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杭州宋代月岩遗址实景观测(2014—2016)与保护研究

    关键词:风景园林;月岩;杭州西湖;南宋园林;凿山构园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Moon Rockery; Hangzhou West Lake; garden of Southern Song Dynasty; chisel rockery for terrace garden

    摘要:杭州西湖凤凰山系中的宋代月岩遗址是南宋皇家禁苑的重要地面遗存之一,素有“月岩望月”的奇观。以宋代月岩遗址为研究对象,在场地测绘和实景观测的基础上,分析了月岩遗址的空间布局与月岩主峰岩孔“月窦”的成景机理,详述了2014—2016连续3年中秋“望月”、2016年春分和秋分“望日”的观测结果并进行分析研究。月岩遗址造景手法具有罕见的天文考古遗产价值和风景园林遗产价值,在国内迄今已知的风景园林遗产中堪称孤例,其保护和更新有待进一步研究。

    Abstract:The Moon Rockery, located in Hangzhou Fenghuang Hill, has long been recognized a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royal garden relics in Southern Song Dynasty and famous for its magic moon sight on Mid-autumn Day. This paper, based on field survey and sight observation, analyzes the layout of Moon Rockery and the principle of the Moon hole "Yue Dou", and also details the observation results of the moon on Mid-autumn Day (2014-2016) and the sun on Spring Equinox Day and Autumnal Equinox Day (2016). The landscaping of the Moon Rockery is very unique among landscape heritages in China, which brings profound heritage value in both archaeological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studies. However, the preservation and renewal have to be studied further.

    内容:“月岩望月”被誉为杭州三大赏月名景之一,月岩石壁削立,主峰有一洞口,相传每到中秋,月光从岩孔穿出,一轮明月天上地下、相映成双,月岩因而得名。西湖其他两大赏月名景“平湖秋月”和“三潭印月”早已扬名天下,相比之下月岩却在南宋灭亡之后逐渐被人们遗忘,人迹罕至。作为历史传说中的著名景致,有学者对月岩成景的原因做过一些研究和推测[1],认为“月岩望月”景致的发生具有一定科学依据[2]。但“月岩望月”奇景需要在天气晴好的中秋之夜赴凤凰山岭进行观测,观赏条件过于特殊,故查询当代公开发表的文献资料,并未见到关于此景实际发生的确切记录和观测过程的详细记载。
    为求证“月岩望月”奇景传说的真实性,笔者曾于2014年中秋前往凤凰山月岩遗址进行观测,当晚看到月亮出现在洞口附近的空域,然而在极近月岩望月现象形成之时,因乌云遮挡未能进行完整观测,但通过位置推算可知月岩望月的传说应当属实。基于2014年中秋之夜的观测结果,笔者曾撰写论文《天文学视角下杭州宋代月岩遗址构景工程原理初探》[3]在2015年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年会作会议交流,为本文的前期研究成果。此后,笔者研究团队对月岩奇景进行持续观测与研究,在近3年实现了多方面的研究突破,并于2015年中秋之夜,成功观测到“月岩望月”奇观,掌握了“月岩望月”现象发生的第一手资料;同时借助当代科学技术,进行了精细化测绘,推进了月岩遗址的深度研究;此外,笔者研究团队还进行了春分与秋分的拓展研究,分别在2016年春分和秋分观测到太阳与月岩岩孔之间形成的奇特景观。基于以上最新研究进展,撰写本文以论述笔者研究团队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1  遗址现状布局研究
    1.1   南宋禁苑遗址
    杭州西湖山林中的宋代月岩遗址是南宋皇家禁苑的重要地面遗存之一,相传南宋皇亲贵族于中秋在此赏月。现今月岩石林遗址位于杭州西湖南岸凤凰山系一支将台山北坡、凤凰山中峰西南,在南宋时“为故宋御教场亲军护卫之所,大内要地”①,是南宋皇家御苑的一部分。从月岩遗址向上到达山顶即为南宋“御教场”,有“排衙石”遗址——“旧传钱武肃王凿山,见怪石排列两行,如从卫拱立趋向,因名排衙石”[4]。往下走则是凤凰山圣果寺遗址,宋高宗南渡时圣果寺“废为禁苑”,在《凤凰山圣果寺志》中有“南至月岩山冈,钱塘县界”[5]的记载,可知古代“月岩”曾是圣果寺南部边界。随着王朝更迭,南宋皇城禁苑在元代焚烧殆尽,只有凤凰山岭中的月岩、排衙石等少数地面遗址留存至今。
    1.2  场地道路分布
    从凤凰山东麓前往月岩的山路于1999年起逐步铺设,即圣果寺-月岩-排衙石这一路线,上山蹬道宽约1.5m,由长度1m和0.5m的条石错缝铺成。经圣果寺遗址向西南方向上山可先到达一个约3m见方的小平台,平台往下可至月岩石林的最北边界,往上沿外围蹬道上山可至排衙石遗址。月岩石林峰石错落,在石组之间形成了大小不一的空间,后修筑成步道,最窄处仅有0.6m。尤值得一提的是,月岩主峰后由峰石间隙形成了一条只容一人通行的夹道,空间变化富有趣味,狭窄处需俯腰侧身方可通过。月岩石组间修筑的步道均向南汇入通往排衙石方向的道路。
    1.3  月岩石峰现状
    经现场测定核实,月岩遗址具体位置坐标为(120°09' 18'' N,30°13' 20'' E),占地约2 000m2,整个景区东西向跨度约50m,南北跨度约40m(图1)。月岩石林为裸露于地表的灰白色的石灰岩,易溶蚀。月岩石林主空间由几座形状各异的大石峰构成,“如片云拔地,高数丈,亦奇峰也”[6],周围小石峰数目众多,倚靠山势,竖向空间变化丰富,整组月岩石林在主空间呈聚集型分布,在边缘空间上呈随机型分布。主石峰在石林中部偏南的位置,主峰高7m有余,体量较大。在主石峰上,岩孔(即中秋望月的主角“月窦”)右侧有篆书“月崖”二字点景(图2)。月岩石林核心区地形较为平坦,主石峰下方有一建于1999年的六角形水池,用于观景时承接月影,该水池北侧、南侧、东侧皆被月岩石峰围合(图3)。
    1.4  主峰洞口实测
    月岩主峰有一岩孔,名曰“月窦”,即中秋月光顺岩孔穿出之处,清代文人沈捷有诗曰“月岩有月窦,疑是神鬼镌。高擎石之杪,空洞径尺圆”[5]。月岩岩孔正面近圆形,经笔者攀爬至洞口直接测量,得出岩孔正面洞口(图4)宽约36cm(B点至D点),高约57cm(A点至C点)。从月岩顶部进行航拍观测,发现月岩岩孔背面为U型漏斗状,整个岩孔从背面到正面呈东西向倾斜(图5)。通过航拍图像可知,从背面透过岩孔可以观察到水池的池壁和水面,如果月球出现在航拍方向上,月光就能投射到水池中及附近地面上(图6)。
    进一步研究发现,月岩虽为易溶蚀的石灰岩质,有窝洞却多发育不全,少有通透的孔洞。而月岩主峰的月窦岩孔却非常突出,与周边环境差异极大,并且岩孔形状较为规则,与常见形态不同,因此笔者推测此岩孔很有可能是人工开凿的。

