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学科质性分析与发展体系建构——新时期风景园林学科建设与教育发展思考

    关键词:风景园林;学科建设;专业教育;学科交叉;学科跨界;学科协同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professional education; interdisciplinary; disciplinary cross boundary; disciplinary collaboration and synergy

    摘要:从学科角度认识风景园林及其学科的三大作用与价值。论述学科知识领域组成,回顾现代学科专业实践,论证了风景园林学科特有的交叉、跨界、协同性及其总体发展趋势。指出风景园林学科发展的综合性导向及其与现行“单一性”学科体制大环境的矛盾。提出了基于交叉、跨界、协同的风景园林学科综合性发展体系设想,及其学科核心理论。从风景园林师必备的当代人类9种生产性知识讨论风景园林专业教育的素质导向。面向新时期“绿色发展”“森林城市”“海绵城市”“智慧城市”四大人居环境发展战略带来的机遇与挑战,提出实现风景园林学科建设与教育发展的三大转变和教改方向。

    Abstract: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discipline, the three functions and values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its discipline are explained in this paper. The differences and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disciplin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the current discipline system and its development orientation are analyzed from the human settlement environment sourc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nd the six major scientific fields of knowledge composition, and the natur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the discipline intersection, cross border, synergy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re demonstrated while reviewing the practice of modern discipline and profession. Based on the analysis,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the idea of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system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iscipline based on cross, cross border and synergy, and the trialism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as the core theory of the discipline. From the nine kinds of productive knowledge, which are necessary for the landscape architects, the paper elaborates the overall nature of the educ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Facing the new era, the new normal situation, "green development", "forest city", "sponge city", "smart city" of the four major human settlements development strategies, three changes and reform direc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discipline and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are put forward.

    内容:1  风景园林及其学科的源头、作用与价值
    学科出思想,专业出技能、行业出应用。三位一体,耦合互动,是从理论到实践的一个整体。风景园林的伟大目标是为人类生存提供优美的户外境域,风景园林保护、规划、设计、建设、维护等专业应用与行业实践的所有指引性的思想理论来源于学科研究。从古至今,风景园林行业、专业、学科先后出现,迄今,在世界范围内其学科的发展均显薄弱,属于缺少自身理论的弱小学科,中国是目前唯一将风景园林升为一级学科的国家。相比于专业、行业的突飞猛进,滞后60年的本学科建设,导致业界习惯于缺乏学科指导下的专业、行业思维,甚至形成了以专业行业思考替代学科研究的倾向。进入“新时期”,这种“学科缺乏症”引发的弊端越发凸显,提升学科作用迫在眉睫、势在必行。
    首先要从学科发展,理解与辨析确定风景园林的源头、作用与价值。风景园林源于人居环境,风景园林学科发展必须以人居环境学科群为基础平台[1-5]。在人居环境学科群中,以“人化的自然”为本,透过风水、风土、风情那些根深蒂固、遗传于人类基因的本性的传统和情结,人类对于风景园林的思索与实践、依赖与信仰具有最为久远的时间跨度和覆盖整个地球表层的空间范围,早于建筑、大过城乡。在中国,3 000多年的发展演进,作为中国人实现“天人合一”这一超价值人生信仰哲学追求的物质与精神的日常生活载体,以“诗意栖居”的环境呈现,风景园林早已经成为中国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风景园林至少具备以下三方面的作用与价值。
    1)大自然的代言人、守护者、创造者。
    风景园林最大的价值是“人化的自然”。从古至今,以人类生存为基础的农业、水利、城市、建筑、工业、交通、环卫、旅游等所有一、二、三产行业,其发展无不以大自然的环境、资源、生态消耗为代价,以牺牲大自然为前提。风景园林是为数不多、为大自然说话的学科行业。“守住自然”是风景园林学科的“底线”。 
    2)生态理念的编织人、总导演、圆梦者。
    风景园林最擅长的是创意和预见。桃源仙境、伊甸乐园、诗情画意、诗意栖居……从古至今,风景园林始终代着人类生活的理想境界和生态追求,在所有学科专业中最具时间的长远性和空间的广泛性。为人类生态文明提出梦想、预测愿景、确定目标是风景园林学科的“担当”。
    3)理想人居环境保护发展的协调人、引领者、开拓者。 
    风景园林的宏图伟任是“人居文明”的先行者。风景园林离不开人居环境,人居环境更需要风景园林。基于风景园林与多学科、专业、行业交叉的学科特征,在以环境-资源-生态为前提的未来发展中,在以人居环境学科群为核心的众多学科中,风景园林学科有可能发挥统筹引领的作用:做多学科专业的配合者,做人居环境保护发展的协调人、引领者和开拓者。做陪衬“红花”的“绿叶”是风景园林学科的基本“角色”。

