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风景园林发展的当代性特征研究

    关键词:风景园林;当代性;大景观;生态观;公共性;城市设计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contemporary; comprehensive landscape; ecology; commonality; urban design

    摘要:在中国风景园林发展出现争议的大背景下,通过梳理当代风景园林不同的发展观,并结合案例对比分析,对当代中国风景园林的内涵进行定义。概括中国风景园林发展的当代性特征,其一是风景园林(景观)协调各相关专业主导大尺度区域总规及城乡片区规划;其二是生态保护理念与技术广泛应用并成为场地规划设计的基础;其三是设计对象经历了从独立花园到城市开敞空间,从满足单一休闲功能到服务城市综合功能的过渡。中国风景园林已经在当代性视野下进行了一定的研究和实践,但风景园林当代性还需要对时间、阶段和标志性的理论贡献与实践项目等内容进行界定。对其进行抛砖引玉地梳理和界定,以期引发行业学者对风景园林当代性的思考和研究。

    Abstract: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development controversy of contemporar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China, this paper attempts to summarize the different views on the development of contemporar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China and define the connotation of the contemporary landscape in China based on case analysis. The authors discussed the generation and features of contemporar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China. The first is to coordinate the regional-scale master planning and urban planning; the second is that the basic concept and technology of ecological protection is widely used in the site planning and design; and the third is designed object changing from the independent garden to open space, and function from the single leisure to meeting the comprehensive demand. Chines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has been studied and applied in the field of contemporary vision. Meanwhile, it is necessary to define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he time, stage and landmark. The author defined this topic in order to arouse the scholars' thinking and research on the contemporary landscape architecture.

    内容:

    1  当代中国风景园林发展观
    风景园林学、建筑学和城乡规划学是人居环境科学的三大支柱,是生态文明和宜居环境建设的核心学科。随着改革开放引入西方规划设计理念和城市化的快速建设与发展,中国风景园林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正经历着巨大的机遇和挑战。当前,风景园林规划设计领域出现了全球化视野下的世界园林发展观和以中国文化为根基的传统园林发展观等多元化思潮,在学科多元发展的背景下,准确定位当代中国风景园林的发展方向和路径,对于学科发展具有重要的划时代意义。
    1.1  全球化视野下的世界园林发展观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西方大量的优秀设计师和先进设计思想引入国内,“科学”和“生态”等理念开始频频出现在中国园林的实践和研究中,这对于中国园林的发展无疑是积极的。但如何辩证地学习西方学者及从业人员提出的城市雨洪管理、生态安全格局等技术手段和规划设计策略则是中国当代风景园林亟须解决的问题。
    1.2  以中国文化为根基的传统园林发展观
    西方现代园林的发展模式是否适合中国的国情一直备受争议,很多学者认为中国园林应该具有诗情画意,入诗入画,如诗如画[1]。传统的山水美学和造园手法是风景园林的至高境界。园林设计中各景点的空间划分和循序而进的空间组合里,皆有其起、承、转、合的章法序列[2],比如网师园布局合理、结构紧凑、建筑精巧、空间比例尺度协调,深含文化内涵和典雅气息(图1)。随着风景园林学科的实践和研究领域大大超越传统园林的围墙,理论和实践中的生态环境等综合问题也超越了传统园林技术所能解决的范畴[3]。因此中国传统园林的服务对象、研究尺度已经发生了颠覆性变化[4],如何引进新理念,并且在中国传统园林的延长线上进行发展成为当代中国园林发展的重要命题(图2)。

