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传统聚落乡土公共建筑营造中的生态智慧——以云南省腾冲市和顺洗衣亭为例

    关键词:风景园林;乡土公共建筑;生态智慧;洗衣亭;和顺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vernacular public building; ecological wisdom; Laundry Pavilion; Heshun

    摘要:作为传统聚落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乡土建筑往往蕴含着丰富而鲜活的地方生活经验与生态科学价值。有关乡土建筑的生态适应性文献多数集中在对传统聚落整体以及居住建筑的研究上面,而对其他广泛分布的乡土建筑类型几无涉及。以云南省腾冲市和顺洗衣亭乡土公共建筑为例,通过对村民自行搭建的洗衣亭之尊重自然和朴素营建技艺的剖析,探讨乡土公共建筑所富含的生态营造智慧,以期丰富与深化对乡土建筑的多样性认知与生态适应性研究。

    Abstract: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culture heritage of China's traditional settlements, vernacular building contains rich experience of local life and value of ecological science. Most of the literatures on the ecological adaptability of vernacular building are concentrated on the whole traditional settlement and the residential buildings, but rarely related to other types of vernacular buildings. This paper takes a case study on the Laundry Pavilions of Heshun, located in Tengchong City, Yunnan Province. It tries to explore the ecological wisdom of vernacular public building by analyzing their respecting natural and frugal construction skills which may enrich and deepen the diversity cognition and ecological adaptability in vernacular building research.

    内容:乡土建筑是指散布于农村地区,富有特色的乡野传统建筑,除了一般的民居住宅外,还包括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寺庙、祠堂、书院、亭塔、楼台、商铺、作坊、牌坊、小桥等[1]。乡土建筑是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蕴含着各地丰富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体现了地域个性与文化多元性特征[2]。鲁道夫斯基(Bernard Rudofsky)在1964年出版的《没有建筑师的建筑》中,将乡土建筑描述为具有“乡土的(vernacular)、无名的(anonymous)、自发的(spontaneous)、土生土长的(indigenous)以及乡野的(rural)”特性,并指出乡土建筑是一个长期被主流研究所忽略的领域,强调了“人们自行搭建的遮蔽物”等乡土建筑所具有的社会及文化价值,极大地推动了人们对乡土建筑的研究探索[3-4]。
