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中国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框架研究

    关键词:风景园林;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hinese famous mountain scenic site; aesthetic value; evaluation

    摘要:在西方文明强势的当代,基于传统山水审美的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研究是中国美学研究的基础性工作。它既是我国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保护问题的内在需求,也是弥补国际组织在遗产地审美评价中长期缺乏中国视角的外在需求。立足于我国风景区、遗产地在西方审美评价标准下进行价值识别中的现实问题,继而挖掘了中国传统山水审美的4个特点,并以此提出了审美中主客体关系的认识视角。在此基础上阐释了传统山水审美生成模式、作用机制,提出了审美价值中主体差异性和历时性这2个重要属性,突破了理论界常规的主体差异性审美价值识别的单向性局限。在新的认识框架下,以黄山为例,相继阐释了历时性和主体差异性审美价值识别的过程及其结果。将新的审美价值识别框架下所识别出的审美价值,与世界遗产OUV和《风景名胜区规划规范》这2套体系下所识别的审美价值进行比较,以证实该审美价值识别框架的积极意义。最后阐释了该审美价值识别框架对于风景名胜研究和保护的积极意义。

    Abstract:The aesthetic research of Chinese mountainous scenic sites based on traditional Chinese Shan-Shui, is a critical thinking and fundamental research to the body of knowledge of Chinese aesthetics. It will fulfill not only the national demand on the conservation of Chinese mountain scenic sites within China, but also the international demand on the creating a more comprehensive aesthetic evaluation assessment of World Heritage Sites from the Chinese perspective. The research was based on the realistic problems of Chinese scenic sites and world heritage sites concluded four characters of traditional aesthetics. The research continued to propose the recognition aspect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aesthetic subject and object. Then, the research demonstrated the mechanism of Shan-Shui aesthetic, and proposed the two main important aesthetic features: the differential objective feature and the diachronic feature to break the singleness aesthetic value identification in recent theoretical sphere. According to this new aesthetic framework, it represented the identify results of these two feature by demonstrating an example of Mount Huangshan National park. The comparison of aesthetic values differences was concluded between the OUV values of WHC and scenic values of coding of Chinese scenic can historical area, proving the benefits of the new aesthetic evaluation framework. Last but not least, the study stated the research contributions to the body of knowledge of aesthetic identification and conservation in China.

    内容:1  研究背景
    东西方地域和文明的异质性塑造了审美差异。因审美观念和方式的不同,在世界各国形成了不同的审美标准、操作方法及结果。东西方审美存在着显著差异,这些差异表现为不同的现象。有研究表明东方人喜欢研究事物间的关系,而西方人则关注物体本身。东方人更关注感知,看到事物运动的方面,而西方人则更容易把事物理解为永恒。较之于西方人,东方人更容易注意到事物的变化[1]。另一方面,西方人比东方人更相信人对环境的控制能力。东西方审美作用机制和结果也存在着本质的差异。西方审美的主客二分,使得西方审美发展形成了一套理性认知的方式,认为客体具有“实体特征”,关注客体的空间、质料、颜色、形状等,并最终导致了对客体类型化、细分化的定量研究。随着人类学、审美心理学、人文地理学、生态学等学科的发展,西方风景审美中相继出现了诸如“瞭望-庇护”理论[2]、“刺激-反映”[3]等审美研究理论和方法,并基于这些理论形成了审美定量研究的评估标准[4-8]。与西方风景审美不同,中国传统山水审美具有整体性、涌现性,强调审美过程中主客体合一的审美欣赏方式。
    基于审美价值识别的现实问题,从五台山风景名胜区、九寨沟世界自然遗产地的审美价值研究中发现了按照现行《风景名胜区规划规范》[9-10](以下简称《规范》)或世界遗产OUV标准vii①[11-12]来识别审美价值时的弊端,认为若我国一味依照西方风景评价方法将导致传统审美价值识别的忽视,表现在:1)过分重视审美价值的客体性,而忽略了审美价值主体的关键作用;2)忽略了审美价值形成中各要素间的相互联系;3)在审美价值识别中缺乏传统审美视角,一些流传千百年的特征指标和审美观念在识别中并未体现。
    要解决上述问题,唯有进一步认识和分析中国传统山水审美。本文基于中国传统美学哲学,构建了中国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的认识框架,首先阐释了中国传统山水审美的4个特点,基于特点构建了山水审美价值认识方法,并在此认识基础上对所对应的审美价值做了进一步阐释。