    2  风景园林学科发展定位导向
    源于数理学科分析思维方式的学科体系构建从一开始就埋下了“画地为牢”“自成一体”的弊端。伴随着工业文明与人类物质胜于精神的极度追求,形成了一个口头语言和数学逻辑比其他学科更为优先的时代,一个迷恋、崇拜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学科的时代[6-7]。从教育评估到学术活动,从科研、工程立项到奖励机制,世界范围的学科发展使那些“自成一体”“国计民生”“经济效益”显著的学科备受青睐,伴随而来的是其他学科的衰落和人类每一个个体自我认知世界能力的极度退化。因为这些其他学科与STEM之类学科大相径庭,其学科构成是基于人类全域生产性科学知识的组合而非分门别类单一性的“自成一体”,亦非单纯的“经济效益”。此类学科往往与现行学科体制所实施的“游戏规则”格格不入。在国家重大科研选题立项申请、科技奖励评选、教育评估等一系列“现行体制”中,缺乏名录、没有地位,学科专业发展面对的是“张冠李戴”“曲线救国”,甚中至是“四分五裂”的局面。这些学科普遍具有综合、交叉、跨界、协同的特性,与人类生产、生活、生态息息相关,与一、二、三产均有关联,从国计民生到人类文明,作用广泛而意义重大;行业门槛不高而从业人员广泛,技术理论性不强,缺乏与“自成一体”学科媲美的“高”“精”“尖”的“人无我有”的理论技术,然而却又汇集应用着许多学科专业的理论技术;学科知识结构松散却又深厚广博,几乎涉及所有学科领域的科学知识;如此等等[8]。风景园林就属于这样一类学科,比较其近邻建筑学和城乡规划学更为典型。必须看到在现行学科发展思维与体制中,发展此类学科的难度。作为一级学科的风景园林不能简单化地沿用现行思维体制,必须尊重综合性学科发展的规律特征,走交叉、跨界、协同之路。

    3  构成风景园林学科的六大科学知识领域及其交叉、跨界、协同性
    “如果打开维基百科,你会发现,至少有42个学科。为了考察这些不同学科,很有必要对此进行列举:历史语言学、文学、表演艺术、哲学、宗教、视觉艺术、人类学、考古学、区域研究、文化和种族研究、经济学、性别和性研究、地理、政治学、心理学、社会学、空间科学、地球科学、生命科学(生物)、化学、物理、计算机科学、逻辑、数学、统计学、系统科学、农业、建筑和设计科学、神学、教育、工程、环境研究和林业科学、家庭和消费心理科学、保健科学、体育学和新闻学、媒体技术、通信技术、法律、图书馆学和博物馆学、军事科学、公共管理学、社会工作和运输。通常维基百科把这42个学科分为五大领域:人文科学、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形式科学、专业和应用科学。[6]”除此之外,作者认为以人类本身为核心的“人类科学”亦是必不可少的一大领域。很难把风景园林归入六大领域的某一领域,也不能削足适履地把风景园林学科归入“建筑和设计学科”。因为风景园林学科知识与六大领域都有交集。
    1)人类科学领域知识:哲学、宗教、医学、人类学等。
    2)人文科学领域知识:文化学、文学、艺术、美学、历史、环境心理学、环境行为学、感应地理学等。
    3)自然科学领域知识:气象学、水文、地质、地貌、生态学、林学、生物学等。
    4)形式科学领域知识:景观视觉原理、空间制图、空间设计表现、设计学等。
    5)专业和应用科学领域知识:建筑学、城乡规划学、环境科学、水利、交通、工程材料、方法、技术、建设规范与工程管理、信息技术与计算机、风景园林规划与设计等。
    6)社会科学领域知识:法律、政治、经济学、环境法、土地法、水法、公共政策与法规等。
    风景园林是一门集自然、艺术、人文、工程、社会、人类领域科学的基础性理论知识于一身的的学科和专业(图1),具有多学科交叉、跨界、协同的特性。风景园林学科核心领域正是六大学科领域知识相互交叉(图2)、跨界(图3)的地带,以风景园林为轴心、六大学科领域知识的共同作用形成了风景园林学科的协同性。

