读作品是有主观属性的。为规避这一主观风险,一个合理的参照是必需的。
    语言作为一个符号系统,有“命名”的作用。“命名”的增多,带来语言数量的增加,“增加语言的数量将会关系到世界的创造”[10]。用“语言”的命名与创造的对应关系,可以诠释历史上和当今语言学与其他学科交叉研究的流行现象。图示是符号语言,图示语言的研究是“命名”,也是对设计师思维方式和思想表达手段,以及设计作品与大众交流方式的符号性描述与溯源。在过去20多年里,有很多人在尝试以语言形式来表达景观的知识和实践,甚至是景观评论[11]。
    1998年是景观语言的里程碑年,这一年第二次景观语言大会(LOLA2)在新西兰林肯大学举行,会议主题是在LOLA1(1995年,林肯大学召开的第一次景观语言大会,Languag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的基础上,探讨景观语言在设计实践、理论和教育上的运用。同年,麻省理工大学安妮·惠斯顿·斯本教授(Anne Whiston Spirn)出版了《景观的语言》(The Language of Landscape),斯本明确了景观是语言,有语言的所有特征。该书出版以来,一直是景观设计语言研究领域最重要的参考书。因之,以图示语言为基础构建的设计特征的描述模型首先参照的是斯帕恩教授的景观语言系统,其次是国内布正伟先生关于建筑语言的研究成果。斯本教授通过景观的要素、语法规则、语用论和修辞学四方面来构建景观语言系统,该系统通过文字描述呈现,经作者整理以框图示之[12](图2)。布先生借鉴语言学论的体系,由词汇、语句和语段组成了建筑语言结构框架的核心部分,然后把这核心部分与其所具备的外延内容和特征——语形、语体、语义和修辞4个范畴相连,形成建筑语言的结构框架[13](图3),布先生以框图的图示语言非常直观地呈现了他所构建的建筑语言系统。
    鉴于语言的“命名”与创造的关联,作为对设计作品及特征的图解式描述的探讨,若是通过对作品特征的梳理指导实践创作,给设计师们以灵感和借鉴的参考,这种探讨重要的是呈现生成特征的过程与方法而不仅仅是对特征的描述,如同景观语言中的词汇、词法和句法规则的逻辑。文中参照布先生的核心框架,选择词汇、语法规则(包括词法和句法规则)构建解读景观设计特征的图示语言表达,暂不对景观语言的语用和修辞作探讨。
    设计特征,无论设计师个体还是某种集合的整体而言,都是概括和提炼后的总结表述。每一个具体的描述是图示语言,以图示语言的描述对象为单元,依照一定的框架或模式构建的图示语言,即文中所称的图式语言。它更强调单元之间的关联性和逻辑性网络,而不仅仅是图解。也可以说图示是单元的内涵,图式是网络的表象。这是基于图示的景观图式语言模型的逻辑。图示单元内涵如何确定是构建模型的关键。词汇对应设计的要素,词法规则援引布先生的构建框架——词汇的引用、词语的典型化和词组的统合[14]——进行景观语言的深化:1)词汇的引用:包括对历史符号和元素、农业和自然景观词汇、建筑与艺术词汇、以前设计师的词汇的引用;2)词语的典型化:指生成典型的和有特征的词语;3)词组的统合:指新词义和新词汇的创造。句法规则即语法规则,它是一种组合词汇要素的结构。斯本教授构建的语法规则实际上是对设计方法特征的高度提炼和概括,表现为一种客观的普适性原则。句法规则是叙述设计的逻辑,结合斯本教授的语法规则的细则[15]建构园林设计的“元语言”句法规则(图4)。主要包括四方面:
    1)秩序:指秩序的表达方式,包括格网、空间序列、模数、轴线、并置重复等;
    2)时态:指对以前设计句法和词汇的再现,包括文化景观(农业景观)和历史片段的再现;
    3)建筑化的方式:借用建筑空间的组合方式,如空间的流动,空间限定等;
    4)构成的构图:主要针对平面图的形式。

    3  基于图示的景观图式语言:设计作品的分析