    2  中国传统山水审美的4个特点
    笔者基于一定数量的文论、画论,将中国传统山水审美的特点总结为4个方面。
    1)传统山水审美中主体性显著。表现在以下两点。(1)传统山水审美中重视主体品藻。老子的“涤除玄鉴”要求人们排除主观偏见,以平静的内心去进行审美关照。庄子的“心斋”“坐忘”继承了老子的思想,强调人们要在一种“无己、无功、无名、无厉害”的状态下进行审美,此理论被视为最早的审美“心胸论”。孔子的“比德”思想,使得人物品藻的“美”与“德”同自然山水之美联系起来[13-14]。(2)在欣赏过程中,主体要不断进行修炼从而达到山水审美的最高境界。要想达到最高的审美境界,主体应该做到“忘我”“澄怀”和“涤除玄鉴”,只有这样,主体方能实现对宇宙万物“道”的领悟,产生山水审美中的“意境”。
    2)融情于景的主客体关系。宗白华认为,“在一个艺术表现里,情和景交融互渗,景中全是情,情具象成为景”[15-16]。情与景的交融互渗,实则为主客体的交融互渗。在我国传统山水审美中主客不分,这与西方风景审美的主客二分截然相反。在山水审美中,山水与审美主体是伙伴关系,在这对关系中,没有观察和被观察的立场,因而也没有绝对作为审美因果的对象。石涛有言:“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17]”这般主客体共融的审美论断广泛存在于我国传统山水审美理论中。 
    3)“游观”的审美欣赏方式。中国传统山水绘画中展现出了极强的“游观性”,这种性质在绘画画幅的选择、构图成景的方式方法,以及引导观者赏画的方式中都有所体现。“游观”最早见于郭熙《林泉高致》,谓之山水“可居、可游、可观、可赏”[18]。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指出山水存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变化,系统地总结了人在游赏山水时的几个经典视角,并提出了著名的“三远”理论,谓之“高远”“平远”“深远”。仰山巅、窥山后、望远山,观者的视线是流动的、转折的。观者通过上下、左右、前后的空间观察来获得美感,而山水审美的结果并非单个审美结果的叠加,而是欣赏后整体的涌现。因此“游观”已经形成了中国山水审美有别于西方风景审美的独特之处。
    4)虚实相生的审美结果。主观、客观问题始终支配了西洋哲学思想[15]。而中国传统山水审美中却强调主客相融。主体和客体的界限,在一次次“化景物为情思”中消解。正是这种主客两化的频繁交融,使得山水审美所对应的结果呈现出虚实相生的特点,既有客观的审美载体也有主观的认识。

