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
期刊搜索:
  • 当期推荐
  • 期刊检索
  • 目录索引
  • 业界新闻
  • 投稿须知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远程稿件处理
期刊杂志

    从植树种草,到生态修复,再到自然再生——基于绿地营造视点的风景园林环境生态修复发展历程探讨

    关键词:风景园林;生态修复;自然再生;生物多样性;可持续发展;植物景观营造

    Key words:landscape architecture; ecological restoration; natural rehabilitation; biodiversity;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lant landscaping

    摘要:人类与自然的关系,逐渐由对决向共生、共存的方向转化与过渡,中国园林绿化与绿地植被建设也进入了生态修复的发展阶段。首先回顾了新中国成立之后植树种草的历程,指出该种绿化方式与部分园林绿化属于代偿植被;然后提出了我国在当前生态修复过程中,外来植物比例偏高、生物多样性丰富度不高、没有考虑植物群落演替规律等问题;接下来指出我国应该逐步走向自然再生的途径,内容包括原则:可持续性开发、缓和、生物生息空间营造,以及种子库理论与潜在植被理论的应用研究与实例等。最后,概括了我国绿地植被营造过程中存在的几个重点问题与解决方案。

    Abstract:Whe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 and nature has changed gradually from opposition to mutualism, the practice of plant landscaping in China has also entered a new stage that focuses on the issue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This paper first reviewed the history of the practice of plant landscaping in the early years after the foundation of the new China and pointed out that these planted grass and trees should be considered as substitutional vegetation. Then, this paper analyzed several critical problems in the practice of plant landscaping, e.g. the excess of invasive plants, the weakness of biodiversity, the the overlook of principles of the succession of the community. This study then argued that the practices of plant landscaping in China should shift to the way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natural rehabilitation. The principle mainly include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eed bank theory, potential vegetation theory, etc. Finally, the critical problems during the practice of plant landscaping in China are concluded together with recommended solutions.

    内容:

    从聚落、到村镇、再到城市的发展历程,就是人类进一步脱离自然,并与自然对决逐渐激化的过程。在这个对决过程中,人类为了追求不断提高的生活舒适性,城市自然度进一步降低,生物多样性指数进一步下降,致使人与自然的距离越来越大,城市环境进一步恶化。这种状况已经危及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与身心健康。
    为了改善城市环境与提高城市自然度,人们试图进行城市与郊区环境的生态修复。在城郊环境的生态修复过程中,绿地植被营造是最主要与最重要的手段与方法。
    中国城郊绿化历经近40年来的高速发展,现在已经由植物种类单调走向生物多样性丰富、由单纯的园林绿化走向生物生境营造、由满足园林功能要求走向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本文旨在基于绿地营造大趋势视点,探讨风景园林环境生态修复发展历程。为了研究风景园林环境的生态修复历程,有必要首先研究植被类型。这是因为生态修复的不同阶段,可能出现的植被类型有所不同。