    2  何为“当代中国风景园林”?
    “风景园林”一词产生于1863年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在给纽约中央公园委员会信中的落款——Landscape Architecture[5]。1948年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成立时, 出于对环境危机的应对,风景园林学科成为“一种与自然系统、自然界的演化进程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关系密切联系的专门知识、专门技能和专门经验”。1865年奥姆斯特德主持建设的为大众提供服务的纽约中央公园开拓了现代风景园林学的先河(图3)。1958年奥姆斯特德和克尔弗特·沃克斯(Calvert Vaux)以“绿草坪”的设计从纽约中央公园33个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标志着美国的现代景观成为普通公众可参与的身心愉悦的空间[6]。易道(EDAW)创始人之一盖瑞特·埃克博(Garrett  Eckbo)提出的“风景园林要为生活服务”,明确了风景园林的社会属性, 作为风景园林师,他曾被纽约地方政府聘为专家,来帮助解决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水土流失问题。丹·凯利(Dan Kiley)将传统与现代有机结合起来,引发了后来被定义为“现代主义”的设计思潮。之后,詹姆斯·罗斯(James Rose)开创了一种独特的和非传统的景观思考方式,推动了风景园林创造性思维的发展。伊恩·麦克哈格(Ian McHarg)于20世纪中期以自然科学的视角指出了生态保护的紧迫性,对生态意识的觉醒有重要的推动作用[7]。随后, 1978年西蒙兹的《大地景观:环境规划指南》,也在麦克哈格《设计结合自然》后第一次全面引入生态学观[8]。这些西方学者、社会和学术机构都分别从风景园林的特征、属性和功能等方面推动了西方风景园林的产生和发展。
    随着时代的发展,城市问题的更新,以及人类室外生活空间类型的多元化,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和研究的对象已从花园到公园,又经历从园林—城市开敞地(园林、绿地、广场等) —风景区、湿地和国家公园等,后又拓展到整个区域景观格局,包含建成环境与风景环境在内,风景园林学的研究尺度不断拓展[9],因此,中国风景园林行业上也经历了从园林—城市绿化—风景园林的名称演变[10]。此外,当代风景园林师不再仅限于美学视角下的空间塑造,开始更多地从多学科视角探讨场地生态、环境、水利、地理和地质等更复杂的矛盾诉求,当代风景园林成为解决场地综合问题的桥梁和媒介,也是综合问题方案的物质空间载体。
    在当代的语境下,全球风景园林在发生着巨大变化,而我们的本土风景园林也应形成当下的新秩序,国内风景园林一线设计师和学者对此发出了不同声音,如何在传承中华传统园林文化的基础上实现创新,合理解决城市不断涌现的问题是当代中国风景园林发展的关键。当下众多行业学者和实践者开始尝试中国风景园林当代性的探索,有的学者专注于传统手法的新中式表现,也有学者认为当代性应该更多地对西方的新手法、新技术、新材料进行借鉴,还有学者通过对建筑空间手法的转译进行当代性探索。总体来看,当前学者更多地从空间形式或技术材料上对中国风景园林的当代性进行研究,但未能从内涵和思想上对其进行深层次探索。本文试图对中国风景园林当代性的阶段和标志性的理论贡献与实践项目等内容进行界定,以期从本质和内涵上探究中国风景园林的当代性特征。本文首先将当代的中国风景园林定义为改善人地关系,在多尺度的空间载体上,通过合理的空间和技术手段建造宜居环境的学科,其中宜居包含2个层次。
    其一是生态宜居性,指风景园林可以应对城市高速发展带来的气候变暖、城市雨洪、土壤污染等生态环境问题,创造具有生态弹性的物质生存环境,此外,笔者认为生态宜居指的是人的生存环境,而非地球生态系统,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较强的自我修复和演替性,而人类对于生态系统的作用是很微小的。
    其二是文化宜居性,人既具有自然属性,也具有文化属性。中国人的生活环境中延续传统的中国造园思想是很自然的事,但同时,当代中国风景园林宜反映中国园林的创新性和批判性,代表着一种创新进取、自我批判的精神和造园实践[11],也就是说它不应该是对中国传统园林的简单拷贝。

