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乡村景观的视觉感知分析

    关键词:风景园林;乡村景观;人类聚居环境;景观特性;视觉评价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rural landscape; human settlement; landscape feature; visual assessment

    摘要:通过照片访谈,对乡村景观视觉质量进行评估并分析不同人群对乡村景观的视觉感知。此方法将研究所针对的乡村景观按公众喜好进行排序,并将景观中包含的各种元素对视觉质量的贡献及其属性有效地筛选出来。以山东烟台初旺村为例对方法进行了应用。调查中所用的图片包含乡村景观的可视性元素,如建筑造型,景观植被等。研究者从200张120°全景照片中选取30张进行访谈,并选择50位村民及50位从业者通过照片以找到景观中明显的特性为前提,对代表景观的视觉特性的元素进行了筛选与评价。结果显示,不同人群对同一乡村景观会从不同角度观察到不同的特点、功能与意义。因此,在制定针对乡村发展的相关政策时,应当考虑多方偏好及因素。

    Abstract:This paper presents a methodology for assessing the visual quality of rural landscape through a direct technique of landscape evaluation. The methodology enables us to rank the studied rural area on the basis of public preferences, and also be able to find out the contribution of the elements associate with the site through a picture based selection process. An application based on Shandong Yantai Chuwang Village was carried out. The photos used in the survey include all visual aspect of the studied rural landscape, e.g. Architecture style, planting etc. The methodology used 200 photos, selected 50 local residents and 50 landscape practitioners to participate in the element selection survey, aiming to find the unique elements that contribute to the study rural area's visual quality. The study not only found the positive elements but also the negative elements that contribute to local rural visual quality.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different groups look at rural landscapes in a different way, attaching different features, functions and meanings to the considered landscapes. As a consequence, policies concerning rural landscape should incorporate the preferences of different stakeholders. To this issue, the research proposed an efficient way to analyze and incorporate different group's perception on rural landscape from a visual perspective.

    内容:1  介绍
    1.1  乡村景观
    乡村景观是具有特定景观行为、形态和内涵的景观类型,是聚落形态由分散的农舍到能够提供生产和生活服务功能的集镇所代表的地区,是土地利用较粗放,人口密度较小,具有明显田园特征的地区[1]。
    乡村景观在本质上是敏感的,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乡村景观正受到强大的文化干扰,其中城市的扩张对它们的影响越来越大。针对于此类日益扩大的影响,风景园林业界开始了大量针对乡村景观视觉感知的评估工具的研究以用来保护乡村景观以及展示乡村景观在整个自然和景观构成中的重要地位。其中,视觉感知的评估方法既包含了对乡村景观视觉质量功能的正面影响,也包含了其负面影响。本研究着重针对景观的视觉质量进行研究与剖析,以找到影响乡村景观整体质量的因素。
    本研究认为,为了使地方群众和景观专业从业者的期望达成一致,在构建乡村景观视觉感知的评价方法之前,应当对乡村景观的主要用户群体间的景观感知差异有较为清晰的认识。因此,本研究的主要重点是对比不同使用群体观看乡村景观的方式。
    1.2  景观视觉感知
    视觉感知对于研究景观的复杂文化含义尤为适用[2]。视觉感知是一种审美体验,它结合了不同利益方的评估和评价[3]。这种审美反应被定义为一种偏好,与积极和消极的情绪相关[4]。此外,视觉感知作为风景园林学科的基础理论研究,领域甚广,包含生理、心理、精神的多个方面。主观客观之辩始终存在,公认的四大学派中“心理物理”和“环境认知”两大学派在60年的科学实验研究证明,在群体层面存在着可以定量分析、寻找客观规律的可能。在此意义上,乡村景观及其视觉感知评价作为一种环境影响评价,依赖于将景观还原为其组成要素[5-6]。这种评价方法主要作为规划研究工作的一部分进行,结合视觉询问方法如照片引导访谈方式,来整合所有规划和设计过程的相关景观信息[7]。然而对于视觉影响分析,存在着关于决策的主观性和对环境美的夸张的争议[8]。
    1.3  抽样组
    已有研究指出景观偏好与人群背景要素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政策决策和景观规划有关联时。Strumse认为,对不同景观偏好群体之间景观识别的相似性进行鉴别有助于制定景观研究的普遍规则[9]。Kaplan R和Kaplan S则认为一些已被认定的积极保护措施可能与其他群体的利益发生冲突并造成不利影响[10]。
    随着社会发展,乡村必然需要改建以提高村民的生活质量;在这个过程中,景观规划与设计是极为重要的一个部分。而指导乡村发展之路的人不是村民,而是专家、是设计师,因此本文以专家和当地居民的观点搜集为出发点,进行观点提取,进而比较结果。目的是帮助完善从业者的观点,指导规划设计更具针对性和贴切性,最终达到最大化地尊重村民利益、为居民服务的目标。
    已有相关扩展研究对专家评价和当地群众偏好之间的差异做出分析,并指出这2个团体之间观点的重要差别[11-13]。Scott指出,当地群众通常将景观看作整体,因为他们已经完全与环境融合,而专家倾向于绕过地方的场所经验,并得出与当地群众无关或者不适用的结论[14-15]。Strumse发现,地方群众对乡村景观的评价通常高于专家,并由此认为风景园林学科教育会导致对生态质量更为批判的态度[16]。这些研究表明,将专家群体纳入乡村景观视觉感知评价中是相当关键的,因为他们通常对景观设计过程有重要的影响。此外,也应当将地方公众纳入评价。
    本研究对初旺村乡村景观进行了视觉感知评价分析,对比了专家和地方公众的感知差异,并试图在乡村景观设计过程中找到双方视觉感知效果的平衡点。