    1  植被类型——按照来源与自然度高低的划分方法
    植物的自然状态,以不具备移动能力的植物个体群体为基本构成单位,占据一定的空间。同时,植物的自然状态,通过气候、水分、土壤等无机环境,以及与包含遗传基因在内的植物自身所具有的内在环境,同时由于植物之间直接间接的竞争、共存关系的相互作用,影响或制约着存在状态,并与环境条件的综合作用相对应,呈现出独自的时间与空间序列。
    植物的自然状态,可以通过生长发育中的植物集团,即植被进行具体的把握。通过时间与空间尺度的存在方式,植被可被分为以下类型[1]。
    1.1  自然植被
    有史以来,人类活动对于植物的自然状态影响巨大。在我们日常生活区域及其周边生长着的植被,以某种形式受到人为的干涉,使其种类组成、群落构造发生变化。在亚高山、高山以及沙漠地带等由于受到人为影响极其有限而残存着自然状态的植被。这种基本上没有受到人为干涉的植被被称为自然植被(natural vegetation)。作为气候、水分、土壤、历史等各种环境因素的总和,自然植被成为当地最发达的植被。如果自然环境不产生大的变动,自然植被作为同一或者同质的植被能够持续存在。
    根据对象的不同,自然植被可被分为原始植被、过去自然植被、现在自然植被以及现在潜在自然植被。
    目前,地球表面生长着的植被,从过去到现在完全没有受到人为活动影响的只限于极小部分。但是,如果人为活动影响程度轻,或者影响年代久远,也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空间的迁移,形成与自然植被基本相同的植被。该类植被也被当作为自然植被。
    1.2  代偿植被
    人居环境周边的植被,经常进入人们的视野,随时可以进行直接接触,这种受到人为干涉的植被称为代偿植被(substitutional vegetation)。代偿植被属于当地自然植被的置换物,即使处于单一自然植被的土地上,也会随着人为干涉的质与量的不同而形成各种各样的代偿植被。
    农田或植被被毁坏的山坡,经过长期放置,首先萌发出草本群落,随后生长出灌丛林、乔木林,最终形成当地的自然植被,这是一种持续稳定的群落。因此,如果形成当地的自然植被,代偿植被就被限制;相反,通过代偿植被,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判定出该地的自然植被。
    1.3  原始植被
    在某地遭受人为影响以前的植被称为原始植被(original vegetation)。
    无论地球尺度还是区域尺度,有史以来约1万年之间,导致植被生长发育与分布产生变化的气候没有发生过巨大变化,所以现在地球上残存的大部分自然植被,与原始植被相同或者同质。在火山活动、水分收支变化(主要指湿地等)等与植被相关的环境条件、立地条件大幅度变化的土地上,原始植被与自然植被会随着对象植被的年代、时期的变化而变化。
    1.4  现存植被
    作为适应于各种各样的自然环境因素、历史要素、人为要素总和的结果,现在各种各样的土地上生长着的植被称为现存植被(actual vegetation)。对于各种的现存植被,也可称为林相(stand)。
    在自然丰富的自然绿地区域,诸如生活人数非常稀少的热带原生林、高山以及极地附近,现存植被的大多数为自然植被。另一方面,在城市近郊等绿地与人们生活关系密切的地区,由于环境条件、立地条件与人为影响的质和量在时间序列中可以细化并复杂交织,现存植被的分配与面积,多呈现出极其细分的斑块状。
    1.5  潜在植被
    长期受到人为活动影响的结果,不仅导致原始植被和自然植被遭到破坏、代偿植被泛滥,而且由于改变地形、填海造田、表层土壤流失等造成了植被生长环境、立地条件的大程度改变。大规模的土地变化、环境条件的改变,造成曾经覆盖着该土地的原始植被、自然植被生长发育困难,从而形成与改变了与土地条件相对应的具有形成不同自然植被的潜在能力的立地条件。
    基于以上考虑,德国的Tüxen R.(1956)提出了潜在自然植被理论(Today's Potential Natural Vegetation)。潜在植被理论表明对于现在土地上即使覆盖着代偿植被,如果现在停止一切的人为干涉,该立地条件具有形成一种自然植被的潜在能力。这种植被属于该立地条件下能够生长的多层构造、最为发达的植被,从时间序列上来看,也属于能够持续的自然的终极群落。
    在原始植被、自然植被残存的场所,一般来说,潜在自然植被与现存植被一致。对于潜在自然植被,应该在调查残存的自然植被、片段的林相、残存自然大树的基础上,对与植被相关的各种各样的因素进行综合考虑并进行把握。

    2  植树种草——代偿植被的营造
    新中国成立以来至20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与北京市的国土绿化(包括林业绿化与园林绿化)先后经过“普遍绿化,重点提高”(50年代)、“绿化一切荒山荒地”(1956年)、“实现大地园林化”“绿化结合生产”(1958年)、“黄土不露天”(1965年)、“绿化祖国”“备战、备荒、为人民”(1972年)、“黄土不露天”(1979年)、“生态健全的文明城市”(80年代)、“生态园林建设”(90年代)等诸阶段。取得的巨大成果,主要表现在积极开展了植树造林、绿化山区的活动,在平原地区进行了农田林网化和郊区四旁(宅旁、村旁、路旁、水旁)绿化,种植防护林带,遏制风沙;在市区加强了城市园林化建设,改善和美化了城市环境[2-4]。
    但由于其中的“大跃进”时期对植被与环境的巨大破坏以及“三中全会”之后,经济高速发展,城市开发、住宅建设、道路开发、填海造田,植被减少,泥石流、山崩时常发生,水土保持与荒山绿化成为绿化的主要目的,没有融入“生态修复”理念的快速绿化成为当时追求的目标。通过这种植树种草的手法营造的绿地植被多属于代偿植被,在生态改善、景观美化等方面发挥作用的同时,不能针对绿化场所的多样性进行相应的绿化,构不成复杂的生态系统,难于出现群落演替现象。该种植被多处于群落迁移过程中,属于不稳定的植被形态(图1)[1]。