    2  中秋“望月”研究
    2.1   古代中秋“望月”记载
    从古到今,历代文人留下了许许多多描述月岩奇观的记载,如“月循窦中入,地下玉镜旋,人由窦中视,天上合璧悬”①“中秋月满,与隙相射,自窦中望之,光如合璧”②“凉月穿东壁”③等月岩奇景的描述。明代藏书家郎瑛也曾闻之而未信,于嘉靖戊戌年的中秋“同友特观之,果然”[6],又如清代文人沈捷的“独是中秋夜,奇景不可笺。以月嵌月窦,分毫不爽焉”[5]。这些记述印证了月岩奇观是的真实存在,他们透过月窦观测到了中秋之月穿窦而出的景象,但对现象发生的时间描述较为模糊,未见有关中秋月光穿洞而出具体时刻的记载。
    那么直至今天,这些诗词所描述的奇景是否还能够被观赏,奇景发生的具体时刻和过程又是怎样的呢?笔者连续3年于中秋夜对月岩进行实景观测,终于在2015年解开了萦绕心头许久的疑问,在此对近3年来对“月岩望月”的实景观测结果作以下说明。
    2.2  2014年中秋——乌云遮挡
    2014年中秋(2014年9月8日)杭州为多云天气,笔者研究团队白天在月岩测绘,停留至当夜22点,由于当日观测条件不佳,只观测到月岩“望月”景象发生的局部,未观测到景象形成的全过程。当晚曾看到月亮出现在洞口附近的空域,然而在极近月岩望月景象形成之时,因乌云遮挡而观测中断,但通过位置推算可以确信月岩望月的传说属实。杭州地区八月十五前后常为阴雨天,故中秋夜晚皓月当空的景象并非能年年见到。此外通过此次观测发现,月岩后方山体乔木长势茂盛,林冠遮蔽了岩孔后方的空域,洞口周围也有部分植物,这些也都影响了观测的效果。
    2.3  2015年中秋——成功观测
    2015年中秋(2015年9月27日),通过总结2014中秋观测的经验教训,笔者研究团队在当天下午提前清除了月窦附近遮挡视线的杂草,月岩后方山体的乔木过于高大茂密,林冠对观测造成的干扰尚不能妥善解决。
    2015年中秋之夜的月亮十分明亮,这为月岩现象发生和实景观测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当晚21:03,月亮达到一定的高度角进入“望月”观察视线:站在水池前方(靠近月岩主峰的区域)透过月窦开始看到月亮(现象A);随后月光透过月窦岩孔投射下来,月亮光斑落在六角形水池的栏杆上,慢慢向水池中移动;站在水池后方(靠近山路的区域)观测到月亮透过月窦在水池中形成倒影(现象B)(图7)。整个现象持续的时间范围很短,21:40分左右,该现象逐渐消失。
    从中可以发现,观测到现象A和现象B不是在同一位置,即在月岩现状空间条件情况下,观测者无法在同一观察点、同一时刻看到洞中月和水中月,但以前是否可以呢,“地下玉镜旋”又是指什么呢?笔者认为这和水池的位置有关。
    笔者推测,如果没有水池和栏杆的话,能够形成清代沈捷所说的“月循窦中入,地下玉镜旋。人由窦中视,天上合璧悬”的独特景象。六角形水池占据了月岩主峰前部空间的中心位置,即抬头望月的最佳区域,所以这次能够观赏到“月嵌月窦”的位置十分有限,同时,由于水池的位置关系,并不能看到“地下玉镜旋”的景象,月光透过月窦投射在1999年修建的水池栏杆上,再到水池中,可以想象在水池修建前月光应该可以透过月窦投射到地面上。玉镜“旋”的景象也很是微妙,给人无限遐想。
    2.4  2016年中秋——降雨阻拦
    2016年中秋前后受强台风“莫兰蒂”的影响,杭州地区从14日晚22:00开始出现降雨天气,15日(中秋当天)早上雨量较小,中午开始雨量逐渐增大,至夜间24:00仍持续降雨。受强降雨天气的影响,当天未能前往月岩观测“月岩望月”的现象④。
    2.5  月岩望月的园林造景理法
    2015年中秋的成功观测,确认了“月岩望月”奇景的真实性,并对整个成景过程有了更加直观和清晰的认识。观测得出,在中秋月夜的特定时刻、特定位置,能够观赏到月亮与月窦“光如合璧”,以及月光穿过月窦形成光影的景象。同时,月岩景点符合中国古典园林中“先抑后扬”和“巧于因借”的造景理法特征。
    1)先抑后扬:欣赏月岩望月景观需要在中秋之夜经过漫长而耐心的等待,月岩景点遗址在将台山西北坡,月亮从东南方向升起,渐渐爬过山体直至高度角超过山体的倾斜角,月亮才能进入月窦的可见范围,形成月光穿窦而出的奇景。月岩不远处的“排衙石”是能够同时欣赏西湖美景和钱塘江景的绝佳观景点,月岩虽同样处在凤凰山系,却地势凹陷,视线并不开阔,然而古人因地制宜,结合地形山势先抑后扬,营造了奇特的月岩望月景观。
    2)巧于因借:计成在《园冶》中指出“夫借景,林园之最要者也”,孟兆祯教授认为“借景”理法因借自然与人文之宜造景,兼具顺从与局部改造的双重内容。而坐落在自然山林中的月岩望月景观构思独特、“巧”于因借,因势利导凿山构园,堪称鬼斧神工。月岩作为南宋皇家禁苑中的景点,将自然和人文、景与情巧妙地融为一体,体现了天人合一的造园思想,是天然之趣与人工之美的巧妙结合,借景“月光”在中秋之夜带来意外的欣喜。