    3  当代中国风景园林发展特征和途径
    通过大量的实践和文献综述研究,笔者在此抛砖引玉,提出中国风景园林发展的当代性特征,其一是风景园林(景观)协调各相关专业主导大尺度区域总体规划及城乡片区规划;其二是生态保护理念与技术广泛应用,并成为场地规划设计的基础;其三是风景园林的设计对象经历了从独立花园到城市开敞空间,从满足单一休闲功能到服务城市综合功能的过渡。
    3.1  大景观:风景园林协调各相关专业,主导大尺度区域总体规划及城乡片区规划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著名设计事务所SASAKI、EDSA等就从尺度上拓展了景观规划设计的范畴,开始承担大尺度的规划项目,而从20世纪90年代起,以美国著名风景园林师詹姆斯·科纳(James Corner)为代表,风景园林师们提出了景观都市主义的理念,提倡风景园林的整体性,当代城市已经不再是中心化、高密度和由建筑主导的,绿地系统等开放空间成为组织城市经济和生活的主导性要素。在中国,笔者在15年前即首次提出“大景观”的整体性设计思维,并总结出大景观理念规划设计的工作流程(图4),开始倡导景观规划与设计的整体性特征,在设计范畴上推动了中国当代风景园林的发展。
    风景园林设计工作在区域规划-城市规划-城市设计等不同领域中起到有机联系的作用,在构建城市生态风景系统、片区规划与城市设计、城市开敞空间与组团景观系统上起到主导性作用(图5)。因此,当代风景园林不能与“造园”以及“环境小品设计”“种草种树”等同起来。当代风景园林应该是区域规划和景观生态规划的制定者,城市规划和综合规划决策的参与者。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不应仅注重物质环境,而应强调以人为本的社会目标、强调生态观念、强调文化多元等。因此,风景园林作为维持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绿色综合体,风景园林师应该发挥在解决场地综合问题中的桥梁作用,与多方合作,探讨场地生态、环境、水利、地理和地址等综合问题,发挥其在带动社会经济发展、维护生态环境等方面的重要运用价值,成为影响城市发展的重要内容和必要手段。
    3.2  生态观:生态保护理念与技术广泛应用,并成为场地规划设计的基础
    随着城市化的推进,环境污染、洪涝灾害、热岛效应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等一系列生态和环境危机出现,当代风景园林学科的实践和研究领域已经大大超越了传统园林的围墙,理论和实践中都面临着生态环境等综合问题。麦克哈格于20世纪70年代开始提出生态规划,他倡导保护环境资源和在城市建设发展过程中实现生态的可持续发展。在研究中他模拟建立华盛顿地区的生态开发模型,预测出在不加控制的无序开发模式下数十年后的城市发展状态。他认为这是一种忽视固有的生态平衡且不适合城市发展的模式。主张在城市发展中要以确切的基础资料为依据进行评价,将城市土地分为适合使用的地区和具备保留价值的城市区域[12]。基于此,他在城市适合度基础上提出城市发展适合度评价,制定出华盛顿地区2000年的放射状走廊式规划(图6)。他提出将地质、地形、水文、土地利用、植物、动物和气候等要素作为开发选址的评价因子,通过多层叠加进行综合适宜性评价。当前中国也正在经历类似的转变——以区域自然环境与自然资源适宜性的等级分析为核心的生态学框架,通过科学的分析方式和合理的竖向设计去解决场地生态问题,其已经成为规划设计的重要支撑(图7)。
    尽管在中国传统园林中也涉及雨洪管理等生态措施,例如在颐和园后山通过拦、阻、蓄和导等综合设施和手段解决雨洪问题,但随着城市生态问题的逐渐恶化,生态在场地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高,如何在传统的生态智慧基础上,吸收西方当代科学的分析方法,根据场地大生态环境的分析整体认知,以场地生态敏感性为依据综合评估场地不同区域的雨洪风险、土地安全和生物迁徙阻力等因素,引导场地合理分区和交通组织等环节显得越发重要。
    规划设计需要明确保留水敏区、生物迁徙廊道等不适合建设的区域,并通过合理的地形设计、植物配置引导场地的生态过程,让自然做功。例如雨洪管理已成为当今统筹生产、生活、生态,提高城市发展的宜居性,制止对城市生态系统内山体、河流、海岸、湿地、植被、土壤等的一切破坏行为,调整城市土地使用的模式,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模式。同时,要考虑的景观与建筑等其他场地因子间的融合性,通过一种整体性思维重塑场地自然环境。易兰设计也在多年的规划设计实践中将生态理念与技术广泛应用,并将其作为场地规划设计的基础,易兰设计完成的北京兴华公园(图8)、北京温榆河生态走廊在水体修复方面,秉承“全局着眼、流域统筹、尊重水系统自然演替规律”的理念,采用水质净化、植被恢复、生境重塑等修复方法,重点对河流水系的生物多样性、河道形态、污染水体、硬质驳岸等进行修复。清华大学刘海龙完成的清华胜因院改造,北京大学俞孔坚完成的哈尔滨群力公园、迁安三里河公园等在场地的雨水管理方面做出成功的示范,清华大学郑晓迪在棕地生态技术应用方面提出“棕色土方”[13],同济大学刘滨谊的城市小气候和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刘晖的“南门花园”生境营造,这些都从实践和研究层面大大推动了当代中国风景园林生态性的发展。
    3.3  公共性:设计对象经历了从独立花园到城市开敞空间,从满足单一休闲功能到服务城市综合功能的过渡
    随着风景园林关注问题和研究尺度的变化,其设计视角也从关注空间艺术到关注城市功能,从关注物质空间艺术到更加关注满足场所的公共性和满足公众利益的综合实践。其核心表现是设计对象经历了从独立花园到城市开敞空间,功能从满足单一休闲功能到服务城市综合功能的过渡。具有开放性的当代城市公园,应在满足人们休闲游憩功能的同时兼具人文传承、防灾避险等多方面作用。1846年,英国伯肯海德公园建成,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开放性和公共性的城市“公园”。美国风景园林师奥姆斯特德利用自然环境创造绿色开放空间,利用带状绿地串联分散各处的大型面状绿地,为市民提供公共性的绿色游憩空间。在中国,政府和风景园林师也共同推动了公共空间的发展。由易兰设计和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合作完成的望京SOHO建成后,成为北京重要的公共开放空间,同时也成为北京门户的新地标。设计通过动感流畅的线条,创造了尺度适宜、空间丰富、功能复合的人性化广场。流畅的景观和夜景照明为市民提供了一个开放式的生活舞台。流畅的绿岛围合出了一系列的开放场地,每一块场地都具有一定的功能,活动场、运动场、咖啡座、慢跑道和植物游园既相对独立,又彼此联系。这里是为市民创造的表演舞台,为不同群体的锻炼、健身、聚会等活动提供了理想的场所(图9)。
    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西方兴起了致力于研究使用者心理和外界环境之间的相关性的“环境行为”学,而以环境行为学为基础营造契合使用者心理的宜人环境成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的另一核心[14]。梁鹤年提出“城市人”理论,同样是对规划设计中人本主义的认知,规划设计是满足聚居人理性追求空间接触机会的理性规划,其实践的焦点在于获取“上令下达、下情上传”的民主规划机制[15]。如何根据不同场地游人的心理、习惯、爱好、需求等,合理布局场地的游憩体系(道路、场地、服务设施),体现人文关怀,对于场地使用率和受欢迎程度至关重要。在当代,环境心理学仍旧是人文地理学、城乡规划学等学科的重要研究内容,而多种粒度的大数据类型的出现,如适宜大尺度研究的公交刷卡数据,小尺度中的百度热力图、手机数据等成为环境行为学研究的重要支撑,通过大样本数据的分析,反映全龄的需求,实现合理的功能布局,是当代中国风景园林人本主义的体现。
    另一个设计案例——麓湖红石公园,位于四川成都南部麓湖总部经济及创意产业发展片区的中心地带,占地面积11hm2。红石公园坐落在5个居住区组团中间的谷地上,如何确立社区环境认知,构建务实的游憩服务体系,满足娱乐玩耍、社交集会等多样需求是设计的关键。设计将其定位为“功能完善的独立型生态综合社区公园”,设计师出于各年龄层“用户”复杂需求的满足,关注社区居民健康。基于以上分析,设计团队力求通过各项设计元素激发周边居民的户外生活热情。为满足全龄化的花园游览需求,公园核心的太阳谷区域便生成了以满足儿童和青少年活动需求为主的七彩游乐园、全龄向的阳光草坪、中央烧烤区、以中老年人活动为主的香樟棋语林、石生灵泉等丰富的空间类型和功能布局(图10)。麓湖红石公园满足了空间多样性需求,营造丰富的空间氛围,再现了场所精神,其设计实际也是风景园林主导城市开敞空间的范例,同时诠释了风景园林的主导性特征。