    中国对于乡土建筑的研究起始于20世纪30—40年代龙庆忠、刘敦桢等对河南、山西、西北及西南等地的民居建筑的调查与测绘,为我国民居研究提供了富有价值的一手资料。改革开放后,大批学者加入乡土建筑研究,兴起了以“民居热”为代表的地域民居研究,研究视野也逐步从民居建筑本体转向传统聚落、乡土建筑及其与自然、历史、社会生活的关联性等多维视角[5-6]。1999年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关于乡土建筑遗产的宪章》的通过,标志着乡土建筑的保护与研究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
    近年来,国内有关乡土建筑所具有的生态适应性及生态经验的研究主要集中在2个层面:其一是乡土建筑所在的传统聚落所蕴含的生态性研究;其二是特定地域乡土建筑与民居的生态特征及其生态适宜性的研究。在传统聚落方面,邓晓红和李晓峰[7]对于徽州,刘建浩[8]对于西南,江文婷等[9]对于楠溪江中游,孙杨栩和唐孝祥[10]对于岭南广府地区进行了有关传统聚落的生态适应性及生态经验的研究,这些研究并不局限于特定的传统聚落,视野较为宏观;董芦笛等[11]则将重点集中在传统聚落绿色基础设施的气候适宜性及其传统智慧层面,而王婷[12]和张建华等[13]则分别探讨了特定传统聚落(师家沟、朱家峪)的生态适应性与生态智慧。在乡土建筑层面,丁俊清[14]对浙南传统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进行了勾勒;刘铮等[15]则集中探讨了河套平原传统民居的生态智慧;而对乡土建筑生态性探索较为具体与微观的文献,又如盛建荣等[16]对彭家寨乡土建筑生态特征的剖析,王颂等[17]对豫东乡土建筑刘青霞故居生态特征的解析等。
    上述文献对于勾勒乡土建筑与生态性的关系具有较好的启发意义,但多数集中在对乡土建筑所在的聚落整体以及民居建筑的分析上,而对于其他广泛分布的乡土建筑类型几无涉及。尽管有少量的文献探讨了乡土生态对于乡村堰坝水利设施的价值与意义[18-19],也局限在乡土构筑物设施层面。为充分认识乡土建筑的生态性与文化多样性,本文以云南省腾冲市和顺洗衣亭为例,探讨传统聚落中乡土公共建筑所富含的基于日常生活经验积累的生态智慧,以期丰富和深化对乡土建筑多样性的认知与生态适应性研究。

    1  作为乡土公共建筑的和顺洗衣亭:分布及其概览
    和顺位于滇西边境之城——腾冲以西,自古以来是西南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商贸重镇。腾冲自元、明时期实施军屯戍边以来,逐步在原古越人聚居基础上形成了以汉族为主的聚居地,是云南少数以汉人为主的边城。中原汉族文化与本地多民族文化以及边境外来文化的相互影响与交流融合,形成了腾冲独特的地景格局,和顺古镇即是这一边城地景格局的缩影与翘楚。
