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从国外绿化评价体系看运用管理手段促进室外环境改善技术集成

    关键词:风景园林;管理手段;技术集成;绿化评价体系;因地施策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management tools; technology integration; greening evaluation system; suiting one's strategies to local conditions

    摘要:因地制宜地推进和引导技术集成是提高城市绿地综合效益、改善室外环境的有效途径,而管理手段则是推动集成、保证质量和提升效益的关键环节。综合分析德国柏林、瑞典马尔默、美国西雅图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及英国西北区5种绿化评价体系的适用范围、管控目标、评价方法和管理程序,讨论管理手段在促进室外环境改善技术集成方面的特点,结合中国实践提出4点建议,包括因地施策、精准管理;目标导向、注重实效;多元引导、促进集成和全程严控、保证质量。

    Abstract:It is an effective way to promote the comprehensive benefits of urban green space and improve the outdoor environment through carrying forward and leading to technology integration by adjusting measures to local conditions, and management is the key link to promote integration, ensure quality and improve efficiency. This paper comprehensively analyzes the scopes, objects, elements and procedures of 5 greening evaluation systems from Berlin, German; Malmö, Sweden; Seattle and Washington, D.C., America; and Northwest region of England. Then, features on promoting the Integration of Outdoor Environmental Improvement Technology by management tools are discussed. Based on the present situation of China, four suggestions are proposed, including suiting one's strategies to local conditions, applying special management tool to special zone; goal and actual effect oriented; providing multiple choices and encouraging integration; strict control of the whole process and ensuring good quality.

    内容:现代城市普遍面临严峻的环境问题,包括空气污染、城市内涝、热岛效应等,尤其是开发强度较大的区域,问题更为严重。研究发现,开发强度高、人口密度大、绿化覆盖率低的区域往往热岛效应最强[1-2],城市内涝程度最高[3-4]。绿化建设可以有效改善城市环境,包括调节微气候、消减热岛效应[5-6]、净化空气[7]、缓解城市内涝[3],以及提高生物多样性等。对于开发强度大、用地紧张的城市区域,绿化建设则亟须挖潜、提质和增效。近年来,立体绿化、低影响开发技术、高效益植物配置技术等因占地少、功能多、性价比高被广泛应用并逐步完善。但仅靠某一项或某一类技术很难解决所有环境问题,并且以单项技术为主导的建设计划,虽然可以在一定时期、某一方面取得显著效果,却很容易导致城市绿地景观的同质化和盲目跟风建设,还可能忽视甚至引发其他环境问题。因此,必须因地制宜地推进和引导技术集成以提高绿地的综合效益。
    管理是推动绿化技术集成、保证绿地高质量建设和高效益发挥的关键环节。近年来,德国柏林、瑞典马尔默、美国西雅图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及英国西北区先后提出了具有地方特色的绿化评价体系并取得了显著成效。本研究旨在分析其适用范围、管控目标、评价方法和管理程序,为我国园林绿化管控手段的提升提供启发。

    1  国外“绿化率”概述
    1994年,柏林市政府针对市中心区提出了生态面积系数(Biotope Area Factor, BAF),以保证中心区在高强度开发的同时,构建足够的绿色基础设施,最大限度地发挥生态服务功能,改善人居环境。BAF指的是具有生态效益的表层面积占总用地面积的比例[8]。不同于我国的绿地率,它作为一个评价体系,评价元素除了地面实土绿地外,还包含立体绿化、低影响开发技术等。各元素依据其生态效益的高低被赋予权重(系数)。地块的BAF值是各元素表层面积与系数乘积之和。业主和设计师在满足BAF总值达标的前提下,可依据项目的具体情况选择适当的元素。这样,政府既保证了所有地块拥有一定数量和质量的绿色基础设施,同时又赋予业主选择权,实现了城市景观的多样性。
    以BAF为蓝本,许多城市和地区提出了原理类似的绿化评价体系(表1),如瑞典马尔默的绿地系数(Green Space Factor, GSF)和绿点(Green Points),美国西雅图的西雅图绿化系数(Seattle Green Factor, SGF),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绿化面积率(Green Area Ratio, GAR),以及英国西北区的绿色基础设施评分(Green Infrastructure Score)和绿色基础设施引导(Green Infrastructure Interventions)。