    3  生态修复——对于已破坏环境进行生态修复的局限性
    20世纪中叶开始,伴随着全球工业化社会的飞速发展、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生产效率的逐步提高,环境破坏、环境污染以及环境劣化现象日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试图利用生态学的原理和手法进行修(恢)复被破坏与受损的环境,补偿已经被降低了的环境效益,以此来保障环境的可持续发展[5]。在生态修复的研究和实践中,涉及的相关概念有生态修复(ecological rehabilitation)、生态恢复(ecological restoration)、生态重建(ecological reconstruction)、生态改建(ecological renewal)、生态改良(ecological reclaim)等。
    实际上,由于缺乏对生态系统历史的了解、恢复时间太长、生态系统中关键种的消失、费用太高等,受损的生态系统要恢复到理想状态很难实现[6]。同样,在园林绿化实践过程中,生态修复已经显示出局限性。
    3.1  外来植物种类偏多,有待提高乡土植物比例
    2003年,通过对北京城区五环内维管束植物调查,其中乡土植物比例为52.05%,外来植物比例为47.95%。2011年通过对北京建成区维管植物的“米”字形调查,在调查到的311种植物中,乡土植物138种,外来植物173种,外来植物种类所占比例高达55%,这说明外来植物在北京市区所占比例越来越大[7]。
    从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环境修复来看,外来植物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外来植物的人工繁殖与栽培以及自然繁衍,造成部分乡土植物原有分布与生长区域的减少,甚至消失;2)外来植物与乡土植物之间出现了渗透性杂交问题;3)外来植物的引入扰乱了当地已经稳定的基因系统;4)外来植物的扩散与蔓延,破坏了当地固有的自然环境与景观;5)外来植物的不当利用,造成了人工绿化景观与当地固有的人文风土氛围的不协调[8]。
    可以想象,在城市建成区中外来植物比例超过本地乡土植物的危害性表现得不十分明显,但是如果在郊野公园和山区废弃地生态修复项目中外来植物比例偏高,则很难达到生态修复的目标和效果。
    以乡土植物为主体的园林绿化与植物景观营造不仅可以保护当地的自然环境、有利于园林绿地的维护管理,还可以形成富有当地特色的植物景观[8]。我国利用乡土植物进行植物景观营造的范例之一就是川西林盘。
    川西林盘是指成都平原及丘陵地区农家院落和周边高大乔木、竹林、河流及外围耕地等自然环境有机融合,形成的农村居住环境形态。这种历史形成的集生产、生活和景观于一体的符合农村居住环境形态在成都平原通常被称为“川西林盘”。
    林盘的生态价值为:1)城市森林的外延;2)生物多样性丰富;3)形成小气候。林盘构成要素为:1)自然要素:林木、水系;2)人为要素:宅院、田园。川西林盘的植被划分为5个植被型组、11个植被型、107个群系。主要植被类型有:1)针叶林:常绿针叶林、落叶针叶林和针阔混交林;2)阔叶林:落叶阔叶林、常绿阔叶林、常绿落叶阔叶混交林;3)竹林:散生竹林、丛生竹林、混生竹林;4)灌丛:落叶灌丛、常绿灌丛;5)地被[9]。
    基于乡村景观为主体的川西林盘植物景观营造手法不仅可以应用于园林绿化中(图2),还可以进一步应用于城市绿化中。
    3.2  绿地植被物种较为单调,有待提高生物多样性丰富度
    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是国际上资源与环境保护工作的重点内容之一。如何利用城市环境进行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是当今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热点课题之一。城市绿地植被的建设过程,特别是植物园、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的建设过程亦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态修复的过程。
    园林配植物种构成越单一,可操作性越强,成本也越低,但是,发生各种严重病虫害的可能性越大。比如在美国,由于荷兰榆树病的暴发和流行,使得以美国榆(Ulmus americana)为主要行道树的城市园林遭到很大破坏。而美国榆是美国西部地区城市园林栽植的主要乡土树种,分布很广。有的城市特别是在老的城区,美国榆可占行道树总数的90%以上,形成了爆发性的流行性传染,产生毁灭性灾害。在发现了树种构成单一而易导致这种病害的流行后,许多城市绿化机构在城市园林的营造中,采用了多树种构成的配置方式。据试验观察,当美国榆栽植数量低于树种栽植总量的10%~15%时,就可以最大幅度降低荷兰榆树病的危害。
    我国许多城市也存在树种单一的情况,不但景观单调,绿化效果差,而且容易爆发大规模病虫害。如西北、华北某些城市,过去行道树大多数是由各杨属(Populus)植物组成,所占比例达到80%以上。由于树种单一,杨树光肩星天牛的大量蔓延,最终导致市区所有杨树不得不砍伐、烧毁,几十年的绿化成果毁于一旦,造成极大损失。
    为此,在城市绿地规划、建设过程中,要充分考虑维护物种多样性。以植物园、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的形式为人们提供娱乐、休闲、休息、陶冶情操、文化教育的同时,也保护了物种的多样性[10]。
    3.3  缺乏当地潜在植被研究,有待形成植物群落演替性
    任何植物群落都是由生长在一定地区内、并适应该地区环境条件的植物个体所组成,有着其固有的结构特征,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发展。在环境条件不同的地区,植物群落的组成成分、结构关系、外貌及其发展过程都随之不同。可以说,一定的环境条件对应着一定的植物群落,例如亚热带分布常绿阔叶林,而温带主要分布针阔混交林[10]。
    植物群落是否具有演替性是生态修复成功与否的重要手段之一。1911年,日本在营造明治神宫时,以日本独自的神社森林形态为目标,在研究东京周边武藏野自然植被的演替规律的基础上,营造城市内的植被景观,成为城市森林营造的典范[10-11]。
    在进行植物景观营造设计中,设计者首先深入研究了当地武藏野自然森林演替规律,按照栽植后当时(阶段I)、栽植后50年(阶段II)、栽植后100年(阶段III)以及栽植后150年(阶段IV)进行了种植设计,并勾画出了每个阶段植物群落结构与植物景观的预想图(图3、4)。
    图4中有各种树木高度,由乔木、亚乔木、小乔木、灌木构成。设计者把这种各种树种混合的现象称为“多样性”,把包含各种树高的构成称为“多层性”。
    在当时,虽然还没有“多样性”的说法,但这种做法等同于现在的“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营造,即种的多样性的思考方法在100余年前已经被提出,这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值得我们学习。