    2  研究方法
    采用PEI(Photo Elicitation Interview照片引导访谈)方法,对特定试点地区的景观照片进行调查访谈,即询问2个抽样调查群体对于乡村景观的看法。
    2.1  研究区域
    本研究选择烟台市初旺村作为研究地点基于以下原因:初旺村隶属烟台开发区,是重点开发村镇,具有典型的乡村景观;景观数据较为完整易得;研究者对于当地较为熟悉,因此资料获取较便利。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初旺村是当地一个普通渔村,非旅游村镇,因此文章的着眼点不是单纯地审美体验,而是由审美感知分析指导规划设计。
    初旺村位于烟台市以西一处自然保护港湾内,有着得独厚的水资源。随着城市建设和工业发展,人类活动已经逐渐对环境,特别是对乡村景观的视觉质量产生了不利的影响。基地有1 420户村民,人口共计4 420人。由于其自然地理位置,该村还专门从事渔业、水产养殖加工等。
    2015年9月对整个村庄进行了实地调研,对景观的自然和文化特征进行搜集和分析。通过对具有代表性的普遍景观特征和常见景观要素进行分析,并考虑视觉景观的多样性,共筛选出了45个乡村景观要素作为主要研究要素。
    2.2  基地摄影
    本研究选取实地照片替代真实的乡村景观,来进行视觉感知评价研究。尽管有研究指出,照片对真实景观的表现能力不佳,但大量研究仍表明照片可以作为有效的审美判断媒介[17-18]。
    为使照片最大限度地反映真实环境,本研究采用视线高度拍摄的120°全景彩色照片,使用设备:尼康CoolpixP510数码相机,变焦范围24~1 000mm(等效焦距35mm)。拍摄时照相机安装在一个人眼高度的三脚架上,以确保照片在同一角度和标准下摄制。
    2.3  研究流程
    共有2组各50人的抽样群体参与访谈。专家组包括50位景观从业人员,如景观设计部门从事景观和视觉研究的专业学生,以及景观公司的设计人员。当地群众组包括50位在当地生活20年以上的居民。访谈对象在了解了研究的目的和访谈概况之后,完成时长60min的访谈过程。
    本研究从拍摄的200张全景照片中筛选出30张展示给访谈对象,每次访谈中,针对某个特定的景观功能要求访谈对象选出最能代表照片所展示景观的要素,并可能需要解释这样选择的理由。访谈过程中使用录音笔记录了每个访谈对象进行选择的原因,以便于进行后续研究。对专家和当地群众展示的照片均相同。
    2组访谈对象所选择的景观要素被汇总、分类,并基于选择的理由分为45种要素,图1代表部分要素,其中主要包括建筑要素、景观要素与活动要素。对于特定的要素,调查对象选择的次数可以表明每组访谈者的偏好程度。