    2  特点解析与建议
    2.1  因地施策,精准管理
    5种绿化评价体系的适用范围都不是城市规划区,而是特定区域,包括如下3类。1)高强度开发区,如柏林中心区。绿化评价体系制定的目的是构建高效益的绿色基础设施以解决该区域的环境问题,如透水率低、城市热岛强度高、生物多样性衰退等。2)重要城市景观区,如西雅图的邻里商业区(图1)。这里建筑和铺装密度大、人口密集,绿化评价体系管控的主要对象是对环境影响较大的大型商业、居住建筑和大面积硬质下垫面。3)环境恶劣的棕地,如瑞典马尔默的Bo01地块,位于海滨,曾经是工业用地。绿化评价体系设定的目标是建设一个生物多样性丰富、充满活力的社区。另外,从用地类型来看,5种绿化评价体系均可适用于多种用地,如居住用地、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用地及商业服务业设施用地等;从建设性质来看,除了新建项目,还有扩建、改建和更新项目。事实上,对于开发强度较大的区域,存量往往大于增量,因此,存量提质是重要任务。
    宏观层面的绿地率只能说明城市绿地的总量,不能反映绿地布局的均衡性。这就导致城市绿地率逐年提升的同时,最需要绿化的城市中心区和老城等区域却仍然缺乏绿地,并暴露出严峻的环境问题。分析国外绿化评价体系适用范围得到以下2点启发。1)推行片区管理,即中尺度的、更加精准和精细的绿化管理。由于发展定位、自然和人文环境、开发强度等方面的差异,城市各片区在环境方面的问题、需求和目标也不尽相同。片区管理使各区可以因地制宜地找出关键问题、确立目标,引导绿化技术的创新和集成应用,构建具有区域特色、效益最大化的绿色基础设施。关注片区的管理并非忽视市域整体,相反,只有每个片区,尤其是改善了薄弱区的环境才能真正实现城市整体环境的全面提升。另外,绿地生态效益的发挥往往与布局密切相关,如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就要求在场地内布置相关设施,以维持场地本身开发前的水文特征[13];再如绿化调节微气候的效果受到一定的距离局限[14-15],因而绿化布局的均衡性变得更加重要。2)实施特区特管。绿化评价体系适用范围既是城市发展的重点区,开发强度大、建设标准高,同时也是绿化建设的难点区,环境问题突出、绿化用地紧缺。提升绿化效益成为解决这些区域环境问题的关键,亟须突破实土绿化的创新型绿化技术,有利于节地、高效绿化技术的推广与集成。
    综上,片区和特区管理可以弥补国内现有绿化指标在绿地格局管理中的缺陷,选择适当的尺度和恰当的区域,利于精准解决绿地布局失衡的问题。在实践中,片区管理对象的空间形态可以是片状区域,如中心商务区、老城区、居住组团等;或带状区域,如城市轴线、商业廊道、交通廊道、历史文化街区等;抑或是分散布局的功能和开发强度相似的区域。
    2.2  目标导向,注重实效
    国外绿化评价体系制定的目标是充分发挥绿化的功能并取得最大效益,大致可归纳为3类。1)提升生态服务功能。使城市环境能够接近未开发前的状态,尽量减少城市建设对气候、土壤、水、空气和生物的影响,并帮助消减环境污染。具体包括调节微气候、净化空气、改良土壤、防治水土流失、综合利用水资源、提高生物多样性等。2)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降低气候变化可能对城市产生的不利影响,提升城市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具体手法包括降低建筑能耗、生产和利用可再生能源、增加碳汇、防洪和抵御热浪等。3)提高环境的宜居性。包括减弱噪声、杀菌、改善景观品质、提升社区归属感、提高周边商业价值、降低犯罪率、为休闲娱乐和旅游提供机会,以及开展城市农业等。