    4  自然再生——可持续发展的环境营造途径
    为了恢复过去损坏的生态系统以及自然环境,有必要对河流、湿地、滩涂、山村、田野、森林和珊瑚礁等的自然环境进行维护、再生、营造和保护性管理,尽量使生物(植物与动物)获得从前那种独立生活、世代繁衍和自由活动的环境条件和状态,这就是自然再生(natural rehabilitation),又被称为环境复原(environmental rehabilitation)[12-13]。这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环境营造途径。
    4.1  自然再生原则
    4.1.1  可持续性开发
    随着对环境问题关心度的增加,人们逐渐从由对于在开发中进行保护的观点转变为可持续性开发的思考方法。为了能够给予子孙后代保留自然环境的潜在能力,必须追求最适化的经济性、社会性与生态性开发行为。对于居住、资源、能源、交通、娱乐等的课题,首先有必要取得大多数人合意的建设规划,在此基础上通过导入生态技术的手法进行积极的保护对策,得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并通过运用风景园林学的应用生态学技术,进行合理的规划设计与施工。
    4.1.2  缓和
    缓和(mitigation)被应用于作为可持续性环境建设领域,意味着对于开发行为中应该采取的自然再生、复原等的代偿、缓和措施。具体来讲,为了使开发行为对于自然的影响处于最小限度,必须着眼于环境的自然性开发,以达到环境保护的目的:1)特别易于遭受影响的场所回避开发计划;2)对于预定开发区域进行最小化的规划;3)对于附近具备类似环境条件的场所中,移植自然植被等,作为代替资源使用;4)在其他场所进行新的同样环境的修复、再生。
    4.1.3  生物生息空间营造
    生物生息空间(biotop)营造对于自然再生具有重要意义。Biotop本来的意思为:特定的生物群落能够生存的场所。在德国,生物生息空间作为野生生物的生息环境的基本单位,在进行作为保护、再生自然环境良好或者珍稀的生物生息空间所谓的“生物生息空间事业”之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可想而知,单独存在的生物生息空间不能发挥较大作用,但构成网络化的多个多样的生物生息空间,对于维持生物多样性、保护地域生态系统,在环境复原领域能够作出重要贡献。
    现在,生物生息空间营造的理念,不仅在自然保护领域,而且在城乡建设、国土环境保护以及绿地植被中被积极应用。
    4.2  自然再生思想应用于绿地植被营造
    本节将以种子库理论与潜在植被理论应用于绿地植被营造为例说明自然再生思想应用于风景园林绿地建设与生态修复实践项目。
    4.2.1  种子库理论应用于绿地植被营造
    种子库(seed bank或seed pool)是指土壤基质中有活力的种子的总和。近年来,伴随着城市开发、土地利用变化、高速公路及大坝建设等人类行为,当地自然植被与乡土植物种正在迅速减少或消失。针对这种现状,国内外许多致力于保护自然生态系统的植物景观营造手法相继出现。尤其是为了恢复区域性生态系统和地带性的自然植被,把森林表土中的土壤种子库作为绿化植物材料的应用研究正日益引起各国学者的关注。
    为了灵活运用落叶层的种子库进行乡土植物景观营造与进行生态修复,以及进行乡土植物的保护和利用,有必要进行相关实验。
    把在树林(混交林、次生林)中采集落叶层(土)均匀敷设于有必要进行生态修复与植物景观营造的场地内,进行适当的水分、光照、温度等管理,促进落叶层内的种子萌发,调查实生苗发芽情况与生长状况(图5~10)。
    4.2.2  潜在植被理论应用于绿地植被营造
    每一地区都存在有潜在的植物群落。北京地区的潜在植物群落是松栎混交群落。依靠自然的力量进行植被演替(生态复原),往往需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时间才能出现稳定的潜在植被群落;如果我们掌握了自然规律,摸清了当地的潜在植被群落,利用人工的手法进行植物景观(群落与树种搭配),数年或者十数年内就可以达到出现潜在植被群落的程度。
    该理论由日本广岛大学的宫协昭博士在借鉴德国相关理论基础上提出。现在已被日本园林绿化界广泛接受并付诸于实践,我国上海浦东地区的城市绿化中也采用了该理论。在此将以日本淡路岛“故乡之森”植被营造为例说明潜在植被理论的应用情况。
    1)现场概况。
    现场位于日本淡路岛淡路町与东浦町的滩山地区。1963—1994年的31年间,为了填海建设关西国际机场,从139hm2的现场取走土砂1亿m3。结果形成了坡度35°、标高20~105m、最大坡长160m、面积12hm2的急坡度大面积现场。距离海岸只有400m,绿化植物易受海盐风的危害,为岩石地面,难于绿化施工。pH值8.0~8.7,为碱性,绿化植物难于生长。
    2)根据潜在植被理论的树种规划。
    在调研的基础上,项目组决定以乌岗栎(Quercus phillyraeoides)、杨梅(Myrica rubra)常绿阔叶树林(极相林)为复原目标,这是当地森林构成的两大骨干树种。同时,为两大骨干树种配植当地自然植被中生长的宽卵叶山蚂蝗(Podocarpium podocarpum)、小叶交让木(Daphniphyllum macropodum)、天竺桂(Cinnamomum japonicum)等。此外,还栽植了属于当地乡土树种但不在该调研林相中生长的春榆、小叶朴、黑松、枹栎、合欢等。其中,前者为自然再生与景观复原的目标构成树种,栽植比例为56%,各种树种比例分别为乌岗栎20%、杨梅15%、宽卵叶山蚂蝗9%、小叶交让木7%、天竺桂5%;后者为早期绿量确保树种,栽植比例为44%,各树种比例分别为春榆4%、小叶朴18%、黑松14%、枹栎4%、合欢4%。当目标构成树种生长到一定高度后将对早期绿量确保树种进行移植与采伐。
    施工后21年的今天,该处已经形成了郁郁葱葱的森林景观,并且在绿量上已经接近附近没有被破坏的保存下来的森林(图11)。