    下文通过20世纪丹麦著名建筑师、工业产品与室内家具设计大师A. 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1902—1971)的景观作品为例①,诠释图示语言在作品特征分析中的运用与表达。雅各布森是丹麦现代建筑运动的先锋人物,是第一位将现代主义设计观念引入丹麦的建筑师。他的花园和景观设计拥有独特的建筑化语言,在丹麦现代园林中有重要影响。在1929年展览论坛(Forum Exhibition)的未来之家竞赛中,雅各布森在停车场周围设计了一个椴树形成的拱廊,并用修剪的灌木丛栽满不使用的区域。对自由生长的个体植物来说,修剪的灌丛几乎是一个背景。雅各布森把植物当作建筑体块对待,运用植物限定空间,这在当时的花园艺术中并不多见。“二战”后,自觉地、艺术化地使用植物限定空间的手法才流行。
    3.1  作品简介[16-17]
    1)雅各布森的私家花园(1950年)。
    私家花园的空间组合、建筑与花园的关系在花园中优雅地呈现,是雅各布森设计得最好的一处景观(图5)。花园地面石材的铺装遵循建筑立面的方形分割,形成一个模数单元。雅各布森在花园中种有300种植物,种植空间由线形的修剪绿篱和秩序铺装的石头分隔开。灌木丛在其间自由生长,激发人无限的想象。就像莫奈在自己的大花园中体验色彩的印象一样,这里有如植物园的花园实验场,是雅各布森设计壁纸图案的灵感发源地。
    2)Munkegård学校(1948—1957年)。
    Munkegård学校的校园规划(图6)既有创意也非常关注人的情感,被认为是战后世界上最好的学校之一。Munkegård学校设计有一个清晰的结构:3排单层的教室通过5条平行的走廊连在一起,形成了一个17个有不同程度私密性的庭院。庭院地面采用同一种石板铺装,但形式和构图不同。模数格网的运用使花池在分散或平行的不同布置中能够协调统一。石板铺装经常插入花池中,其相交部位栽植了充满雕塑感的植物,如绣球花、木兰、火棘、竹子、杜松等,以强调插入的相遇和秩序的打破。修剪的树篱(墙)的运用创造了校园的流动空间。游戏场院子的地面上,长满了草,高大的乔木树冠形成了院子的屋顶。
    3)汤姆巧克力生产总部(Tom’s factories,1960年)。 
    汤姆巧克力生产总部建筑体量低矮,工厂前的大草坪,台阶状堤岸和5个圆形的游戏场,围合界定出朝向邻里房子的空间。雅各布森用直线式的荆棘篱分隔空间,创造出田野般的景观和以一定节奏组合的绿篱(图7)。和在雅各布森自己的花园里一样,绿篱不是完全充当一个有秩序的和清晰的空间构成元素,而是使它们自己成为自由空间中的表演者。
    4)圣凯瑟琳学院(St. Catherine’s College,1960—1965年)。
    圣凯瑟琳学院位于牛津郊外,基地是平坦的湿润草地。整个学校都建在一个从低处草地升起的高地上,高地尽端是室外剧场和干垒的石块墙。建筑黄砖墙前的暗绿色紫杉篱成为分隔空间的屏障(图8)。地面用方形石板铺装,每隔3排插入一组窄条的石头,石头的铺装遵从建筑的模数。弧形的花床打破了铺装的地面。在一个圆形草坪中,雅各布森种植了2棵非对称的雪松,打破了圆形的均衡。
    5)丹麦国家银行屋顶花园(Denmark National Bank,1961年)。
    国家银行屋顶面积最大的一个是15mx45m,雅各布森设计了7排半圆柱形的混凝土鼓状物和4个圆形的水池,放置在铺满白色砾石的屋面上(图9)。这些鼓状物象希腊断裂的柱子,有纵长的凹槽,上面还有裂缝和爬藤植物。那些断裂的柱子(鼓状物)开始时按一定秩序布置,植物的生长在逐渐瓦解这种秩序。同时鼓状物也约束了植物沿它们严格的直线生长,植物的生长又要求给定它们的生长范围,植物与鼓状物在时间中上演着雅各布森在花园设计中一直追求的秩序的对抗和复杂。
    3.2  图示语言的作品特征解析
    受前辈布兰德特影响,雅各布森也认识到植物可以作为建筑元素使用,也可以缔造浪漫诗意的空间。雅各布森善于利用修剪整齐的树篱,成排的树木,和嵌草的几何形石板地面创造简洁朴素的园林。在花园中他用简单的手段创造了空间的明晰,如竖向的绿色界面(绿篱,成排的树)和水平的模数铺装。也通过花床插入铺装地面中,打破按模数铺装的水平地面的连续,自觉地模糊空间的界限和创造诗意。
    3.2.1  设计词汇
    1)直线。
    修剪整齐的绿篱、树篱,成排的树木,在雅各布森的作品中常以直线形式出现,成为分隔空间和创造空间流动的植物要素(图10)。