    国外绿化评价体系管控注重的是绿化产生的实际效益。评价体系的构建也旨在阐释绿化元素(或技术)和它们在建成环境中所能发挥效益之间的关系[8]。在这个评价体系中,业主和设计师通过自主集成技术以实现政府要求的绿化效益。而国内目前的绿化管理则注重绿地数量和技术推广。首先,城镇绿地面积固然重要,但面积和效益并非成正比。研究发现,与绿化生态效益相关的因素除了面积外,还有绿地的位置[6,16]、形状[17]、绿量[18]、群落结构[19]、植物空间类型[14]、乔木数量和配置[20-21],甚至包含铺装比例和材质[22-23]等。高质高效的建设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忽视质量和效益的建设则很有可能事倍功半;另外,技术推广可以有效推动绿化建设水平的提升,但技术是手段,不能作为目标。城市为实现相同或相近的目标可以因地制宜地选择适用的技术。但如果以某项技术的推广来考核区域的绿化建设,则很有可能导致不适用地块的盲目低效建设。因此,只有以效益为导向的绿化管理才能真正产生实效,同时推动和引导技术创新与集成。
    2.3  多元引导,促进集成
    国外绿化评价体系在元素筛选和权重赋值方面注重多元性和引导性。从评价元素来看,除地面实土绿化和水体外,还有立体绿化、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和植物配置技术等(表2)。技术一旦被纳入即获得了管理层面的认可,对于它的推广形成一种促进。元素的多样化赋予业主和设计师自主选择和集成的权利。另外,评价体系对新技术保持开放,如采用加分项的形式鼓励新型技术;允许设计师提出新技术,经过许可即可被纳入等。从权重赋值来看,主要依据是措施的生态效益,其次还包括自然、社会环境、管控目标,以及技术适用性等。管理部门可以通过权重赋值来鼓励和限制某项技术的应用,引导业主和设计师甄选技术,优化集成效果。
    2.3.1  倡导立体绿化,构建复层空间
    实土地面是最理想的绿化用地,生态效益最高,需尽可能保留并用于绿化。柏林、马尔默和英国西北区都将地面实土绿化赋值为1。然而,在土地资源紧缺的城区,仅靠地面绿化是难以满足环境需求的,所以,地下建筑物顶板绿化、屋顶绿化和墙面绿化等立体绿化形式被赋予较高的权重。顶板绿化赋值的主要依据是土壤厚度,柏林和马尔默以0.8m为基准,英国西北区、西雅图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则以0.6m为基准,低于基准值的赋值为0.1~0.7,高出的则为0.6~0.9。同样,屋顶绿化也被赋予较高的权重,柏林、马尔默和英国西北区的赋值分别为0.7、0.6、0.7,西雅图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则仅对种植土厚度超过0.05m的屋顶绿化进行赋值,西雅图以0.1m为基准,低于基准为0.4,高出则为0.7;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0.2m为基准,低于基准为0.6,高出则被赋值为0.8。墙面绿化的权重值是0.5~0.7,柏林和英国西北区要求绿化墙体的高度必须超过10m。
    2.3.2  关注植株生态效益,细化评价标准
    在国外绿化评价体系中,植物材料依据不同种类和规格产生生态效益的差异进行权重赋值。乔木生态效益较高,被赋予了0.3~0.6的较高权重,并且冠幅和胸径越大,权重值越高。相比之下,灌木和地被的权重则依据株高定为0.1~0.3。值得一提的是,现状保留乔木被赋予最高的权重0.7~0.8,这无疑将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鼓励业主和设计师在场地设计时尽量保留和利用现状乔木;另外,乡土植物、耐旱植物、可食用植物也被作为加分项纳入体系,赋予0.1的权重。
    2.3.3  加强雨水管理,倡导低影响开发雨水技术
    低影响开发设施,如雨水花园被纳入评价体系,西雅图赋值为1,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0.4,马尔默0.2。在园路及铺装场地的评价中,透水性成为重要的评价标准,包括透水率、铺装形式和材料、垫层厚度以及有无嵌植植物等。完全不透水地面的权重值是0,但在柏林和马尔默的体系中如果不透水地面和屋顶的径流被引导至低影响开发设施,也可以得到0.2的赋值。透水地面中砾石铺装的权重值高于带接缝的铺装,分别为0.4和0.2。嵌草铺装的权重值要比普通铺装高0.2。西雅图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对垫层厚度提出了最低要求,只有>0.15m才可被赋值0.2~0.4,若>0.6m权重值为0.5。