    5  结语
    上文基于绿地营造大趋势探讨概括了我国园林环境生态修复发展历程,由于不同地区、不同气候类型、不同绿地类型、不同绿化目的等存在差异性,诸如建成区、郊区、乡村、自然区域等,以及公园绿地、生态绿地、环境绿地等都要采取不同的绿化手法与生态修复手段,这些不能一概而论,就如承认“生物多样性”一样,我们必须承认绿化手法与生态修复手段的多样性与差异性。
    但在承认上述多样性的前提下,必须认识到在园林绿化与生态修复方面的几个问题。
    1)植树种草与园林绿化问题。
    植树种草与有些园林绿化,特别是以外来植物为主体的园林绿化属于代偿植被,不具有稳定性,该问题应该引起相关专业人员的关注,进行研究与解决。
    2)乡土植物利用问题。
    乡土植物在园林绿化(生态修复)中具有以下重要性:物种保护、生态安全性、文化性、地域性景观、低维护性等。现在,新西兰、澳大利亚、美国的有关州、日本的有关县已经制定了相应的法律法规,以提高园林绿化中乡土植物的利用比例。我国园林绿化中外来植物问题比较严重,特别在郊野公园与风景区建设过程中,应该控制外来植物的比例。
    3)植物群落的演替性(动态性)问题。
    园林设计人员不仅能够识别植物,而且能够掌握其生长发育规律,了解其群落构成特征与演替性。
    4)潜在植被问题。
    在一定区域,会有当地的潜在植被;在同一区域、不同立地条件下,会形成相应的具有稳定性的群落,但当该立地条件发生变化时,群落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这些问题应该引起园林设计人员足够的重视。
    5)园林绿地的生物多样性问题。
    园林绿地的生物多样性不是在有限的绿地中栽植尽量多的种类与品种,而是要营造各种植物生境与边缘效应,这样植物种类就会稳定下来并自然增加,当植被稳定与绿量增加时,动物种类就会增加了。当然,除了营造一些植物生境之外,还要营造一些动物生境。