    4  现代风景园林学科、专业、行业的综合性发展走向
    伴随着工业革命的现代发展,以纽约中央公园诞生、奥姆斯特德提出“Landscape Architect”概念为起点,现代风景园林历经了150多年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应用。以美国为代表,从中央公园到波士顿翡翠项链,从优胜美地、黄石国家公园到蓝岭山国家公园道路,从20世纪30年代的全国植树造林到20世纪60年代席卷全美多行业的的环境保护行动,以及持续百年的绿道实践,在一系列的开拓性实践中,作为传统风景园林的延续,现代风景园林以其广泛巨大的社会作用,大大超越扩展了历史传统风景园林而呈现出涉及多行业、多部门、多学科的特征,体现出公共性、公益性、科学性、工程性、生态性、社会性、国家性、多规模、多尺度、规划性等多种特性。
    以伊恩·麦克哈格(Ian McHarg)、菲尔·路易斯(Phil Lewis)、约翰·赖力(Jhon Lyle)、卡尔·斯坦尼兹(Carl Steinitz)等一大批大学教授的研究实践为引领,现代风景园林学科在最近60年中得到了迅猛发展[9-11]。近60年的学科基础理论景观分析研究领域汇集了景观、林业、地理、土地、心理、医学、社会、经济等多学科人员的研究,呈现出了四大学派和两大阵营[12]、更加显示出了本学科学科交叉、跨界的势头。其中,不乏一大批来自多学科学者的研究实践[13-18]和美国内务部国家公管局、林业局[19]、土地局[20]、农业部、交通部等多部门的研究项目资助。
    中国也不例外,从城乡绿地系统规划到风景名胜区规划、再到国家公园体系探索,从城乡区域景观规划、城市设计到当前的多规合一新型城市化、新农村建设,中国现代和未来风景园林实践已呈现出多学科知识交叉、多部门操作协调的态势。

    5  风景园林学科发展体系及其核心理论构建
    学科发展体系与理论是学科的立足之本,具有确定学科研究领域、引领专业方向、推动行业侧重的关键作用,一个学科必须有其核心理论。为此,风景园林业界已经开展了研究[21-26]。然而,迄今为止,作为一级学科,风景园林仍然缺乏体系和核心理论。为此,作者尝试性地建立了如图4所示的风景园林学科发展坐标体系。该坐标体系基于全域科学知识体系,图中坐标系的三轴分别由图2中六大领域学科群相互交叉的六线两两合一而成,图中立方体的六面分别指向了风景园林学科交叉跨界协同研究的六大方向领域。其中,与自然科学交叉跨界协同的是“风景园林的环境-生态-资源”领域;与社会科学交叉跨界协同的是“风景园林的政策-伦理-法律”;与人类科学交叉跨界协同的是“风景园林的感受-心理-行为” ;与人文科学交叉跨界协同的是“风景园林的历史-哲学-文化”,与形式科学交叉跨界协同的是“风景园林的时间-空间-尺度”领域;与应用科学交叉跨界协同的是 “风景园林的技术-工程-材料”领域。“背景”“活动”“建设”的“三元”作为三位一体的坐标原点,分别对应了环境、社会、经济三大效益,生态、生活、生产三大人居主题。至此,以“三元”为坐标系原点、以无限延伸的六领域为坐标系象限,可以建立起风景园林学科的发展体系。与上述每一领域细分后的3个“关键词”对应,六大方向领域可以细分为18个分支领域,每一分支领域还可以三元观逐级细分,最终有可能构建起庞大的风景园林的学科理论体系,而其原点、原初、核心的理论就是笔者在此进一步深化了的“风景园林三元论”[27-28](图5)。