    和顺古镇是由来自巴蜀和江南屯守边防的汉族人后裔繁衍壮大而逐步延展形成的聚落,至今有600多年历史,现是云南最大的侨乡(侨居国外1万多人)。由明入清后,“屯田制”的废除使得和顺汉人得以摆脱“军田”的束缚。在人多地少的生存压力、边境交通条件逐步改善以及中缅自由贸易政策的影响下,大量和顺民众“下缅甸”“走夷方”,离开家园外出谋生,和顺也因此逐渐由以农业经济为主的普通聚落逐渐发展成为以侨商经济为主的商贸重镇[20]。清末民初时期,和顺涌现出不少富商巨贾和红遍东南亚的商户(如“三成号”“永茂和”“福盛隆”等)。
    致富后的和顺侨乡游子们不仅纷纷于家乡兴建家园与祠堂庙宇,还积极进行聚落周边环境的营造与基础设施建设。中原文化在此与侨乡商贾文化以及西南边境少数民族文化进行着潜移默化的交相融合,也使得和顺在聚落风貌塑造中得以兼收并蓄,形成了兼具江南古韵与滇西边城风情的独特魅力并延续至今。特别是环绕和顺聚落边界的沿河景观带构成了和顺富有魅力的乡土聚落景观标志,而沿三合河上分布的一座座富有乡土气息的洗衣亭,则是这一标志性景观带上的“明珠”,充分体现了乡土公共建筑营造中对地方生活经验的理解以及对生态环境适应性的尊重。
    目前,沿着发育于黑龙山,流经龙潭、陷河湿地再西下的和顺三合河(也称和顺小河)上分布着9座风格各异的洗衣亭(图1、2)。和顺洗衣亭,最初叫“河房”,也称“洗衣房”,为和顺之首创①,主要于清末民初时期修建,多为外出经商致富的侨乡男人们出资为留守在家的妇女们修建的能遮风避雨的、号称“最独特、最朴素、最温暖”的爱心建筑[21]。由巴蜀及江南迁移而来的汉人在和顺多沿袭宗族礼制聚族而居,主要以姓氏命名街巷及划分社区,如尹家坡、寸家湾、李家巷、张家坡等,基本形成了各里巷内以血缘为纽带的聚族而居的空间格局。而和顺洗衣亭大多对应并毗邻现有的里巷及闾门,由此洗衣亭实际上是各宗族社区对乡村生活空间领域的划分,承担着服务周边社区生活与作为村民公共交流的可识别性场所的功能[22]。
    从清朝末期首个洗衣亭——大石巷洗衣亭的建设开始,出于对乡村生活空间领域的划分以及宗族声望的考量,自民国及新中国成立以来,和顺人在村民饮水之源和洗涤之处的龙潭及三合河上,通过村民自发组织筹资及投工投劳,用自发的社区能量在洗衣台的基础上或新建或重建了9座洗衣亭:龙潭、尹家坡赵家、寸家湾、李家巷、黄果树巷、大石巷、尹家巷、贾家坝以及张家坡洗衣亭,基本覆盖了和顺古镇现有的村社社区,形成了环绕现有聚落边界的分布格局(图1、2)。
    洗衣亭主要由两部分构成:洗衣台和风雨亭。洗衣台是村民河边洗菜涤衣的重要场所,主要由火山条石搭接于水上。洗衣台形态主要以“田”字型条石组合为主,少数为适应河流宽度而呈“日”字型扩展。风雨亭是建设于洗衣台上的景观亭,起着遮风、挡雨及避晒的作用,是和顺乡土聚落重要的景观标志。风雨亭多为10m2大小,建筑类型以穿斗式歇山顶为主,兼有抬梁式双坡硬山顶与卷棚顶。民国时期洗衣亭的支撑体系多为木柱,新中国成立以来重建及新建的洗衣亭常以石砖墙或水泥柱替代木柱(表1)。
    作为乡土建筑,洗衣亭虽简易朴素、土生土长,却饱含着对村民生活经验的理解及营造的生态智慧。时至今日,即使和顺古镇村民早已用上了自来水,家家都有洗衣机,但洗衣亭依然是妇女洗衣洗菜、老人纳凉休憩、小孩玩耍嬉闹的常去场所,充分体现了其作为传统聚落乡土公共建筑的社区凝聚力与场所精神。

    2  和顺洗衣亭的生态营造:以生活经验为基础的对环境适应性的理解
    和顺洗衣亭无论是其洗衣台的搭建、风雨亭的建造,还是风雨亭与洗衣台的相互关系,都充分反映了村社建造者们对生活经验与环境适应性的理解,并体现了多元民族文化的相互影响与融合。首先,作为体现洗衣亭乡土营造“精华”的洗衣台,其条石搭建看似随意简单,但其构筑形式蕴含了丰富的生活智慧。洗衣台条石多垂直或平行于河岸呈“田”字型或“日”字型,搭接在立于河塘中的柱桩之上。精妙的是,条石的长宽及单元拼接非常符合洗涤活动的人体尺度,特别是条石的拼接组合与高低变化,充分体现了其适应河床水位变化的多种可能,为不同季节村民使用洗衣台提供了多种选择性。