    注: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参考文献:
    [1] (日)宮崎昭,新井洋一,飯村優子,等.土木工学大系3·自然環境論(II)植生と開発保全[M].东京:彰国社,1976:46-50.
    [2] 北京建设史书编辑委员会.建国以来的北京城市建设[M].北京:内部出版,1986:339-388.
    [3]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北京志市政卷园林绿化志[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227-336.
    [4] 北京市园林局.当代北京园林发展史1949—1985[M].北京:内部出版,1987:33-70.
    [5] 李树华.利用绿化技术进行生态与景观恢复的原理与手法[J].中国园林,2005,21(11):59-64.
    [6] 任海,彭少麟.恢复生态学导论[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1:3.
    [7] 北京市林业种子苗木管理总站,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市重要植物种质资源调查、评价研究技术报告[M].北京:北京市园林局,2011:118.
    [8] 李树华.建造以乡土植物为主体的园林绿地[J].中国园林,2005,21(1):47-50.
    [9] 陈其兵.川西林盘[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11.
    [10] 李树华.园林种植设计学[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9.
    [11] 上原敬二.人のつくった森才·明治神宮の森(永遠の杜)造成の記録[M].东京:農大出版社,2009.
    [12] 亀山章,倉本宣,日置佳之.自然再生:生態工学的アプローチ[M].东京:ソフトサインス社,2005.
    [13] 日本自然環境共生技術協会.よみがえれ自然[M].东京:環境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ズ,2007.
    (编辑/王媛媛)