    6  风景园林专业教育的9种基本知识
    “哈佛大学霍华德·加德纳定义了8种形式的生产性知识:口头语言、数学逻辑、视觉空间、音乐节奏、身体动觉、自然、内省(自我意识)和人际交往(移情)。他认为,所有8种都具有重要性,它使人能够作为一个完整的人,而社会应该给予他们平等的考量。[6]”作者认为,风景园林教育除盖函了这8种形式的生产性知识之外,还应增加一个结合专业的个体积累所练就养成的特有感觉、感受、认知和知识。风景园林学科教育不仅包含这9种生产性知识,而且需要齐头并进:
    1)口头表达——传达、阐述、表现自身认识、意愿、主张、思想;
    2)数学逻辑——数学运算、理性思维、逻辑推理;
    3)视觉空间——视觉空间感觉、感受、认知、想象、创造;
    4)音乐节奏——听觉、听觉感受、韵律;
    5)身体动觉——动态感觉、感受、认知;
    6)自然感知——对于自然的感觉、感受、认知、知识;
    7)内省(自我意识)——冥想、感悟、领悟、豁然、超越自我;
    8)人际交往——与他人交流感觉、认知、思想、合作、共事;
    9)个人专长——结合个体特点积累、练就、养成的特有的感觉、感受、认知、知识。
    在风景园林专业实践中,9种知识素养可以得到全面发展,使得风景园林师在自然、人性、审美、哲学、世界观等感性悟性的能力大大提升,从而有可能抵达“天人合一”“自然而然”“物我两忘”的最高境界。对此,古今中外风景园林大师们无一例外,都是典型的代表。    

    7  新时期风景园林学科建设与教育发展的对策
    需要从学科的高度认识今天的风景园林,从“有什么”确定“做什么”,从“能做什么”预见“实现什么”。 风景园林学科应当向着更为综合性和更为广阔的领域发展。“画地为牢”,沿用传统单一式学科发展体制模式有害无益,结果将“作茧自缚”。基于数千年学科经验和现代学科发展积累,探索风景园林综合型学科发展有据可依。首要探索从风景园林学科哲学到发展定位的问题[29]。需要三大转变:1)观念的变革,从学科的高度,以全新的理念,认识风景园林的性质、作用和价值;2)心态的改变,以“开放”的心态,突破传统的“圈内”行事的习俗和将多学科专业“拒之门外”的倾向,广纳各个学科专业的强项专长;3)融入新时期,在目前中国111个一级学科中,争做学科交叉、跨界与协同发展的探路人和先行者。
    同样,风景园林教育需要重大转变。通过理论课普及、传播六大科学领域的基础性、结构性知识,通过“交叉”“跨界”的研究,重在“融会贯通”而达“协同”之目标;通过设计课训练,潜移默化地扩大提升9项知识素养,重在“身体力行”,达到“眼高手高”之境界;通过“学术政治”教育,达到“胸怀风景园林、放眼祖国人居”的理念,使学生的风景园林学科与专业知识、能力、素质全面发展。面对未来30年发展,伴随着5G时代的到来,风景园林的“互联共通、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知识共同体”首先应当进入风景园林教育界的议事议程。从“1+1>2”到“1+1+1>3”,从“二元论”到“三元论”,从海量专业知识灌输转向“专业知识原型”传授和“自组织适应知识能力”培养,从理论课与设计课分离教学到“理论—设计—评价”的三位一体……凡此种种,教育的转变、转向、转型,新思维方式的探索[30],新型教学模式的采用,都需要注入面向未来的思想的活力。这是未来20年风景园林专业教育的基本内容和导向。