    3  分析结果
    对基于访谈结果选取的景观要素进行列表分类,并分别记录了每个要素的偏好程度放在“识别定量分析”一栏下。每个要素被访谈对象选择的次数作为偏好总量,放在“定量分析”一栏下。汇总表格包括以下3栏(表1)。
    1)景观元素。
    列出了访谈对象提及的景观元素。本栏中的要素进行了再分类,并统一命名。对每一小类元素的偏好原因结合访谈录音记录进行了整理。其中所有要素都能通过实体建筑或其周边环境反映出来,因此本栏可反映要素的具体来源。
    2)识别定性分析。
    表示访谈对象对特定要素的偏好情况。根据参与者对不同元素的识别与偏好,得出积极、消极等不同元素性质。
    (1)喜欢:表示“喜欢”该要素的访谈人数。
    (2)不喜欢:表示“不喜欢”该要素的访谈人数。
    (3)没感觉:认为该要素对研究场地具有特殊性,但未表达偏好。
    3)定量分析。
    用来统计2组访谈对象对每一要素的偏好数量。该数据可用来评价对研究场地的总体视觉景观偏好。
    表格中的数字表示调查对象对每一景观要素的偏好数量。例如,表格左侧有3个主要要素分类:“建筑”“景观”和“活动”。每个主要分类下有数个子分类。通过子要素之间的横向对比,有利于在不同的景观要素感知层次下评价其视觉偏好。例如,“建筑壁画”子要素对“建筑”要素的良好视觉效果有贡献。
    此外,可以通过对比表格数据中不同元素的偏好程度,进行特定方面的视觉效果间的横向比较。类似地,通过对比不同元素被选择的总次数,可以找到视觉质量影响作用较大的子分类。例如所有参与者群体选择的数量显示,建筑聚落的“传统入户门”重要性次于“建筑壁画”。
    尽管数据分类可以对个体的识别和评估提供相关数据,然而表格数据并不足以进行景观识别和视觉偏好评估。因此需要进一步研究数据可视化方法,更加明确和直观地进行研究和具体分析。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条形图来以更直接、更形象化的方式呈现数据。如图2~4所示,底部的轴表示参与者的总数。共分为3列,每列最小值为0,最大值为50或100,因为每一列代表一个参与者组,参与者总数为100人。条形图直观地显示了记录的偏好选择数量,颜色代表相应的偏好。从条形图上可以分别对不同调查对象和不同的视觉景观方面进行观察。其中,“活动”方面对2组调查对象的视觉感知有较大影响。
    在“活动”方面的3项要素中,有3个子项的“喜欢”程度接近100%,分别为:“嫁娶”“渔灯节”“春节”。关于某些要素对景观视觉质量的影响有较大的分歧,如“现代建筑外立面”,专家组认为应当避免其对乡村景观的破坏,而当地居民认为它可以展现当地的现代化程度。“沙滩/碎石”要素对景观视觉质量的影响也存在着同样的分歧。
    通过在“定性分析”一栏下汇总访谈对象对每一要素的偏好数量,可以清晰地看出对当地乡村景观的普遍看法。例如,在进行新项目设计或政策制定时,“沙土路面铺装”是必须清除的,而“泊船码头”通常是必须建造的。并且很明显,对于地域环境而言,景观是更具有吸引力、对当地视觉效果更有影响力的部分。
    本研究证实了2组研究对象的景观视觉偏好存在差异,这些差别不仅与研究对象的背景有关,而且取决于景观的实际要素内容。对于大部分景观要素,当地人在很大程度上同意专家的观点,甚至包括消极观点。2组研究对象仅对于几个景观要素存在矛盾的意见,如“传统建筑外立面”和“奔丧”。
    本研究的结论证实了当地农村居民对较为绿色、封闭的景观(如“玉米堆/草垛”)偏好较低,而专家倾向于认为丰富的植被能提升当地景观的吸引力。这表明,植被外观对于2组研究对象界定乡村景观的吸引力具有重要影响。Nassauer和Westmacott认为,乡村居民倾向于认为丰富的植被容易给生活带来不便和麻烦,因此植物要素意味着便利性差[19]。本研究结果并不认同这一点,因为植被没有对当地居民对乡村景观的感知产生明显的影响。另一方面,由于增加了景观的“自然”风貌,植被对被访谈的专家有积极的影响。这一观点也有其他研究的证实[10-14]。
    Van Den Berg等指出,农村居民格外偏好有规则的、管理良好的景观[20]。从本研究“活动”要素的调查结果可看出,乡村景观的良好维护和使用对2组访谈对象均有积极效果。同时,乡村景观的维护状况反映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状况和能力,这一能力可能转化为视觉景观实践,并被不同背景的群体所喜爱。

    4  局限性与未来研究导向
    尽管通过上述研究方法,得到了相应的结果,但是此种方法仍然存在一些限制。首先,由于成本的原因,参与者时间、地点不统一的限制,本研究采用照片引导访谈的形式对不同背景参与人群进行了抽样面试,这导致了所选数据只从静态方面对所选区域进行了分析与评估。在此静态评估中,参与者只能通过静态照片对调研区域的特征元素进行筛选,此过程在一定意义上的限制了访谈对象对实地动态变化的感知过程,所以就此点来说,本研究稍显不足。但需要强调的是,这也为未来深入研究动态感知提供了需求和可能。其次,由于照片由研究者提前准备,因此不能够完全表示不同时段的景观环境特征。景观在不同时点会带来不同的感受,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研究者可邀请参与者在不同的时点对景观进行评估,此时点可以是一天当中不同的时间或者是一年当中不同的时节,也可以两者兼顾。此点针对未来景观的研究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最后,由于时间的关系,本文只选择了一个乡村实例对所研究方法进行了分析与探讨。就此方法是否适用于任何一种其他的环境,可以通过多案例研究的形式进一步印证,并探讨此方法的通用性。并最终得到一套完整的,通用的景观评价与分析体系。