    从垂直于河岸的纵剖面来看,洗衣台条石的摆放并非在同一高度,而是故意倾斜使其标高根据其与岸边距离的近远逐渐下降,即离岸越远的条石越贴近水面;从条石拼接组合形式来看,洗衣台主要有3种类型,即“田”字型平接、“田”字型叠接以及“日”字型叠接。平接即为水平相接,没有明显的条石高差变化;叠接是高低叠加的拼接,高差变化即为条石的厚度(图3)。例如,龙潭洗衣亭由于其建设在常年水位较为平稳的龙潭上,所有条石保持同一平面但略有倾斜即可满足日常的漂洗要求。但对于寸家湾、尹家坡赵家、大石巷、张家坡等临河洗衣亭而言,由于三合河水流常呈现季节性的水位高低变化,叠接的条石组合与倾斜条石可形成多样化的条石高度变化,以满足不同水位的洗涤要求。特别是,在横竖向条石叠接时,通常为垂直于岸边的竖向条石叠加在横向条石之上。因此,即使河水淹没前端部分条石,村民仍可利用与岸边连接的竖向条石和离岸较近的横向条石进行洗涤,充分体现了乡村建造者对于河流环境变化与生活经验的理解。此外,洗衣台的条石材料多是地方盛产的特色火山石,火山石凹凸不平的表面与孔隙可起着类似“搓衣板”的作用,加大洗衣搓揉成效,也具有较好的防滑作用。
    其次,作为洗衣台遮蔽物与景观标志功能的风雨亭,多立于洗衣台上,其建造手法简易,朴素无华,具有乡土建筑的典型特质,且在营造方式与功能多样性上较好地贯穿了因地制宜的适应性特征。多数风雨亭并非完全覆盖或完全错开洗衣台,而只是覆盖局部,为不同季节、不同天气状况下使用洗衣台提供了多样性空间,以满足村民多样化的空间需求,如在雨天或夏天可选择在亭内刷洗,冬日晴天可于亭外洗涤。清末及民国早期的风雨亭多为穿斗式木柱结构,而随后的风雨亭建造已发展为抬梁式砖柱结构并加入隔墙或山墙,可使风雨亭能在躲避竖向的阳光直射和降雨之外,还能较好地抵御横向强风。如大石巷及尹家巷洗衣亭加建山墙使洗衣亭呈半开敞状态,在亭内刷洗不仅可以避雨还可较好地阻挡冷风。另外,风雨亭的建造多用地域乡土材料——楸木与火山石(腾冲以盛产楸木与火山石而闻名)。楸木坚固且耐腐,是理想的乡土建筑材料,在早期的风雨亭建设中有较多的应用。
    第三,除遮风挡雨、洗菜涤衣等功能外,洗衣亭还具有其他乡土公共功能的延伸,如衣服晾晒的场所、跨河桥梁、休憩交流平台、滨水玩耍嬉闹等功能。早期风雨亭的简易围栏、柱子之间的线绳或柱钉为挂晾衣物、棒槌等提供了便利性的支持,洗涤后潮湿笨重的衣物可不必提回自家晾晒,如龙潭洗衣亭、寸家湾洗衣亭等。寸家湾等洗衣亭甚至还安装了电灯,为起早摸黑的村民提供了诸多生活上的便利。不可多得的是,多数洗衣亭还兼具跨河交通功能,利用洗衣台垂直河岸的一条竖向石板可延伸至河对岸形成跨河的简易小桥,承担沟通两岸的交通桥梁功能,这在寸家湾、李家巷、大石巷以及尹家坡赵家等洗衣亭中都有体现。尽管洗衣亭主要为村民洗涤之用,但作为聚落宗族生活领域空间划分的重要标志,洗衣亭也是村民特别是所服务的村社民众交流信息、攀谈聊天以及孩童嬉闹玩耍的重要场所。洗衣亭内外设置的桌椅石凳或附属设施,使洗衣亭可兼作为凉亭,供村民洗衣劳作之余纳凉、聊天之用。而亲水性较好的洗衣亭也天然成为孩子们玩耍嬉戏的亲水平台,儿童可在此玩水、捞鱼及嬉闹,乡野趣味十分浓郁。另外,由于和顺还保留着在节庆、办理喜丧事时宰杀牲口的习俗,部分洗衣亭旁还设置了“灶台”,民众可在此宰杀与洗烫猪羊,洗衣亭由此又可作为宰杀猪羊时清洗的场所,如大石巷洗衣亭、寸家湾洗衣亭等。