    4  结语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态环境的逐渐恶化,风景园林所涉及的范围及应对的问题也更加多元化,风景园林作为解决城市问题的重要空间载体,应在保证中国传统园林生命力的同时,去适应城市复合系统的动态变化。在当代中国风景园林的实践和研究中,规划设计师应创新、批判地看待新鲜元素,将中国古典园林造园艺术的精髓与当代社会经济发展需求相结合,学习西方先进景观元素和技术,传承传统造园手法,不断提升风景园林系统的生态弹性和文化稳定性。无论时代如何发展,风景园林的核心价值是在保护自然环境的前提下,在适当的空间和技术手段下实现对人地关系、人居环境的改善,其最高层次是实现生态宜居性和文化宜居性的高度统一。

    参考文献:
    [1] 孙筱祥.生境·画境·意境:文人写意山水园林的艺术境界及其表现手法[J].风景园林,2013(6):26-35.
    [2] 孟兆祯.园衍[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2:57.
    [3] 杨锐.风景园林学的机遇与挑战[J].中国园林,2011(5):18-19.
    [4] 杨锐.融贯型互动式多尺度公共性:清华大学风景园林教育思想与实践[J].中国园林,2008(1):6-9.
    [5] 王晓俊. Landscape Architecture是“景观/风景建筑学”吗?[J].中国园林,1999(6):46-48.
    [6] 中国园林博物馆,易兰规划设计院.美国风景园林之路[M].北京:中国园林博物馆, 2016:36-41.
    [7] 刘新宇,刘纯青.伊恩·麦克哈格与约翰·西蒙兹生态思想比鉴[J].风景园林,2015(8):106-111.
    [8] 王欣.美国当代风景园林大师:J. O. 西蒙兹[J].中国园林,2001(4):75-78.
    [9] 成玉宁,袁旸洋.当代科学技术背景下的风景园林学[J].中国园林,2015(7):15-19.
    [10] 王绍增.风景园林学的领域与特性:兼论Cultural Landscape的困境[J].中国园林,2007(11):16-17.
    [11] 陈跃中.传承文人情趣,彰显当代精神:探索当代文人园之路[J].中国园林,2016(6):40-44.
    [12] Mcharg I. Design with nature[M]. Doubleday/Natural History Press, 1971: 155.
    [13] 刘海龙,张丹明,李金晨,等.景观水文与历史场所的融合:清华大学胜因院景观环境改造设计[J].中国园林,2014(1):7-12.
    [14] 陈跃中.当下场地设计的三个缺失[J].风景园林,2011(3):57.
    [15] 梁鹤年.城市人[J].城市规划,2012,6(7):87-96

    (编辑/李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