    5  结论
    本研究通过实地调研、访谈记录、数据分析,对景观视觉感知进行了量化分析。提出的方法适用于调查能够改善乡村景观视觉效果的景观要素,以及分析研究不同背景的人群对景观的感知。虽然乡村景观的不同适用人群对于相同的视觉要素有相似的感知,但他们观看景观的方式是不同的,不仅对观察的方面有所侧重,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有着不同的功能期望。

    本研究方法可以为规划者、设计师、研究人员提供参考。同时,乡村景观管理的政策研究、措施制定应当确保多方沟通,以综合考虑不同人群对于良好景观质量的需求。研究方法可以进一步推广应用于尺度类似,或与农村景观具体发展规划和政策问题相关的乡村景观研究中或景观视觉感知研究中。


    参考文献:
    [1] 王云才,刘滨谊.论中国乡村景观及乡村景观规划[J].中国园林,2003(1):55-59.
    [2] Dee C. The imaginary texture of the real critical visual studies in landscape architecture:contexts, foundations and approaches[J]. Landscape Research, 2004, 29(1): 13-30.
    [3] Hull R B, Revell G R B. Issues in sampling landscapes for visual quality assessment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89, 17: 323-330.
    [4] Ulrich R S. Human responses to vegetation and landscape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986, 13: 29-44.
    [5] Hernandez J, Garcia L, Ayuga F. Integration methodologies for visual impact assessment of rural buildings by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s[J]. Biosystems Engineering, 2004, 88(2): 255-263.
    [6] Darden P. Public participation and scenic quality analysis[J]. Landscape Planning, 1981, 8: 3-19.
    [7] Schauman S. Scenic value of countryside landscapes to local residents[J]. Landscape Journal, 1988, 7(1): 40-46.
    [8] Keelan B W. Handbook of Image Quality: Characterization and Prediction[M]. New York: Marcel Dekkel Inc., 2002.
    [9] Strumse E. Demographic differences in the visual preferences for agrarian landscapes in western Norway[J]. J. Environ. Psychol., 1996, 16: 17-31.
    [10] Kaplan R, Kaplan S. Cognition and Environment. Functioning in an Uncertain World[M]. Ulrichs Bookstore, Ann Arbor, MI, 1983.
    [11] Kaplan R. Predictors of environmental preference: designers and "clients"[M]//Preiser W F E. Environmental Design Research. Dowden, Hutchinson & Ross, Stroudsburgh, PA, 1973.
    [12] Brush R, Chenoweth R E, Barman T. Group differences in the enjoy ability of driving through rural landscapes[J]. Landscape Urban Planning, 2000, 47: 39-45.
    [13] Herzorg T R, Herbert E J, Kaplan R, et al. Cultural and developmental comparison of landscape perceptions and preferences[J]. J. Environ. Behav, 2000, 32(3): 323-346.
    [14] Scott A. Assessing publish perception of landscape: the LANDMAP experience[J]. Landscape Res., 2002, 27(3): 271-295.
    [15] Roberts T. The seven lamps of planning[Z]. Paper given to town and planning summer school. 1998.
    [16] Strumse E. Environmental attributes and the prediction of preferences for agrarian landscapes in western Norway[J]. J. Environ. Psychol., 1998, 14: 293-303.
    [17] Zube E H, Pitt D G, Anderson T W. Perception and measurement of scenic resources in the Southern Connecticut River Valley publication no r-74-1[J]. Landscape Research, 1974(1): 10-11.
    [18] Palmer J F, Hoffman R E. Rating reliability and representation validity in scenic landscape assessment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01, 54: 149-161.
    [19] Nassauer J, WestmacottR. Progressiveness among farmers as a factor in heterogeneity of farmed landscapes[J]. Ecological Studies, 1987, 64(Springer-Verlag): 200-210.
    [20] Van Den Berg A E, Vlek C A J, Coeterier J F. Group differences in the aesthetic evaluation of nature development plans: a multilevel approach[J]. J. Environ. Psycol., 1998, 18: 141-157.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