    3  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框架
    价值存在于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之中,反映强烈的主体性特征,是客体属性对主体需要的满足[19]。审美实践属于人类价值实践活动的一种,也涉及主客体及其相互的作用关系。名山风景区的审美价值是人类在审美实践活动中产生和形成的山景及山的自然特征对主体审美需求的满足,即
    审美价值={审美主体,审美客体(载体及其特征),主客体作用}。
    审美主体是指一切参与价值活动的个人和群体,是审美活动的发起者。审美主体所特有的属性即是审美心胸论和心理场。在传统山水审美中,具有主体性的概念可归纳为:道、德、术、意、心、性、情、思、神、气、悟;具有客体属性的要素可归纳为:理、象、形。在实际的审美过程中,上述审美概念存在着一多、两两的相互作用和先后作用关系,在不同的审美阶段所介入和作用的审美要素不同,产生了不同的结果。文章在杨锐“境理论”[20]的基础上,以“境”这个概念为基础构建了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的认识框架。“境”这个概念涉及了主体、客体、主客体关系以及不同层次的审美结果,同时还具有动态性。
    该认识框架阐释了审美过程、审美阶段的结果以及审美的2个属性。审美过程和阶段是对名山风景区审美普遍性的认识,而审美的2个属性则是对审美特殊性的认识。审美过程和阶段可分为:物象、始境(审美开始阶段)、又境(审美进行阶段)和终境(审美升华阶段),如图1所示。
    物象阶段,此时审美作用还未开始,主客体之间并未发生作用。审美结果对应的载体为自然和人文资源以及所涉及的生物多样性、文化多样性、地质多样性等。在始境阶段,审美主体的观、性和感作用,得“象”“形”与“感”这些审美结果。此阶段是开启审美注意和审美感知环节。此阶段产生的审美体验,按照感官的作用类型及其结果可分为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和味觉体验以及这些体验之间相互作用所产生的通感。在又境阶段,审美主体的意、德、心、思等作用于审美客体,得到意象、象罔与情思。审美结果所对应的载体类型为情感载体和想象载体,所涉及的名山风景区审美要素为氛围、记忆等,以及主体的情感和产生情感的机制。在终境阶段,主体的道、神、悟、气进一步作用,得到审美思想、意境和审美精神。所涉及的名山风景区的空间要素为氛围、空间观念等,所涉及的非空间要素为主体的品藻、素养以及主体作用的机制。每个审美阶段最终形成的审美价值不同,始境阶段形成令人悦耳悦目的审美价值;又境阶段形成令人悦心悦意的审美价值;终境阶段形成令人悦志悦神的审美价值。
    此外,审美还具有主体差异性和历时性2个属性(图2)。历时性审美价值识别的是不同主体在不同时间对同一对象的结果。主体差异性审美价值识别的是同一时间内,不同主体对同一审美对象识别的结果。主体差异性审美价值识别考察的是因主体类型差异和审美层次而产生的审美价值。历时性审美价值识别考察的是审美历时的变迁所产生的价值。虽然历时性审美中,每一个审美过程都存在着主体类型和主体认识层次性,但考察历时性的主要方法是将历史看作整体,从宏观角度看待过去与今天的差异、历史上审美的变化、历史变化的趋势等。

    4  以黄山为例阐释审美价值历时性和主体差异性
    本节将在上述识别框架基础上,以黄山为例阐释历时性和主体差异性审美价值识别。
    在历时性审美价值识别中,选取黄山诗、黄山图作为分析资料,并确保所选文献覆盖黄山风景建设发展的不同年代。所选取的文献由不同的审美主体所创作。文章运用扎根理论①,通过编码的方式分析文献。所编码的词汇为景点、景观类型、游览路线名词和一些代表听觉、嗅觉、味觉、感觉的形容词。完成编码后对相关词频的数量进行统计,通过比较研究各朝代的词频,从而得出黄山受欢迎的景点和景观类型的变化。同以扎根理论分析“黄山图”,通过图像判读方法分析不同画家的黄山图中景点出现的频数、主景类型、画面中所绘的观景点、点景人及人物活动等,在完成分析后,统计主景类型出现的次数,从而识别出黄山历史上主要的景观类型,进而得到黄山图中审美的主要景观类型、热门观景点,以及古代人们的观景活动等。最后,经过图文互证的方法以验证扎根理论分析的有效性。文章以2个版本的黄山志[21-22],287首从唐至清具代表性的黄山诗[23-24]和285开“黄山图”[25-27]为基础分析。由于篇幅限制,故在此仅呈现分析结论。
    通过分析黄山诗可知,黄山游览路线与区域旅游从唐至清逐渐完善。从唐到宋,黄山的游览路线从山南部的低山景点向高山景点推移。明朝一代,从诗中词频统计可知黄山游览景点进一步增加,并在明朝时期景点开发达到了历史高峰(图3)。
    通过图文互证,历时性审美价值识别的结果与今天黄山审美存在较大差距。从游线上看,汤院至鸣弦泉一线是历史上游人喜爱的路线,而此路线已不再作为今天的热门旅游路线。对于古代形成的4条游览路线,现今除了部分路段为了增加游客容量和确保游客安全将道路拓宽外,基本保持了古代游赏格局和观景点。改革开放后,一些新的旅游路线建设颇具争议,如索道和地轨缆车。这2种游赏方式都与传统山水审美的“游观性”截然不同。游览视角始终如一,且游览时间短,致使游客对山水无参与感,游览体验欠佳。而地轨缆车则更是大大影响了视觉景观、观景效果、游览体验,并对生态系统造成了巨大破坏。从景观类型上讲,古代黄山的审美欣赏重视水景,重视欣赏水景的不同类型,与今天黄山官方所宣传的“五绝”中,水景独强调“温泉”形成鲜明对比。从诗歌、游记、黄山图分析可知,历史上黄山不同类型的水景占有相当的比重。从黄山图主景类型的总体数量看,描绘山景与水景的黄山图数量比例为2:1,而在石涛、孙逸、郑旼等画家的黄山图中,山景与水景的比例达到了1:1。古代山水游赏体验重视五感体验,在黄山图文中不仅描摹了黄山视觉之美,也包含声音之美、气味之美和触感之美,这与今天黄山审美重视景,轻音景、味景形成鲜明的对比。人文景观欣赏在黄山历史上占有重要比重,在渐江、江注等画家所绘的黄山图中,人文景观与山景数量相当,而人文景观恰是近现代破坏毁灭程度最高的景观类型。从明末清初黄山图中点景人的分析可知,黄山游览活动丰富多样,有登山、打坐、垂钓、清谈、眺望、雅集、下棋等,充分反映了画家文人的林泉之心,可以成为我们追寻古人脚步,寻找山水之美的重要参照。从景点和观景点讲,近现代黄山景点和观景点的数量大为增加,但质量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通过图文互证古今对比,一些历史景观消失,再造景观风貌及保护状况欠佳,比如文殊院。将今天玉屏楼(旧为文殊院)前的观景点与黄山游记及黄山图中的文殊院进行对比,发现今天玉屏楼建筑体量巨大,使得观赏平台面积较之于黄山图中所绘缩小,建筑与平台的面积比例失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观景的开阔度,因而破坏了建筑与风景之间的和谐关系,也直接影响了在文殊院观景平台的观景效果和在其余观景点上看文殊院与莲花峰和天都峰的效果(图4)。而一些景观则直接消失(图5),无再造景观,如皮蓬(又名云舫)①,是清人汪辉为画僧雪庄(释传悟)修建的居所。
    在主体差异性审美价值识别中,本研究的利益相关者有:国际组织(如UNESCO,IUCN等)、专家学者、普通大众游客、社区居民、管理者、NGOs等,并重点探讨国际组织、专家学者、规划管理者和普通游客4类主体所识别的审美价值。综合看来,主体差异性审美价值,既应从世界遗产的角度认识黄山的自然美和黄山画派的文化重要性,也应从美学专家的角度认识黄山审美的整体性,不应只过分强调奇峰、怪石。此外,应从规划管理者的角度,确认黄山审美的环境载体,同时确认较好的观景点、观景平台,以及这些点上所看见的视像。