    2)石板地面。
    雅各布森常用石板铺装地面,这些铺装强调了花园的交通路线和可以停留的区域,甚至是花池、草地和树丛的边界。
    3)几何形:方形、圆形等。
    与其他园林设计师相比,雅各布森在花园设计中的几何形运用相对是被动的,方形的庭院形成的环境秩序,多是因建筑布局而被动生成。地面铺装中常见几何形石板和图案的运用(图11)。
    4)竖向的界面(图12)。
    Rødovre市政厅中椴树被修剪成立方体盒子,形成朝向邻里的边界。Munkegård学校中水平与竖向界面的运用非常明显。朝向院子的一排修剪的树,形成了一个竖向的空间界面。校长办公室和门房处,榉树形成的绿墙隔断。汤姆巧克力生产总部中用荆棘篱分隔空间,形成低的竖向界面。
    3.2.2  词法规则:词汇的产生
    1)词汇的引用。
    农业景观词汇的引用:修剪整齐的树篱,成排的树木;先前设计师的词汇引用:植物塑造空间,来自布兰德特。
    2)词语的典型化:竖向界面。
    3)词组的统合:词义的创新——植物塑造空间的共性体现。
    3.2.3  句法规则
    1)秩序。
    (1)建筑模数。
    雅各布森的花园和庭院设计中,建筑模数主要表现在对立面的构图方式的遵从,地面石板的铺装中形成一个模数单元,构建地面的结构秩序(图13)。如圣凯瑟琳学院和雅各布森自己花园的地面。Munkegård学校中分散布置的和平行布置的花池,通过模数格网协调它们的位置。
    (2)并置和重复。
    Munkegård学校建筑的格子式布置,生成了17个方形和U形的庭院。庭院地面统一使用同一种石板,但石板具体的形式和构图有所不同,形成方形和U形建立的空间秩序中的细节变化。丹麦国家银行屋顶花园7排半圆柱形的混凝土鼓状物和4个圆形的水池,构建出花园的秩序,植物的生长试图要打破它。在雅各布森自己的花园中,长高宽不等的直线型落叶松绿篱,平行布置的绿篱创造出一种秩序的和明晰的空间效果(图10),为体验园中植物的诗意变化提供了背景和可能。
    2)插入。
    在铺装地面中,雅各布森经常通过插入花床(图14),和在石板间的小缝隙中种满漆姑草(Sagina japonica),来打破地面的连续,自觉地模糊空间的界限。Munkegård学校插入体变成了方形,且平行布置。在根特夫特(Gertie Wandel,1961年)住宅的平台中,是用长长的窄花床插入的。圣凯瑟琳学院的竞赛方案(1960年)中没有花床,1965年方案实施时,非规则的花床插入又重现了。
    3)时态:古典片段的再现。
    丹麦国家银行屋顶花园中的半圆柱形混凝土鼓状物,刻有纵长的凹槽,如同断裂的古希腊柱子。Munkegård学校中,用古希腊、埃及和古典的丹麦艺术中的胸像或墙面浮雕形式来装饰环境(图15)。
    4)建筑化的方法。
    建筑师的创作背景,使雅各布森早在1929年的未来之家竞赛中,就把植物看作建筑体块,用绿篱和树篱形成了墙一样的竖向界面。通过建筑的空间塑造方式,用植物创造流动的花园空间。对花园内草地、花丛、绿篱和铺装边界的强调(图16),使雅各布森非常不同于布兰德特用植物对边界的消解和软化。圣凯瑟琳学院中不连续的直线形绿篱明确限定出建筑檐口下方铺装地面的边界,花园的边界也通过竖向界面的限定,变得既分隔又开敞。在雅各布森自己花园中石板路与草地的交接十分明确,只有少量的灌丛种在路边。
    上文依据文中构建的设计特征景观图式框架,分类以图示方式对设计特征进行概括和提炼。总结前文所述,A. 雅各布森的设计特征的图式语言如图17所示。

    4  结语