    不可否认,和顺洗衣亭是各村社宗族发动社区力量为乡土公共空间营造进行捐资捐物下的产物,和顺洗衣亭在某种程度上是各村社对和顺相关生活空间领域的划分标志。可贵的是,尽管和顺侨乡经济实力雄厚、名门望族居多,但和顺洗衣亭的建造却充分展现了乡土建筑材料简易、造价低廉的基本特性。2006年新建的黄果树巷洗衣亭以及2008年兴建的贾家坝巷洗衣亭都只筹资8万余元,2010年在原破败洗衣亭基础上重建的大石巷洗衣亭也仅花费54 000元。作为以中原汉人后裔为主的聚落,和顺在洗衣亭的营造上并未出现如在其他汉文化地区常出现的宗族攀比与炫耀的势利奢靡之风,在洗衣亭的营造发展与扩散过程中依然延续着其静谧无争、自发无名的乡土建筑营造伦理观,保持着对自然与生态环境的敬畏。

    3  多元文化影响下和顺洗衣亭乡土建筑的形成及其发展
    结合洗衣台和风雨亭组合关系的洗衣亭,其整体建造尽管简单朴素但构思精巧,功能多元,其营造智慧不仅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人性关怀[23-24],也反映了边城多元文化之间交相融合的影响。作为乡土空间领域划分的文化景观标志,依河而立、飞檐翘角的洗衣亭建筑辅以楹联、碑记,充分反映了中原宗族与儒家文化的遗存;而在亲水洗衣台上加盖风雨亭也受到地方傣族文化的影响。有研究指出,和顺独特的洗衣亭建筑形式受到傣族水井建筑的影响:傣族文化的“水崇拜”使得一般的傣族村寨都有一两口水井,并普遍在水井上加盖“井罩”以保持水井清洁。“井罩”即为加盖在水井之上的建筑,其与水井融为一体,主要由井底、井台、井栏和井罩、排水沟等构成,皆为精工砌筑,造型别致,融建筑、雕塑、绘画及实用等为一体,具有浓郁的地域民族风格[25]。而腾冲村落中的水井建筑也具有普及性,和顺洗衣亭作为腾冲独特的乡土建筑形式,受多样化傣族水井建筑文化的启发与影响[26],即保留傣族水井“井罩”的形式,去除相对复杂的装饰与绘画艺术,并在结合儒家亭台文化基础上进行因地制宜的创新。褚兴彪甚至认为和顺洗衣风雨亭的正脊与歇山式建筑的戗脊线起翘明显,轻盈伸展如凌空欲飞,是受傣族仿生建筑竹楼的影响[26]。
    由此,和顺洗衣亭乡土公共建筑的营造创新,离不开地方民族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体现了地域多元民族文化的渗透连接。颇有意味的是,富有地域独特魅力的和顺洗衣亭反过来又作用并影响到周边及少数民族的聚落文化景观营造。在和顺洗衣亭生态营造智慧的影响下,周边的传统村落如腾越镇董官村、荷花乡羡多傣族村近年来分别依水而建了与和顺类似的“洗衣亭”,甚至羡多傣族村洗衣亭在和顺洗衣亭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与创新,形成了丰富而多元的乡土洗衣亭地景格局。
    董官村洗衣亭位于腾越镇董官村,是近年来仿造和顺洗衣亭形式新建的一个乡村水利建筑。董官村位于腾冲市区北部,离和顺古镇约10km路程,是一个以汉族为主的传统聚落。因离腾冲市区较近,受城市化的影响较大,董官村洗衣亭的建造相比和顺洗衣亭而言,显得相对繁杂。在人工引水形成的几何形水面上设置的洗衣台,更多地具有城市水景广场营造的意味,条石形状与铺砌较受几何形切割限制,乡土气息与和顺洗衣亭相距甚远。同时,其风雨亭采用亭廊组合方式,组合面积大大超出和顺洗衣亭的规模,有点类似“风雨桥”的建筑形式,且更为强调建筑构建的装饰性功能(图4)。固然董官村洗衣亭的生态性方面与和顺洗衣亭存在一定的差距,但董官村洗衣亭客观上却是和顺洗衣亭文化景观扩散传播下的结果。