    8  结论
    缺少学科背景的专业缺乏理论指引,缺少学科基础的行业时刻面临被其他强势学科吞并重组。今天风景园林专业行业的重大问题,主要根源在于学科。深入思考学科问题,建立学科发展体系,寻求学科自身规律,创立学科核心理论;从学科的高度,树立风景园林的核心价值观,坚守风景园林“底线”;明确风景园林远大目标,编织诗意栖居理想之梦;走向风景园林交叉跨界协同,配合、引领人居建设:这些是新时期中国风景园林学科发展的基本导向。在当前党中央提出的“绿色发展”“森林城市”“海绵城市”“智慧城市”的四大发展战略中,风景园林界必须积极参与。为此,提升学科认识,转变传统观念,这是成为一级学科后的中国风景园林人的使命。作为最具前瞻的风景园林教育界,理应成为引领风景园林学科发展的开路先锋。

    注:文中所有图片均由作者绘制。


    参考文献:
    [1] 吴良镛.人居环境科学导论[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1.
    [2] 刘滨谊.人类聚居环境学引论[J].城市规划汇刊,1996,104(4):5-11.
    [3] 刘滨谊.人居环境研究方法论与应用[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6.
    [4] 刘滨谊.寻找中国的风景园林[J].中国园林,2014(5):23-27.
    [5] 刘滨谊.人居环境学科群中的风景园林学科发展坐标系[J].南方建筑,2011(3):4-5.
    [6] 杰伊·迈克丹尼尔.超越四十二个学科:关于跨学科的思考[N].吴伟斌,译.光明日报,2013-10-15(11).
    [7] 刘滨谊.重要的学科:景观建筑学[J].国际学术动态,1997(11):12-13.
    [8] 刘滨谊.景观建筑学:中国城市建设中必不可少的专业[J].世界科学,1997,228(12):25-26. 
    [9] McHarg I L. Design with Nature[M]. New York: Nature History Press, 1969.
    [10] Philip H L Jr. Tomorrow by Design: A regional design process for sustainbility[M].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Inc, 1996.
    [11] Lyle J T. Design for Human Eco-systems: Landscape, Land Use and Natural Resources[M]. New York: VAN Nosterand Reinhold Company, 1985.
    [12] 刘滨谊.风景景观工程体系化[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0. 
    [13] Litton R B Jr. Inventories: A Basis for Land Planning and Design, USDA Forest Service Research Paper, PSW-49[D]. Pacific Southwest Forest and Range Experiment Station, Berkeley, California, 1969.
    [14] Zube E H, Brush R O, Fabos J G. Landscape Assessment: Value, Perception and Resources[M]. Dowden, Hutchinson and Ross, Inc, Stroudsburg, Pennsylvania, 1975.
    [16] Appleton J. The Experinence of Landscape[M].New York: Jhon,Wiley and Sons, 1975.
    [17] Tuan Y F. Topophylia: A Study of Environmental Perception, Attitudes and Values[M]. Prentice-Hall Inc: Englewood Cliffs, New Jersey, 1974.
    [18] Kaplan S, Kaplan R. Cognition and environment: Functioning in the uncertain world[M]. New York: Praeger, 1982.
    [19] USDA. National Forest Landscape Management[J]. Forest Service, 1973, 1(434): 77.
    [20] USDI. Bureau of Land Management[M]//Visual Resource Management: Visual Resource Inventory BLM Manual Handbook, 1986: 8410-8411.
    [22] 孟兆祯.园衍.[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2.
    [22] 刘滨谊.景观学学科发展战略研究[J].风景园林,2005(2):50-52.
    [23] 刘滨谊.风景园林学科发展坐标系初探[J].中国园林,2011(5):25-28.
    [24] 王绍增.关于中国风景园林的地位、属性与理论研究[J].中国园林,2014(5):15-22.
    [25] 杨锐.论“境”与“境其地”[J].中国园林,2014(6):5-11.
    [26] 王向荣.自然与文化视野下的中国国土景观多样性[J].中国园林,2016(9):33-42.
    [27] 刘滨谊.三元论:人类聚居环境学的哲学基础[J]. 规划师,1999,15(2):81-84;124.
    [28] 刘滨谊.风景园林三元论[J].中国园林,2013(11):37-45.
    [29] 刘滨谊.风景园林学科专业哲学:风景园林师的五大专业观与专业素质培养[J].中国园林,2008(1):12-15.
    [30] 刘滨谊.风景园林科学研究与实践的三种思维[J].南方建筑,2016(4):6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