    3  春秋分“望日”研究
    3.1  相关说法来历
    杭州当地还流传着“月岩三奇”的说法,除中秋望月一奇外,每年二十四节气中的春分和秋分,太阳光在上午9时许也能穿孔而过。清代沈捷曾提及“日月出没时,光影皆斜穿”[5]的说法,当代陈相强主编的《西湖之谜》[2]中也描述了1988年9月25日(当年秋分)目睹太阳穿越月岩的全过程,上午9时太阳准时进入岩孔,红日“悬”岩孔的奇景持续了一刻钟。2016年的春分和秋分,笔者均至月岩进行“望日”观测,求证这一说法的真实性。
    3.2   2016年春分成功观测
    2016年春分(2016年3月20日)上午,观测小组到达月岩等待验证“望日”①奇观。上午9:10,太阳高度角刚好到达现象发生的最低高度,从岩孔正面看到太阳开始出现在月窦最低点,随后太阳高度角持续升高。9:30左右,太阳高度角到达最佳观测位置,池中倒影清晰可见,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半小时(图8)。
    3.3   2016年秋分成功观测
    2016年秋分(2016年9月22日)笔者再次来到月岩进行观测数据采集。上午9:14,太阳已经进入月窦所对的空域范围。由于秋分当日杭州为多云天气,现象出现的时间相较春分观测结果稍显滞后,其后现象发生的过程与春分大致相同(图9、10)。
    3.4  月岩遗址的风景园林遗产价值
    月岩景点的天文特征突出,形成了中秋望月、春分/秋分望日的独特景观。分析其原理,可知这与月球、太阳的运动路径及月岩的视线观察方向有关,即视线与两者的运行轨迹形成了交集:透过月岩主峰的洞口“月窦”望出的视线,正好与黄道和白道②在天球上③形成一定的交汇区域。
    月岩景点这种利用天文学特征进行园林景点营造的做法在中国古典园林的相关实例中并不多见,具有重要的天文考古学的研究价值,对重新审视中国园林中的天人关系具有启发意义。
    国外相关天文考古研究起步较早,在18世纪40年代,英国考古学家威廉·斯蒂克利对索尔兹伯里巨石阵的天文定位研究开启了天文考古学的研究。1963年,杰拉德·霍金斯用科学的模拟实验揭示了巨石阵与12个天体之间的对应关系,他发现了巨石阵与观测太阳月亮相关的165个天文点(月岩遗址的天文学特征与其具有一定的相似性,都是将物体的朝向与特定的天文时间对应),并断言17世纪后半叶由约翰·奥布瑞发现的56个奥布瑞圆孔(Aubrey holes)可以预测日食和月食的发生。从16世纪七八十年代约翰·奥布瑞最早对巨石阵产生兴趣,到后来数百年的漫长时间里诸多学者对其进行系统性的科学研究,终于揭开了这个建造于公元前2300年左右的环状列石古老而神秘的面纱。在建筑遗迹天文考古方面,埃及金字塔、玛雅建筑、罗马万神庙等一系列承载人类文明的古代建筑遗址背后的天文特征逐步被揭示[7]。
    过去我国古代园林遗迹的天文学价值湮没在人们“象天法地”的传统观念里,例如秦始皇统一天下后,用“法天象地”的思想进行规划,天上的群星与地上的宫殿群交相辉映;又如永州道县月岩,其成景方式为月之象形,追求对天体形态的效仿。然而杭州凤凰山宋代月岩景点的营造,结合太阳和月亮的运行规律,超越了过去造园研究对于中国古代传统宇宙观的认知,说明中国古人对天人关系的理解已从表象的写仿进入到利用科学规律造景的层面。因此,笔者认为月岩遗址不仅具有重要的风景园林遗产价值,还具有罕见的天文考古遗产特征,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4  月岩遗产的保护建议
    4.1  现状植被遮蔽月窦后方空域
    月岩在山岭之中,草木丛生,野趣十足。月岩遗址周边现有树种并不复杂,是以香樟为主的一个较为纯粹的林下空间。由图11可知,20多年前,主峰月窦后方几乎没有植物遮挡。但近年来月岩石林后方乔木树荫蔽日,郁闭度也不断攀升(图12),已经一定程度地影响了“望月”和“望日”景象的观测。月光相较太阳光强度较弱,因而在中秋之夜月窦中月亮和水池中的月影成像都不完整,只能透过斑驳树影洒下大小不一的点状光斑。为保证月岩景观发生的完整性和准确性,建议月窦后方空域被植物树冠遮蔽的限制能够得到妥善处理,保护月岩赏景方式,传承月岩风景园林遗产特征。此外,近年来凤凰山修筑了许多登山步道,却至今没有夜间照明设施,出于安全性的考虑还不适合大众夜游。希望以上2点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对月窦后方乔木加以修剪控制并增设安全保护照明设施,使得未来让更多的人观赏到中秋之月穿月窦而出的景象。
    4.2  水池与地面观测范围
    月岩主峰下现有的六角形水池为1999年新筑,关于兴修水池有2种不同的说法:一是该水池在南宋时已经存在,后因战乱填平消失,1999年复建。如潘志良在其编著的《西湖赏石》[8]一书中提出,南宋时月岩前的平地上有水池。二是南宋时月岩主峰下方并没有水池,月影是投落在地面上的,如清代文人沈捷“月循窦中入,地下玉镜旋”[5]的说法,后为创造水中月影的观赏效果将投影区域修筑成水池。笔者根据2015年中秋的观测结果,月光穿过月窦形成的光斑先落在扶手栏杆上,而后才渐渐向水池之中移动并形成倒影,由此可以推测修建水池时所划定的边界存在一定偏差;再者,2015年中秋观察窦中明月和池中月影所站的位置区域并不一致,因此月岩景点水池南宋时不存可能性较大。
    4.3  南宋月榭建筑推测
    月岩石林周边草木茂盛,然而主峰西面为一平坦地块,土质结实,鲜有草木生长,笔者推测可能为古代“月榭”的园林建筑遗址所在地。明代时月岩旁有关于“月榭”的记载,“月岩,……,其旁傍有月榭”[9],应是当时月岩旁供游人停留的风景建筑。《凤凰山圣果寺志》记载其有“五楹”[5],即面阔五间。月榭至明代万历初年废弃。明代文人萧一中曾有诗“岩前高阁空寥阔”[5],可见明代月岩旁的月榭“高阁”,两者相邻而月榭建筑体量相当可观。笔者建议在未来月岩考古研究中,可以进一步研究月榭的具体位置和建筑形制,并结合当今最新技术,用适当创新的方式进行展示。