    比较而言,羡多傣族村的洗衣亭不仅较好地体现了和顺洗衣亭生态营造的精髓,且在和顺洗衣台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性的拓展,形成了“鱼嘴分水”与“堰坝”结合的乡村水利设施营造典范。荷花乡羡多村位于腾冲市最南端,和顺镇西南约20km,是一个以傣族为主的少数民族村寨,以“白鹭之乡”而闻名。羡多傣族村洗衣亭是2001年当地新农村建设时,为方便村民洗衣,在村民常年洗衣的寨子内水流源头处,仿照和顺洗衣亭新建的。羡多傣族村洗衣亭的风雨亭类型是八柱(水泥)抬梁式硬山形式(图5),与和顺洗衣亭相比而言并无过人之处,羡多傣族村洗衣亭的生态营造创新主要体现在洗衣台的建造上。在傣族村寨中,溪流绕村或穿寨而过几乎成为傣族村寨营造的基本法则。羡多傣族村在从南菁河引水入寨后,在水口处通过简易的“鱼嘴分流”技术将水流分成3股(图6),1股绕村而过,并在另2股穿寨而过的人工水道之上建有洗衣亭一座。洗衣台由“田”字型条石搭接而成,河水从条石下流过。另人称奇的是,“田”字型条石实为2排“日”字型扩展条石并列而成,其中的一条“日”字型扩展条石组合其实是个小型的“堰坝”,通过“堰坝”出水口的档板控制水位高度,因此在此“日”字型条石构筑的“堰坝”内,洗衣涤菜的水深实际上可根据不同的需要进行调节,以满足多样化的生活需求(图7、8)。而对于另一半的“日”字型扩展条石下,为体现对微地形环境的尊重,水流坡度也保持较大,水流相对较急,水深也较为有限,为满足不同类型的洗涤需要提供了可选择性的场所。由此,通过洗衣台的条石堰坝分隔手法,轻而易举地在风雨亭内实现2股流速不同、深浅不一的水流的分流,以满足冲涮漂洗等对水深及流速的需要,令人拍案叫绝。固然,羡多傣族村是一个以傣族风情为主的传统聚落,在民族之间相互影响与融合的发展过程中,羡多傣族村的村寨也消化和吸收了中原汉族的先进营造经验,羡多傣族村洗衣亭即是在和顺洗衣亭文化的扩散与影响下形成的鲜活案例。

    4  结语
    总体而言,作为传统聚落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乡土建筑往往蕴含着丰富而鲜活的地方生活经验与生态科学价值。而有关乡土建筑的生态适应性文献多数集中于对乡土建筑所在的聚落整体以及民居建筑的分析,而对于其他广泛分布的乡土建筑类型几无涉及。本文以云南省腾冲市和顺洗衣亭乡土公共建筑为例,通过对村民自行搭建的洗衣亭之尊重自然和朴素营建技艺的剖析,探讨乡土公共建筑所富含的生态营造智慧,充分体现了其作为传统聚落乡土建筑所具有的“地理环境的适应性、因地制宜的生态型以及源自乡土的地域性”特征。和顺洗衣亭的整体建造尽管简单朴素但构思精巧,其生态营造智慧不仅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人性关怀,也客观反映了中原汉族文化与边城多民族文化以及侨乡商贾文化的相互影响与融合。作为乡土空间领域划分的文化景观标志,洗衣亭充分体现了中原宗族与儒家文化的遗存,也受到滇西地方傣族文化的融入影响。
    和顺洗衣亭乡土建筑在建构发展与文化扩散过程中依然延续着其原有的静谧无争的生态伦理观,保持着对自然与生态环境的敬畏,充分体现了村民对于地方生活经验的深刻理解,充满了土生土长的乡土特征与乡野情趣,生动反映了传统聚落乡土建筑与城镇地区的显著差异。因此,在传统聚落的保护实践中,绝不能简单套用城镇的规范视角或格式化的审美标准,须正确理解乡土建筑所具有的适应性、生态性以及乡土性特征,方能保护与传承其既有的乡土文化价值。目前,随着区域旅游的蓬勃发展,和顺古镇聚落也面临日益商业化与“丽江化”的挑战;而和顺洗衣亭这一乡土公共建筑,作为和顺乡土建筑的独特代表与文化景观标志,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拍摄或绘制。

    致谢:感谢腾冲市和顺镇中心小学何春艳老师对本研究调研所提供的帮助!