    C. 亚历山大的合作者Nikos A. Salingaros认为,设计若忽视了图式语言就无法和人类建立联系[18]。图式语言是对特征、规律和模式的概括和提炼,它能够帮助我们处理系统的复杂性,图式语言的运用也是系统化的,包含不同层级的模式、规律等。图式语言的复杂性也在于它词汇和词法规则以及句法规则有一定地域性和进化性。文中在模型建立过程中有意修正了语言的地域性,结合设计特征分析设计师所在国家的地域设计特征拟定模型的细则。基于图示的景观图式语言表达旨在为探索设计特征的图解化表达提供一个视角,作为设计特征图式语言的建构,其框架是可复制的和重复运用的,它可以用在单个设计作品的特征解读,也可以是设计师设计特征的总结。图示语言的直观性、易读性和准确性表达,可以超越地域和不同文字的范畴传播,比文字描述的传播力更为宽泛。图解是线条、图像的符号式表达,是理性的抽象思维方式,图解设计法已是设计师们设计创作的一种方法,设计特征图式语言的概括和提炼能通过图示语言的强阅读性和易阅读性转化为设计的指导力,为设计服务。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参考文献:
    [1] 邓载鹏.图解设计:建筑学设计方法论研究[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07.
    [2] 童雯雯.图解法在现代建筑设计中的典型运用方法解析[D].上海:上海交通大学,2009.
    [3] 冯香梅.建筑师图解思考研究[D].天津:天津大学,2013.
    [4] 陈世圣.景观图示表达工具的规范化应用研究[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2.
    [5] 魏薇,刘明东.图式理论的发展及应用[J].湖南第一师范学报,2007(3):105-107.
    [6] 陈思.从图像符号到图式语言:中国当代油画符号化现象剖析[D].苏州:苏州大学,2014. 
    [7] 徐晓力.从山水观念到山水图式[D].上海:复旦大学,2006.
    [8] 王云才.传统文化景观空间的图式语言研究进展与展望[J].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2):33-41.
    [9] 戴代新,袁满.C. 亚历山大图式语言对风景园林学科的借鉴与启示[J].风景园林,2015(2):58-65.
    [10] (日)宫宇地一彦.建筑设计的构思方法:拓展设计思路[M].马俊,里妍,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6.
    [11] Swaffield S. Theory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 reader[M]. Philadelphia, PA: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2002.
    [12] 蒙小英.C.Th.索伦森的景观语言[J].新建筑,2010(3):92-96.
    [13] 布正伟.建筑语言结构的框架系统[J].新建筑,2000(5):21-24.
    [14] 布正伟.建筑语言的基本语法规则(上)[J].新建筑,2000(6):43-45.
    [15] Spirn A W. The Language of Landscape[M]. New Haven, Con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8.
    [16] Lund A. Guide to Danish Landscape Architecture: 1000-2003[M]. Copenhagen: The Danish Architectural Press, 2003.
    [17] Hauxner M. Open to the Sky[M]. Copenhagen: The Danish Architectural Press, 2003.
    [18] Salingaros N A. The structure of pattern languages[J]. Architectural Research Quarterly, 2000(4): 149-162.

    (编辑/王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