    2.3.4  细化水景要求
    合理配置水体可起到降温、增湿等改善环境的作用。尽管水景存在建设和管护成本高、耗水量大、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但不能因噎废食,而应通过提升水景设计和建设技术,在有效避免上述问题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发挥水景改善环境的效益。在国外绿化评价体系中,马尔默和英国都赋值为1,西雅图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赋值为0.7和0.2,并且对其提出更高要求,包括必须安装水循环系统,有水期超过半年,且雨水利用率超过50%等。
    2.4  全程严控,保证质量
    绿地质量的保证和综合效益的持续稳定发挥,需要贯穿设计、建设和维护全过程的管理保障。绿化评价体系的全程管控主要体现在执行保障和过程监管。各地都将绿化评价体系纳入城市规划阶段的强制性规章中。在柏林,绿化评价体系被纳入强制执行的风景园林规划规章。与其他规划指标逻辑相同,易于被规划师接受,保证绿化评价体系顺利融入城市规划体系中。柏林的经验表明,规章比经济补偿更能有效促进绿化建设[8]。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绿化评价体系被纳入分区规章,成为政府行政审批和许可的内容之一,所有需要申请使用证书的项目都必须达到绿化评价体系的要求。在西雅图,它被纳入商业用地规章,使风景园林师能够更早参与规划,有机会提出富有创新性的设计手法。
    其次,贯穿绿化整个生命周期的过程监管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建成后的绿地维持较高的质量,并持续发挥预定效益。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绿化评价体系的管理流程(图2)可以总结出以下特点。1)GAR标准贯穿各阶段。在规划阶段,GAR是场地的规划条件和依据,规划成果的GAR必须满足规章要求,以获得许可和批复;在施工阶段,业主需要确保依规实施,建成成果满足GAR要求并通过现场联合审查;在使用阶段,业主需要保证建成绿地的维护,且GAR评分须始终高于规章要求。2)专家全程把控。在规划阶段,专家负责保证规划设计方案符合绿化评价体系要求,确保方案的可实施性并在规划申报文件上签字;在施工阶段,专家监督施工过程,并联合区环境署对现场进行审查。3)后期维护的技术保障。管理部门要求设计师提前制定绿地维护计划,包括养护工作内容和进度,如备土、施肥、灌溉、病虫害防治等。维护计划在提交之前必须先交给业主,确保业主知晓并有能力实施维护。在维护过程中,业主可以更换绿化措施,但必须保证GAR分值不低于规章要求。
    国外绿化评价体系的执行具有法律保障,实现了创新技术的指标化、强制化,从而保证其建设的常态化。针对我国现状,实现全程严控仍需有所突破。首先,人员保障。风景园林师需要熟悉和掌握评价体系中的相关技术。这无疑对设计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对于新技术的推广和集成则是必须环节。管理规定中对人员配备及过程监管的要求,是新技术得以高质量建设的重要保障,这也符合我国目前的改革方向,即要求强化个人执业资格制度,建立完善的工程质量终身责任制。其次,后期维护保障。“易建难管”是阻碍新技术推广的主要问题之一。只有维护得到保障,新技术的施行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管理规定中须加强对维护的要求,使设计师和业主在筛选技术的同时考虑到后期的维护问题,才能使绿化效益能够稳定和持续的发挥。