    5  结语
    综上所述,凤凰山“月岩望月”的奇特景观至少自宋代起已经形成,是古人结合天文观察和日月运行规律而创造出的独特景点。目前国内在园林遗迹天文考古方面的研究尚不多见,杭州凤凰山宋代月岩遗址造景手法迄今堪称孤例,对其进一步的保护和研究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有利于补充涉及天文考古领域的园林史料。此外,笔者认为古代将天文学规律运用到实际造园的相关实例仍有待继续挖掘,进而逐步提升此类风景园林遗产潜在的科学价值。
    本文的研究和写作涉及天文考古领域,需要具有相当的知识储备和史学修养,由于本人学识浅薄,更因为天文考古领域的中文史料缺环和对外文文献理解的不到位,研及深处尤感力不从心,论文中若出现纰漏谬误之处,恳请各位专家学者批评指正。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为作者研究团队绘制或拍摄。
    致谢:在本文的研究过程中,浙江农林大学建筑学专业孙周强、朱灏哲、赖祥助,浙江农林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曾馥榆、宋恬恬,浙江农林大学园林专业陈丹秀、应海芬、叶加鑫、曹天昊、沈欣悦、王志真、周俊楠、方逸文、朱钟炜、梅丹英、叶丹、陈汪丹、张喆鸣、龚书韬等同学参与了场地测绘工作,特此表示感谢!