    参考文献:
    [1]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关于乡土建筑遗产的宪章[Z].1999.
    [2] 崔潇,杨大禹.乡土建筑文化多样性的保护与发展:以云南省村镇民居建筑文化多样性为例[J].艺术探索,2009,29(1):143-145.
    [3] (美)伯纳德·鲁道夫斯基.没有建筑师的建筑:简明非正统建筑导论[M].高军,译.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11.
    [4] 王冬.乡土建筑的自我建造及其相关思考[J].新建筑,2008(4):12-19.
    [5] 刘瑛楠,王岩.中国乡土建筑研究历程回顾与展望[J].中国文物科学研究,2011(4):24-26.
    [6] 吴志宏.乡土建筑研究范式的再定位:从特色导向到问题导向[J].西部人居环境学刊,2014,29(3):14-17.
    [7] 邓晓红,李晓峰.从生态适应性看徽州传统聚落[J].建筑学报,1999(11):9-11.
    [8] 刘建浩,余压芳.低碳性与传统性的思考:论西南传统乡土聚落中的低碳型景观[J].中国园林,2010(10):84-86.
    [9] 江文婷,胡振宇.中国传统村落的生态经验解析:以楠溪江中游古村落为例[J].住宅科技,2011(10):42-45.
    [10] 孙杨栩,唐孝祥.岭南广府地区传统聚落中的生态智慧探析[J].华中建筑,2012(10):184-168.
    [11] 董芦笛,樊亚妮,刘加平.绿色基础设施的传统智慧:气候适宜性传统聚落环境空间单元模式分析[J].中国园林,2013(3):27-30.
    [12] 王婷.师家沟传统聚落的空间构成及生态适应性研究[D].太原:太原理工大学,2013. 
    [13] 张建华,张玺,刘建军.朱家峪传统村落环境之中的生态智慧与文化内涵解析[J].青岛理工大学学报,2014,35(1):1-6.
    [14] 丁俊清.浙南传统乡土建筑的生态美[J].规划师,2004(4):66-68.
    [15] 刘铮,李莉娟,赵晓娜,等.河套平原传统聚落与民居中的生态智慧[J].南方建筑,2010(5):56-59.
    [16] 盛建荣,章玲.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的启示[J].华中建筑,2007,25(8):166-167.
    [17] 王颂,张献梅.豫东地区传统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解析:以河南刘青霞故居为例[J].信阳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4,27(3):460-462.
    [18] 贺为才.徽州先民的亲水情结及其理水技艺[J].水利发展研究,2006(6):53-60.
    [19] 吴庆洲.贵州小都江堰:安顺鲍屯水利[J].南方建筑,2010(4):78-82.
    [20] 杨大禹.走出来的和顺侨乡民居[C]//中国民族建筑论文集,2003:51-61.
    [21] 何林.“下”缅甸与和顺人的家庭理想[C]//中国边境民族的迁徙流动与文化动态会议,2009:242-275.
    [22] 肖晶.对和顺惊奇之源的理论诠释[D].昆明:昆明理工大学,2011.
    [23] 张轶群.传统聚落的人文精神:解读和顺乡[J].规划师,2002,18(10):45-47.
    [24] 童志勇,李晓丹.传统边地聚落生态适应性研究及启示:解读云南和顺乡[J].新建筑,2005(4):22-25.
    [25] 艾菊红.傣族水井及其文化意蕴浅探[J].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2005,2(2):50-54.
    [26] 褚兴彪.多民族艺术对腾冲民居景观的影响与启示[J].贵州民族研究,2014,35(4):55-58.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