    3  小结
    面对日趋严峻的城市环境问题,城市建成区,尤其是高强度开发区环境的改善亟须绿化技术的集成创新,以实现绿地数量、质量和效益的同步提升。通过对国外绿化评价体系的分析发现,创新绿化技术集成能否成功推广与管理层面的控制和引导密切相关。一方面,管理部门要界定强制执行绿化评价体系的区域,纳入规划管理,明确评分标准,并对设计、建设和维护过程进行严格监管;另一方面,技术集成没有固定模式,贵在因地制宜。而管理层面可以结合片区现状、科研成果和技术水平构建评价体系,引入较适用的技术,引导业主和设计师的集成应用,充分发挥管理手段在室外环境改善技术集成应用方面的引导和推动作用。

    致谢:感谢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有限公司王磐岩副院长在本研究过程中给予的指导和帮助。

    参考文献:
    [1] 李延明,张济和,古润泽.北京城市绿化与热岛效应关系研究[J].中国园林,2004(1):72-75.
    [2] 丁金才,张志凯,奚红,等.上海地区盛夏高温分布和热岛效应的初步研究[J].大气科学,2002,26(3):412-420.
    [3] 孙喆.北京中心城区内涝成因[J].地理研究,2014,33(9):1668-1679.
    [4] 张玲,徐宗学,阮本清.北京城市热岛效应对气温和降水量的影响[J].自然资源学报,2006,21(5):746-755.
    [5] 李延明,郭佳,冯久莹.城市绿色空间及对城市热岛效应的影响[J].城市环境与城市生态,2004,17(1):1-4.
    [6] 赵彩君.城市风景园林应对当代气候变化的理念和手法研究[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11. 
    [7] 陈莉,李佩武,李贵才,等.应用CITYGREEN模型评估深圳市绿地净化空气与固碳释氧效益[J].生态学报,2009,29(1):272-282.
    [8] Senate Department for the Environment, Transport and Climate Protection. The Biotope Area Factor as an Ecological Parameter[EB/OL]. [2016-06-06]. http://www.stadtentwicklung.berlin.de/umwelt/landschaftsplanung/bff/index_en.shtml.
    [9] Hirst J, Morley J, Bang K. Functional Landscapes: Assessing Elements of Seattle Green Factor[R]. Seattle: The Berger Partnership P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2008.
    [10] Kruuse A. GRaBS Expert Paper 6: The Green Space Factor and the Green Points System[R]. London: the Town and Country Planning Association, 2011.
    [11] Cidlowski L, McGlynn M, Stack R C, et al. Preliminary Draft Green Area Ratio Guidebook[R]. Washington, D.C.: District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Natural Resources Branch, Watershed Protection Division, 2015.
    [12] Building natural value for sustainable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green infrastructure valuation toolkit user guide[EB/OL]. [2016-06-06]. http://www.bit.ly/givaluationtoolkit.
    [13]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构建(试行)[Z].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5.
    [14] Spronken-smith R A,Oke T R. The Thermal Regime of Urban Parks in Two Cities with Different Summer Climat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mote Sensing, 1998, 19(11): 2085-2104.
    [15] Shashua-Bar L,Hoffman M E. The Green CTi-C Model for Predicting the Air Temperature in Small Urban Wooded Sites[J]. Building and Environment, 2002, 37(12): 1279-1288.
    [16] 索奎霖.面积、位置、效益:城市绿地生态效益的三大柱石[J].中国园林,1999(3):52-53.
    [17] 朱春阳,李树华,纪鹏,等.城市带状绿地宽度与温湿效益的关系[J].生态学报,2011,31(2):383-394.
    [18] 申晓瑜,李湛东.园林植物叶面积指数研究进展[J].吉林林业科技,2007,36(1):18-22.
    [19] 吴云霄,李华军,董仕萍,等.重庆市公园7种植物群落结构对夏季微气候的改善效果[J].西部林业科技,2007,36(2):75-79.
    [20] Profous G V, Rowntree R A, Loeb R E. The urban forest landscape of Athens, Greece: aspects of structure, planning and management[J]. Arboricultural Journal, 1988, 12(1): 83-107.
    [21] 李辉,赵卫智,古润泽,等.居住区不同类型绿地释氧固碳及降温增湿作用[J].环境科学,1999(6): 41-44.
    [22] 张丽红,刘剑,李树华.铺装及园路用地比例对园林绿地温湿度影响的研究[J].中国园林,2006(8):47-50.
    [23] Chang C R,Li M H,Chang S D. A Preliminary Study on the Local Cool-island Intensity of Taipei City Park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07, 80(4): 386-395.


    (编辑/刘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