    5  审美价值识别框架的意义
    新的审美价值识别框架是对现有审美价值识别的突破,纳入了传统山水审美视角,增加了历时性审美价值识别的维度。从而打破了理论界长期以来仅基于主体差异性的审美价值识别。此外,基于审美生成的4个层次,每一层次较之于《规范》都有新的认识(表1)。在物象阶段审美价值识别基础上,增加了审美体验价值及其所对应的体验载体,此外还增加了审美的情感和精神载体,这也就意味着审美价值的识别结果实现了虚实结合。
    如将审美价值识别框架所识别出的审美价值与世界遗产OUV阐释进行对比,结果显示:基于新的审美价值识别框架,在物象阶段,除了自然要素外,新增了64座庙宇的识别(表2)。并且通过历时性的比较,认识到历史上黄山水景受到高度重视,水景类型丰富,因而识别时强调了池、潭、瀑、溪、涧、源这些水景类型的美。在始境阶段的识别,基于现状和历时性分析增加了对48处观景点,7条游览序列的识别,同时增加了在观景点上对于景观类型关系的识别。从历时性分析中,得到了对于声景、味景的识别。在又境阶段,提出了对于情感和想象的识别,以及对于诗、画和宗教意涵所营造的氛围的识别。此外还增加了对审美关系的识别,比如步行游山、饱游饫看等游赏方式的识别。