    华南农业大学王绍增教授对本研究工作提供了关键的思路指导,中国科学院空间科学与应用研究中心天气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李钦增博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贾珺教授、东南大学顾凯副教授、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黄晓老师提供了重要的研究建议,浙江农林大学包志毅教授、金荷仙教授、王欣副教授、陈楚文副教授、李胜副教授对本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帮助,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参考文献:
    [1] 谢秉松.谈天说地话美景[M].北京:地质出版社,1986. 
    [2] 陈相强.西湖之谜[M]. 浙江:杭州出版社,2006.
    [3] 蔡玉婷,鲍沁星. 天文学视角下杭州宋代月岩遗址构景工程原理初探[C].中国风景园林学会2015年会论文集,2015.
    [4] 浙江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宋元浙江方志集成第2册. 临安志(咸淳)[M]. 浙江:杭州出版社,2009.
    [5] (清)释超乾.凤凰山圣果寺志[M].浙江:杭州出版社,2007. 
    [6] (明)郎瑛.七修类稿[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9. 
    [7] 陈春红.古代建筑与天文学[D].天津:天津大学,2012.
    [8] 潘志良.西湖赏石[M].浙江:杭州出版社,2014.
    [9] (明)田汝成. 西湖游览志[M].浙江: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 

    (编辑/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