    6  总结
    基于传统山水审美的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与保护研究,既是解决我国名山风景区审美价值保护管理问题的内在需求,也是弥补国际组织在遗产地审美评价中长期缺乏中国视角的外在需求。我国传统的山水美学传承千年,根植于传统哲学,与西方风景审美既有共通性,又有独特性。在西方文明强势的当代,深刻认知自己民族的审美特质并以开放的态度对待这种认知的研究至关重要。本文立足于这一点,尝试给出完整的答案。基于文论、画论及相关美学理论,从中国传统美学哲学中提炼出中国传统山水审美的4个特征,并紧扣中国传统山水审美中主、客体及其间关系的独特性,同时对其生成模式和作用机制进行了阐释,并提出和强调了名山风景区发展中历时性研究的重要性,突破了理论界常规的主体差异性研究单维视角的局限性。回应了山水审美如何评估,特别是如何纳入中国传统视角进行评估的问题。该框架有别于过分强调“形”和“象”的现有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其创新性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充分回应了我国山水审美主体性显著的特征。
    2)在审美价值识别中考虑到了主客体的属性及不同阶段的作用及关系。对审美作用机制和方法的识别,使得在审美价值识别中需要识别审美价值形成的主客体作用机制和条件,特别是中国传统山水审美的“游观性”等作用模式。
    3)在审美价值识别中通过历时性审美价值识别考察了审美价值的动态变化和选择。引入时间维度,通过“历时性”审美价值识别,整体、动态地分析审美的变化,得出值得传承的审美价值,并为今天的保护管理建立范式。
    4)审美价值识别结果“虚实结合”,既有有物质实体的悦形悦意的审美价值,又有非物质实体的悦心悦意和悦志悦神的审美价值,拓展了现有风景区审美价值识别结果的局限性。

    参考文献:
    [1] 理查德·尼斯贝特.思维的版图[M].李秀霞,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06.
    [2] Alplton J. The Experience of Landscape[M]. London: John Wiley, 1975.
    [3] Kaplan S. Perception and Landscape: Conception and Misconception[C]//Elsner, Gary H , et al. Proceedings of our national landscape: a conference on applied techniques for analysis and management of the visual resource, 1979(4): 23-25.
    [4] Landscape character Assessment guideline for England and Scotland[EB/OL]. [2002]. The Countryside Agency. http://www.naturalengland.org.uk.
    [5] Arthur L, Daniel T C, Boster R. Scenic Assessment: An Overview[J]. Landscape Planning, 1977(4): 109-129. 
    [6] Benson R E, James R. Ullrich, Visual Impacts of Forest Management Activities: Findings on Public Preferences[EB/OL]. http://www.fs.fed.us/rm/pubs_exp_forests/coram/rmrs_1981_benson_r002.pdf USDA Forest Service.
    [7] Carlson A A. On the Possibility of Quantifying Scenic Beauty[J]. Landscape Planning, 1977(4): 131-172. 
    [8] Manual H-8410-1 Visual Resource Inventory[EB/OL]. [1986]. Department of the Interior-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 http://www.blm.gov/nstc/VRM/8410.html. 
    [9] 张国强,贾建中.中国风景名胜区规划规范实施手册[S].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3.
    [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GB 50298-1999 风景名胜区规划规范[S].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9.
    [11] 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EB/OL]. [2008]. UNESCO World Heritage Centre. http://whc.unesco.org/en/guidelines/.
    [12] Nora M. Study on the application of Criterion VII, Considering superlative natural phenomena and exceptional natural beauty within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EB/OL]. [2013]. IUCN. https://portals.iucn.org/library/efiles/edocs/2013-025.pdf.
    [13] 葛路.中国画论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14] 葛路.中国古代绘画理论发展史[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2.
    [15] 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
    [16] 宗白华.美学与意境[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
    [17] 石涛.石涛画语录[M].窦亚杰,编注.杭州:西泠印社出版社,2006.
    [18] 郭熙,郭思.林泉高致[M].杨伯,编著.北京:中华书局,2010.
    [19] 腾守尧.审美心理描述[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
    [20] 杨锐.论“境”与“境其地”[J].中国园林,2014(6):5-11.
    [21] 汪士闳.黄山志续集[M].北京:学苑出版社,2010.
    [22] 闵麟嗣.黄山志定本[M].北京:学苑出版社,2010.
    [23] 程之鹤.黄山纪游诗[DB/OL].2015.
    [24] 刘夜烽.黄山古今游览诗选[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3.
    [25] 著者不详.黄山图经[M].北京:学苑出版社,2010.
    [26] 雪庄.黄山图[M].北京:学苑出版社,2010.
    [27] 铃木敬.中国绘画总合图录续编辑4,编号JM13-016[M].东京:东京大学出版社,1998.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